《缺藥浪潮將來襲3-2》砍藥價重傷本土藥業 波及基層醫院

簡嘉佑 2024/03/12 11:28 點閱 3407 次
示意圖。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朱益宏受訪時指出,「每一年政府砍了藥價以後,地區醫院是除了藥界之外的最大受害者。」(網路截圖)
示意圖。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朱益宏受訪時指出,「每一年政府砍了藥價以後,地區醫院是除了藥界之外的最大受害者。」(網路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簡嘉佑台北報導】「每一年政府砍了藥價以後,地區醫院是除了藥界之外的最大受害者,」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朱益宏受訪時指出,地方醫院議價能力相當差,更出現買不到藥的狀況,呼籲政府正視「藥價差」的問題。基層藥師協會發起人沈采穎則表示,政府應成立專責的「缺藥辦公室」,以調度有無。

本土藥業受創

針對健保調整藥價對產業的影響,朱益宏指出,藥價這樣砍下去的話,對整個藥品產業相當不利,因為藥品產業是全世界的產業,台灣是要跟全世界做競爭。他說,特別是跨國藥廠製作的新藥,定價政策也需參考國際價格,導致台灣藥費佔比大幅增加,現在政府因應方式就是砍本土的學名藥,阻礙本土藥廠發展。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整合醫學科醫師姜冠宇也指出,健保的運作模式是醫院進行抽血、檢查或看診等服務,健保就會基於點值給予給付,但因為健保總額有限,所以健保點值持續被稀釋,所以許多大型私立醫院的醫療收入都是赤字,是靠著股票、美食街等營利,公立地區醫院則是要仰賴地方政府的撥補。

他表示,面對醫療赤字的狀況,醫院勢必得開源節流,像小型醫院醫師就被要求多開一點檢查、多看門診,爭取健保點數。姜冠宇更指出,為了減少財物虧損,許多醫院也會試著砍藥物價格,在惡性循環狀況下,恐導致台灣僅剩下非常便宜、但功效不一定比較好的藥物,且台灣生技產業大多數都走美妝產業,本土藥業也得不到政府支持,發展就受到阻礙。

社區醫院缺議價能力

朱益宏進一步說,因為政府對藥物的健保給付仍採用「單一支付制」,導致地區醫院的醫療品質受到影響。他解釋說,地區醫院藥品議價的能力非常差,比不上大型醫院,使得購藥成本居高不下。

朱益宏再舉例說,採購量大的大型醫院,可能採購成本只有10塊,而政府會補助給醫院20元;但地區醫院的採購成本可能就是19、18塊,但政府也同樣給20塊。朱益宏認為,政府仍缺乏政策去處理大型醫院「藥價差」的利潤,使得藥物給付成為變相鼓勵大型醫院的措施,已破壞分級醫療的宗旨。

藥廠找地方醫院開刀

他近年發現,政府調降藥價後,有很多藥廠都來找地區醫療診所「談」,就是要談漲價。因為一旦政府調降藥價,藥廠在大型醫院獲得的利潤就會減少,利潤減少的部分就會想找小醫院來開刀。

他表示,藥廠為了獲利,就會要求醫院要購買一定的藥物量,但小醫院根本就用不到那麼多藥物,常常還會放到過期,考量後就不購買藥物。朱益宏說,結果就是地方醫療診所常常藥物告缺,藥物集中於大型醫院或醫學中心,政府也應正視該問題,協助地方醫療院所取得藥物,完善分級醫療。

成立專職缺藥辦公室

沈采穎則歎道,去年政府成立「藥品供應通報處理中心」,至今變成缺藥的「公告中心」,至今仍未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加上政府處理缺藥事務的人力都是兼職,不僅要管藥安、還要顧食安,且缺藥調查都由醫學中心的人執行,相當缺乏基層的聲音,呼籲成立專職人力的「缺藥辦公室」。

她也呼籲,衛福部應依照藥品使用量與臨床用途等來訂定不同砍價規則,如用量少的藥物再砍價,藥廠利潤不足,就會停止生產;但那些用量龐大的藥物,藥廠可能還是會考慮薄利多銷,就有調整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