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談音樂》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蕭旭岑 2023/11/14 17:45 點閱 2778 次
王傑的《一場遊戲一場夢》是我認為華語史上不朽的經典情歌作品,幾乎每一首歌都震動人心,是真正好的音樂。(作者提供)
王傑的《一場遊戲一場夢》是我認為華語史上不朽的經典情歌作品,幾乎每一首歌都震動人心,是真正好的音樂。(作者提供)

日前搭計程車進城,司機是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但是車上都在放王傑的歌。我大感好奇,開口問道,這是我那個年代的歌,你這麼年輕,怎會喜歡這些歌?

司機師傅咧嘴一笑,說:「那是爸爸的歌單,我跟他輪流開計程車,換我開的時候,我就聽,也愛上了!」他補充一句:「這些歌很好聽啊!」

一場遊戲一場夢

是啊!這些歌真是好聽。在車上的密閉空間,聽著王傑唱著:「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雖然你影子還出現我眼裡…」我突然回到35年前,那段每天都聽王傑的日子。

當時我唸南投國中,王傑是我有生以來第一個著迷的「偶像」。放學時分,我常會跑到三角公園旁的電器行(兼賣唱片錄音帶),詢問王傑的專輯出了沒?王傑好幾張專輯錄音帶,《一場遊戲一場夢》、《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都是在那家唱片行買的。

國中生零用錢少,我都是慢慢存著,等到王傑發新專輯時,去買一卷120元的錄音帶。回家就滿心歡喜地聽,一遍又一遍,聽著細細小小的磁帶,彷彿被壓平似地,不斷在隨身聽的齒輪上迴轉著。

獨一無二的風格

現在想起那段日子,彷彿如同王傑首張專輯名稱「一場遊戲一場夢」一樣。那時最大的樂趣,是和同學討論王傑,一起唱著專輯裡的歌,那個一起迷王傑的同學陳威宏,現在是新北市政府公務員,想著想著,恍如昨日。

王傑的父親是邵氏演員王俠,但父母早離異,自小孤苦度日,為生活多所磨難,因此早熟但憂鬱。他的歌喉鬱鬱滄桑,高音相當具有特色,唱起「王氏情歌」,具有獨一無二的風格,蘊含豐富又蒼涼的情感。我後來聆聽更多華語流行男歌手,鮮少有如他這般特質的嗓音。

首張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就寫下銷售近百萬張的紀錄,而這張專輯也來得傳奇。據說王傑是一介新人,根本無權挑歌,製作人李壽全給他一批其他歌手「揀剩」的歌,都是同一位創作者王文清的作品,王傑挑了幾首,其中〈一場遊戲一場夢〉就當成專輯主打歌。

好歌可能不見天日

任誰也沒想到,王傑把這些「被當紅歌手退稿的歌」唱紅了。包括〈一場遊戲一場夢〉、〈安妮〉、〈惦記這一些〉、〈故事的角色〉等,幾乎是首首經典,都是可以傳唱多年,雋永耐聽的好歌。即使過了35年的此刻再聽,我依然可以感受當年聆聽時心臟發燙的感覺。

如果不是王傑,這些好歌可能永遠不見天日,也是因為王傑特殊的唱腔與精深的唱功,將這幾首好歌真正的底蘊唱出來。我有時想,這就是音樂的魔力,王文清的歌碰上王傑,就如「一生一世的奇遇」,彷彿命中注定,也徹底改變了成千上萬歌迷(如我)的耳界與心靈。

據說王傑與王文清居然始終沒有正式見過一面(有兩人在電梯擦身而過的軼聞),更讓這樣奇蹟般的組合更添傳奇色彩。不過,美麗的傳奇,還是會有世俗的印漬,我也曾看過多年後網路流傳的一篇王傑訪問,堅稱是他大幅修改,才讓這些「沒人要的歌」能上檯面,未知真假,這也是後話了。

無論如何,《一場遊戲一場夢》是我認為華語史上不朽的經典情歌作品,幾乎每一首歌都震動人心,是真正好的音樂,常常悄然浮上我的腦袋區間,不斷反芻,在心底反覆咀嚼。即使這麼多年過去,這些歌的旋律,還是緊緊地依附在我內心底最深處皺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