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b%96%e6%8b%9c%e7%99%bb%e9%9b%84%e5%bf%83%e9%9c%b8%e6%b0%a3%e6%8e%a8%e5%87%ba%e5%9f%ba%e7%a4%8e%e5%bb%ba%e8%a8%ad%e8%a8%88%e7%95%ab%ef%bc%8c%e8%97%89%e4%bb%a5%e5%88%ba%e6%bf%80%e6%99%af%e6%b0%a3%e5%be%a9%e7%94%a6%ef%bc%8c%e9%80%b2%e8%80%8c%e8%a7%a3%e6%b1%ba%e7%b6%93%e6%bf%9f%e5%ae%89%e5%85%a8%e5%95%8f%e9%a1%8c%ef%bc%8c%e4%bd%86%e6%8b%9c%e7%99%bb%e6%89%80%e9%9d%a2%e5%b0%8d%e7%9a%84%e6%99%82%e7%a9%ba%e7%92%b0%e5%a2%83%e6%97%a9%e5%b7%b2%e4%b8%8d%e5%90%8c%e5%be%80%e6%97%a5%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經研隨筆》拜登推動基建的挑戰

戴肇洋 2021/08/24 17:07 點閱 2853 次

稍早之前8月10日,美國參議院通過拜登政府所推出的《基礎建設法案》,待眾議院同意後,預估10月生效實施。這項號稱是1930年代「新政(New Deal)」以來最大規模的基礎建設計畫,未來五年將會編列1.2兆美元,除了改善軟、硬體環境之外,希望藉此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以完成拜登期待的「重建更美好的未來」願景。

如何打造美好未來?

不過,美國自從「新政」之後基礎建設支出占比不斷下滑,加上長期肩負國際警察角色,必須將資源挹注於軍事投資。其維護「美國霸權」結果,導致難以投入較多預算從事基礎建設,更別奢求完善維護,既有基礎建設老舊、失修,存在安全風險隱憂,始終為人詬病。

從「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可以發現,雖美國國家競爭力名列前茅,但近年以來受到其他國家迎頭追趕,基礎建設最新全球排名下滑至13名;其中,交通基礎建設落後到12名,公共事業基礎建設更是落後到23名,顯示投入基礎建設對美國維持實力的重要性及急迫性。

競爭力衰退

此外,更加關鍵的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歷經40餘年經濟快速發展,迫使拜登認為美國必須急起直追,否則僅能瞠乎其後。亦即拜登深刻體會目前美國經濟實力正在衰退,希望透過基礎建設擺脫中國威脅,藉以鞏固其國際社會主導權與話語權,維持往日榮光。

雖拜登雄心霸氣推出基礎建設計畫,希望媲美1930年代新政,藉以刺激景氣復甦,進而解決經濟安全問題;但拜登所面對的時空環境早已不同往日,若要落實這項計畫,則需先行克服幾個問題,包括:

拜登三大挑戰

其一,這項計畫未來採取「分步實施策略」,全程至少耗時五年,甚至拖延更久,此對拜登無疑是嚴苛的挑戰,頗讓美國內部及國際社會質疑其無法在任期內完成實現。

其二,這項計畫的目標是在於發揮政府作用,達到「重建更美好的未來」願景,既要聚焦短期從疫情中加速景氣復甦,更要克服長期已飽受詬病的基礎建設落後、族群對立加劇及氣候變遷危機等挑戰。不過,整體來看,即便僅是基礎建設部分計畫都嫌過度龐雜,恐將不易立竿見影之效。

其三,這項計畫最為關鍵的挑戰是財政來源,如何買單?雖拜登希望透過美國製造稅收計畫,在未來15年內完全償付計畫支出,甚至降低財政赤字。

但在執行稅收計畫上,加徵企業稅率作為填補支出所造成的財政赤字,恐將惡化國內投資營商條件,在導致國際投資卻步的同時,迫使本土廠商遷移海外,此對實體經濟部門產生負向影響,甚至重蹈川普所暢言的「美國再次偉大」口號,最後淪為畫餅充飢困境。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