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e%e5%9c%8b%e5%88%9d%e9%81%b8%ef%bc%8c%e5%b7%9d%e6%99%ae%e6%8b%9c%e7%99%bb%e5%88%b0%e5%ba%95%e9%b9%bf%e6%ad%bb%e8%aa%b0%e6%89%8b%ef%bc%9f%e5%a4%a7%e9%81%b8%e4%b8%ad%e7%9a%84%e7%b4%b0%e5%be%ae%e5%95%8f%e9%a1%8c%ef%bc%8c%e6%9c%89%e5%8f%af%e8%83%bd%e6%88%90%e7%82%ba%e7%bf%bb%e8%bd%89%e7%9a%84%e5%a5%91%e6%a9%9f%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川普影響力漸微 拜登尋找非裔女副手(20200624 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6/27 20:07 點閱 5806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總統的初選目前已開始進行,在紐約州、北卡羅萊納州、肯塔基州都在進行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初選,大家都很矚目究竟誰會出線,初選的結果情況如何,在疫情之下有沒有受到干擾?請嚴老師分析。

初選是通訊投票預演

嚴震生:因為碰上新冠疫情攪局,美國初選在3月份開始,有些州就開始陸續宣布延後,有些則是使用不在籍投票、通訊投票來進行。而為什麼要特別討論這次的初選,因為大家都很好奇,美國這樣的科技大國到底能不能用通訊投票?也算是為11月的大選做一個預演。

如果疫情拖到11月還很嚴重,會有很多州將採取通訊投票,那通信投票的公正性、合法性是不是足夠?到時候通訊投票的結果出來,假設川普輸了,他若不接受,認為這裡頭有作票怎麼辦?所以前面的初選是一個好機會,去試著處理通訊投票可能帶來的問題。

年輕女性勢力崛起

再來就是,隔了2、3個月後,有一些州才開始進行初選,是不是有受到延後投票的影響,導致民眾選擇候選人的變化?這次也可以看到,川普說他只要在初選當中挺誰,誰就會當選,到現在為止,好像幾乎是百分之百的打擊率是沒有失誤過,那總統大選是不是會失效?大家都等著看。

2年前美國民主黨初選時也發生過,建制派的政治人物被左派年輕人取代。最出名的大概就是亞歷山德里婭•寇蒂茲這位女性,她當時才28歲,在紐約的皇后區把民主黨算是領導地位的克勞里給擊敗,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今年在紐約州的初選,有一位連任2、30年的國會議員恩格爾,他還是美國股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主席,現在看起來也要中箭落馬了,民主黨已經往少數族裔、女性邁進了,像這種老白男,雖然意識形態沒有問題,但是選民覺得非要把他們換掉才行。

恩格爾被換掉我覺得蠻可惜,因為他非常支持台灣。作為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看到過去這幾年,所有友台的法案、決議案提出,很多都是由他來發動的。

所以也希望台灣政府能夠在未來再找更多支持台灣的朋友,但這就是民主黨左派進步派的反彈,畢竟他們在總統候選人方面他們支持的華倫、桑德斯等,都輸給了溫和派的拜登,所以拜登應該也不會太在意,讓他們贏得一、兩個眾議員的席次,情緒也比較能夠得到安撫。

紐約州有一位女性議員的參選人孟昭文,父母都來自台灣,她也在初選當中獲勝,44歲的她已經擔任了4屆的議員,這個對台灣來講應該是好事。

問:在紐約州也產生兩個話題可以討論,第一就是,有相當多的共和黨官員倒戈支持民主黨的拜登,很多人也在討論到底拜登的副手應該選一個什麼樣的人,比較能夠匹配,作為他的繼任者?

共和黨員倒戈

嚴震生:從過去從老布希、小布希開始,他們雖然身為共和黨員,但都覺得無法支持川普。前國務卿鮑威爾講的最直白:「我不僅不支持川普,我還會投票給拜登。」

這些都是前任的政府的官員。現任參眾議員為了選舉不太敢隨便表態,但是過去做過國防外交職務的人,很多就會表態說挺拜登,他畢竟是溫和派,比較能夠受到共和黨內部分人的認同,那他長期在外交委員會做過,很熟悉外交事務,做歐巴馬的副手時,歐巴馬也給他很多的任務,所以他們覺得拜登還比較可以信任。

特別是如果是發生戰爭,美國必須維持跟盟邦長期的友好關係,繼續多邊主義,而不是川普的單邊主義,那這些人當然會去支持拜登。這些因素都會使拜登的支持率提高。

拜登尋找女性副手

另外,要找女性的副手是拜登在3月份初選時就承諾了,但是,要找什麼樣的女性?有幾個觀點在於,拜登當時票數落後的時候,在南卡奇蹟似的反超,靠的是非洲裔的選民支持,所以有人就說拜登欠非洲裔的人情,再加上最近的種族問題,大家都覺得有必要找一位非洲裔的女性副手。

現在看起來加州的賀錦麗,爸爸是來自於牙買加的黑人,媽媽是來自於印度,非洲裔又兼亞裔,機會相當大。

川普魔法終結

剛剛講到川普挺誰誰就會上,但這一次在北卡,他的幕僚長辭職之後,空出來的缺,本來是留給一位女性房地產經紀人,眾議員跟川普都非常支持她。結果沒想到在初選的結果竟然,輸給一位年僅25歲坐輪椅的男性共30個百分點。

川普的神奇力量就此終結,這些都是我覺得不要小看這些初選中的細節,常常一個細微徵兆就足以改變整個局勢。2018年的民主黨的初選後,女性勢力逐漸出頭,女性參政的得票率越來越高,特別是支持民主黨的女性候選人也越來越多,這些都是值得觀察。

主持人:所以總結來看,共和黨的人不見得會支持川普,反而倒戈來支持民主黨的拜登。另外,在各地區包括紐約、北卡跟肯塔基州的參眾議員的選舉狀況來看,川普的影響力已經慢慢的式微了,到底川普還有可能連任成功嗎?這些微小的因素都值得我們關注。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