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c%e6%89%80%e6%9c%89%e4%b8%8a%e4%ba%86%e7%ab%b6%e6%8a%80%e5%a0%b4%e7%9a%84%e9%ab%94%e8%82%b2%e9%81%b8%e6%89%8b%ef%bc%8c%e7%90%86%e6%89%80%e7%95%b6%e7%84%b6%e6%9c%83%e7%94%a8%e4%b8%8a%e5%90%84%e7%a8%ae%e5%b0%8d%e8%87%aa%e5%b7%b1%e6%9c%89%e5%88%a9%e7%9a%84%e6%a2%9d%e4%bb%b6%e3%80%82%e3%80%8d%e6%af%94%e6%96%b9%e8%aa%aa%ef%bc%8c%e7%82%ba%e4%ba%86%e8%ae%93%e8%87%82%e5%8a%9b%e6%9b%b4%e5%8a%a0%e5%a3%af%e7%a2%a9%ef%bc%8c%e4%bd%bf%e7%94%a8%e7%a6%81%e8%97%a5%e3%80%82(photo_by_youtube)

俄竄改藥檢遭禁賽 世界賽場常見(2019121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2/15 08:54 點閱 2925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請嚴老師談一談俄羅斯禁藥被禁賽4年的風波。運動員偷施打禁藥其實積弊已久,在奧運等重大國際賽場上,某些運動選手會為了增強體力奪牌,偷用一些嚴格禁止的藥,影響了比賽公平性。

針對國際賽場上違規使用禁藥,俄羅斯歷來的犯行可說是「屢錯不改」,已經是「國家性」的使用,而非單一個別運動員使用,也因此俄羅斯在國際間的惡名昭彰,終於在本月9日被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宣告禁賽4年,嚴老師怎麼分析這整件事?

運動場上見怪不怪

嚴震生:我認為,「所有上了競技場的體育選手,理所當然會用上各種對自己有利的條件。」比方說,為了讓臂力更加壯碩,棒球界裡的一些選手就會在正常訓練過程中,佐以一點禁藥,至今仍有幾位棒球名人無法順利擠身名人堂,就是因為禁藥醜聞纏身的緣故。

籃球運動也有禁藥疑慮,不過籃球沒有棒球那麼氾濫,因為籃球更看重「技巧性」,而非單純的「體能性」。美式足球場上,也是一大堆人用禁藥,特別是前排衝撞的鋒線球員,他們就是專門在「體力對抗」的球員,真的很多都是靠著吃「類固醇」,以增加肌力。

短跑世界紀錄用藥

但是在國際賽場上,最常用禁藥鋌而走險的運動項目,排首位的就是講究爆發力的「短跑」了。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百米短跑選手,如1980年代被譽為「加拿大人驕傲」的班強森(Ben Johnson)與他的世紀勁敵「美國名將劉易士」(Carl Lewis),兩位頂尖飛人都被驗出有禁藥反應。時過境遷後,現在要再剝奪他們已奪得的金牌,似乎又為時已晚,多年後即衍伸出諸多不公平的狀況。

更精確來說,在100公尺的賽跑中,頂級選手能跑到10秒以內,巔峰選手可跑道9.9秒左右,現在若有人能跑出9.8秒的成績,就是破世界紀錄了。但很可惜,歷史上每次破紀錄的成績都有涉藥。(班強森曾在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百米決賽上跑出閃電般的9.79 秒成績。)

台灣舉重女將涉藥

第二項使用禁藥屢見不鮮的運動項目則是「舉重」,也是為了突破力量的極限。而我們台灣近年也有一件比較尷尬的案例—2012、2016年奧運共獲得2面金牌的舉重女將許淑淨。她在2012倫敦奧運女子舉重中摘下銀牌,但該屆金牌得主就是因為禁藥反應呈陽性,金牌2016年時被國際舉重總會事後取消,並由銀牌許淑淨順理成章遞補金牌。

尷尬的是,許淑淨在2017的世界舉重錦標賽也被驗出有使用禁藥,可見,我們國內也是有一大堆禁藥的問題存在。總而言之,各種體育單項的涉藥個案層出不窮。

換個層面來看,「非禁藥的有利條件」反而特別有趣,像是有些游泳男選手會把頭髮剃光,以減少在水中移動的阻力。或者是,我們常在奧運會賽中,看到許多選手背部皮膚有一塊塊黑色,就是他們普遍想藉由拔罐為自己增加一點優勢。

俄2014年竄改藥檢

然而,俄羅斯從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開始,就開始進行「國家主導的計劃性用藥」,也就是把被禁藥污染的運動員尿液檢體,調包為乾淨尿液,讓尿檢呈現陰性。事後這件國際賽事史上最大醜聞,最近正式被揭發,俄羅斯未來4年將被禁止參與國際體育賽事,等同於俄羅斯國家代表隊將缺席明年的東京奧運、2022年的北京冬季奧運與2022年的卡達世足賽。

不過,俄國運動員接下來4年內還是能參加非普遍性的「國際性單一項目聯賽」,像是2020年歐國盃,原因在於歐洲足球協會(UEFA)並未將其定義為「大型國際賽事」。特別的是,「個人選手」仍然可在不代表國家的情況下參加,當然,要通過藥檢。

問:我有兩個不解的問題:1.究竟運動員名利雙收的誘惑有多大,使得這些運動員,願意這麼前仆後繼、鋌而走險?2.俄羅斯當初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刪改破百份的運動員紀錄數據,沒想到最終還是被查出來了;就像聖經所說:「隱藏的事,沒有不顯露出來的。」

當你選擇冒這個高風險,就得承擔身敗名裂的後果。俄羅斯是否正如同俗話說的「偷雞不著蝕把米?」

成績決定薪水

嚴震生:是的,運動選手的訓練生涯值得同情。要知道,有些運動選手在訓練過程中一旦受傷,在漫長的復健治療中,他的經紀人、復健師與醫師就可能會「合作」,對他用上一些禁藥,以致於最後被查出禁藥反應,這些狀況都是有的。

不過,大致而言,用禁藥的選手一心只求刺激運動表現,像是飆高投球球速、打出全壘打(打擊率)等。最重要的是,上述這些表現數據都將與收入掛鉤。以棒球投手為例,通常球團在與球員簽約時,會談好「若今年能投滿200局」,就能賺得更多的獎金。如此下來,更加劇了棒球選手對數據表現的追求。即使深知拿MVP無望,但漂亮的數據就意味著更高的薪資。

成名後的廣告代言

此外,「簽約金以外的誘惑」非常多,像是奧運會、世界田徑賽的短跑金牌得主,奪牌後的廣告蜂擁而至,但只要是因禁藥被摘下金牌資格,廣告商絕對會將之撤下。

此外,7次奪得環法自行車賽冠軍的藍斯阿姆斯壯(Lance Armstrong),2012年主動向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坦白整個禁藥計畫,並失去了冠軍資格、繳回獎金。單車之神跌落神壇後,也是被眾人唾棄至極。

鋌而走險的動機

統整各種運動員選擇鋌而走險的心態與動機,有些運動員純粹「貪圖多摘下幾面獎牌」;有些則是為了獎牌背後的廣告收入。前者是「榮耀」;後者是「金錢」。第三種可能,才是有些選手在治療期間,不知情下用了一些含有禁藥成分的治療藥品。

但無論如何,第三者就會造成「立足點不平等」,這概念可以舉個類比,它就類似於台灣的選美比賽,在試鏡時會先排除掉「有整形過的人」(人工加工),以維持選美比賽的立足點平等。

國家作弊VS個人作弊

問:謝謝嚴老師的綜合說明。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對這個「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致上敬意,因為他們能查出個水落石出,且勇於公布調查結果。此外,可想而知,俄羅斯被禁賽4年後,對各國這次東奧的排名都會有影響,美、中、日、英都有可能擠身最大贏家。當然,前提是其他國家自己也不能用上禁藥。希望這次WADA的裁決,能殺雞儆猴,減少舞弊,讓今後的國際賽事更加公平。

嚴震生:沒錯,但是我們也不必刻板認為「只有俄羅斯在用禁藥」,上述提到的美國短跑選手,用藥者就不在少數;中國大陸相關事件也頻傳;事實上,各國都有選手違反禁藥規定的紀錄。

不過,禁藥事件必須清楚界定出「個人作弊」與「國家作弊」,歷史上的作弊大部分都是「個人」層次,這次WADA查出來的是「國家」層次。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