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6_%e7%ac%ac%e4%b8%80%e5%b1%86%e9%87%8e%e8%8d%89%e8%a8%88%e5%8a%83_-005

中韓台編導談劇本 找出說故事的熱情

謝明晏 2018/09/17 12:16 點閱 8950 次
亞洲影視交流座談會(photo by瀚草影視公司)
亞洲影視交流座談會(photo by瀚草影視公司)

【台灣醒報記者謝明晏台北報導】中韓台編導齊聚一堂,與觀眾討論編劇工作的要訣與工作的使命。台灣編導程偉豪提及,在每一部劇本中最重要的就是必須傳達「核心價值」,並強調團隊中不同的面向才能激發更全面的故事,韓國編導梁宇皙說,希望能從編劇當中,讓韓國的年輕人看見事實以及帶出社會的反思。

大陸編劇陳舒則表示,故事核心的「鉤子」是否足夠吸引自己以及觀眾是最重要的,鉤子就是故事中所要傳達的核心價值。當想要寫個故事時,必須先找出故事的鉤子及其張力,要去思考何為寫作的動力以及想傳達給觀眾的信念為何,並且找出內容的矛盾與對峙產生的張力。

「要成功沒有捷徑,我們必須要很努力學習許多事物。」韓國編導梁宇皙說。因為我們對這世界的認識非常少,要用功了解所接觸的領域,他會花一到兩年的時間創造角色,再用電影敘事的結構套入自己的故事。他說,對這世界抱持好奇心並且享受學習過程,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創作者。

程偉豪說,合作的過程帶來許多收穫,當中會淬煉聚焦出許多情感以及共同價值。拍攝《紅衣小女孩》時,他們提出用三角結構合作,在影像、資金、以及情感各個面向的討論,是非常受用的。在未來他也會努力實踐,這套模式創作出更棒的作品。

以下是訪談全部內容:

主持人:湯昇榮(瀚草影視 總經理)
與談人:梁宇皙 (韓國電影《正義辯護人》《鐵雨》編劇兼導演)
陳舒(大陸電影《繡春刀•修羅戰場》編劇)
程偉豪(《紅衣小女孩》編劇以及台灣導演)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您們的作品是自己長期生活經歷滋養後的成果嗎?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的創作?

程偉豪:處女作《紅衣小女孩》是之前就有雛型,結構上也大致沒有變動。但是身為編劇,需要在故事中找到與自己生命的共鳴,才能讓劇情更加深刻。當時,剛好家人身體出狀況,我也將不願面對失去親人的感情放在故事情節裡,與電影裡親人失蹤的狀況有更多連結。

AA

圖說:程偉豪《紅衣小女孩》編劇以及台灣導演 (photo by瀚草影視公司)

抓住故事情感關鍵

劇本本身已有自己的結構,但劇中又聚焦於家庭的三角關係,一家三口的衝突或互動構成重要的元素。像是祖孫情、隔代教養的親情層面,以及情感的愛情狀態,都是抓住年輕人目光相當重要的元素,我藉由現代女性的角色,她是職業婦女也有自己的想法。在劇中建立情感的關鍵是主角墮胎的劇情,也是希望帶給台灣社會探討以及教育意義。

問:經過原本有的架構,再提出自己的看法,透過導演、監製、編劇等不同的角色,把不同的想法融合成一項創作,想請問陳舒,您在創作劇本與別人合作時曾遇過什麼狀況呢?

陳舒:我自己寫的第一部劇本,是在我念研究所的時候,參加中國政府青年編劇比賽,那是一個動畫電影的劇本,但沒有拍出電影。後來參加第二屆劇本大賽,那時作品就拍成了真人電影《盲人電影院》。當時我是看到了報紙,無意間看見關於「盲人電影院」的報導,我覺得很有趣,而後就去申請那間電影院的志工,為盲人講解電影。當時想對自己的經歷有所交代,就決定將它寫成電影劇本。

找出故事的核心價值

故事核心的「鉤子」是否足夠吸引我以及觀眾是最重要的,鉤子就是故事中所要傳達的核心價值。當想要寫個故事時,必須先找出故事的鉤子及其張力,要去思考何為寫作的動力以及想傳達給觀眾的信念為何。並且找出內容的矛盾與對峙產生的張力。

大陸的青年編劇分為兩種部份,一是被導演委託寫作並且幫助導演完成故事,這一種創作就像是代理孕母。導演的想法以及故事,靠著編劇的文字呈現。第二種就像是自主受孕,自己的原創想法,並自行去投稿找到電影團隊製作。

在剛開始編劇時,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被委託寫編劇的,自己需要累積更多的經驗,也需要供應自己的生活所需。在當時會接受各種不同的劇情內容,以及與各種不同的團隊合作。這些合作的案子裡,其實自己喜歡的內容並不多。但卻可以因此累積實戰經驗。我也是去年才開始進行原創故事開發。

問:大部分人想創作都從自己出發,但是第一個作品很難能拍出影片。大多編劇一開始都只是個寫手,這是每個人必經的過程。那請梁宇皙導演說明一下,自己是如何成形以及擁有拍攝機會?

CHEN

陳舒 大陸電影《繡春刀•修羅戰場》編劇 (photo by 瀚草影視公司)

梁宇皙:其實當時寫作是業餘的興趣,也出版幾本書籍,原本並沒有想要把《辯護人》拍成電影,是當時有個製作人找我,但卻沒有找到導演,所以就自己擔綱導演一角。

對世界好奇享受學習

要成功沒有捷徑,我們必須要很努力學習許多事物。因為我們對這世界的認識非常少,要用功了解所接觸的領域,我會花一到兩年的時間創造角色,再用電影敘事的結構套入自己的故事。第二個重點是要對這世界抱持好奇心並且享受學習過程,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創作者。

LIANG

梁宇皙 韓國電影《正義辯護人》《鐵雨》編劇兼導演(photo by 瀚草影視公司)

問:從概念到故事而後又變成劇本的過程中,有許多環節,要如何與別人合作?

合作激出多元想法

程偉豪:共同合作的過程給我許多收穫,當中會淬煉聚焦出許多情感以及共同價值。拍攝《紅衣小女孩》時,我們提出用三角結構合作是非常受用的,在未來我也會努力實踐。而大家會有各自的立場,會從市場、影像、情感三個立場與角度面對同一個命題,會有許多不同討論。

第一集導演會有許多原型存在。但是第二集時是從無到有的,對於內容就會有不同角度提出劇情的想法。觀眾的反饋讓我們更多反思。而往後創作時用團隊的方式互相溝通,才能突破自己不足的地方以及盲點,也能更完整的故事核心價值。

問:每個人個性都不一樣,若是有夥伴堅持自己的意見時怎麼辦?

程偉豪:任何項目開發時,會判斷他是否是符合我的夥伴。每個人都不同,但我自己是比較適合多人創作。

問:台灣影視創作者會有很多想法,花時間不斷表達自己的想法。但也許在中國是非常不同的,遇到的困難是什麼?或是有什麼創作核心是大家需要去注意的?

注重社交溝通

陳舒:編劇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跟人打交道,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要跟導演和資方溝通。表達能力對於編劇是非常重要的,若是有社交障礙的人不適合做編劇。編劇從前期到後期都是要角。

而與劇組一起拍攝的經驗若是豐富,就會更加明白文字在現場中如何變成影像,才能了解該如何寫出符合畫面的文字。
電影編劇的心要大,因為編劇是輔助導演的角色。導演與編劇的默契關係相當重要,我與《繡春刀•修羅戰場》的導演默契十足,以致於溝通成本較低。在劇本創作時導演介入討論越早越好,就能減去大幅修改的可能,也會對彼此有較多的信任感及共識。

問:確實合作夥伴很重要,韓國的電視編劇地位非常高,但是聽說電影的編劇地位比電視劇還小。而韓國的導演也都會想擔任編劇,想問梁導演的共同看法?

劇本演員觀眾的互動

梁宇皙:在韓國電影以及連續劇的編劇地位完全不同的,連續劇成敗取決於編劇,需要負責整部戲劇的成敗,而地位及主導性也會比較高。但電影方面的責任取決於導演,而大家都會比較傾向做連續劇的編劇。
導演之前也做個製片等角色,在這當中我認為劇本、演員、觀眾是很重要的三個面向。我會關注的演員與觀眾的互動,並且希望演員能從中成長。

網路劇為新趨勢

問:歸納起來,成功的電影作品要素在於劇本、演員、觀眾之間的串連。而我想未來的創作環境將會改變,現在網劇創作盛行,那麼想請問對新形勢的網路劇有什麼想法?

程偉豪:我在實務網劇上其實並沒有經驗,但是我認為這是未來必然會發展的趨勢。網劇有個特點,那就是他一次可以提及三到四條主線,在一集當中能夠呈現較多故事,而這些故事也不一定要用電影方式。在美國的網劇影集同時講到三、四組人馬,而每一條故事都非常完整,我想我們也能從網劇的方式下手。

陳舒:在中國電視劇因為觀眾的關係,節奏相對於電影較平緩。在早期電影工作是看不起電視劇工作的,因為電視劇節奏非常慢。然而電視劇收入卻比較高,但在中國電視劇都有想製作電影的夢想。

現在美國與中國很厲害的電影導演,都轉而開始從事網劇。但是近幾年中國較有足夠的預算,但在網劇方面,編劇需要強大的團隊,才能因應當今觀眾的喜好。編劇團隊的建立需要有領導主編,來做決策以及定方向的分工。

例如《延禧攻略》就翻轉舊有的編劇形式,它抓住當今年輕人喜愛的戲劇模式,與以往傳統的宮鬥不一樣。每一集劇情都設有任務,也不再是傳統女性的角色刻畫。在這種每集不斷拋出『大懸念』的劇情裡,編劇的腦力要求就更高。

問:《延禧攻略》找到一個模式,剛開始進入編劇工作,面對網劇以及了解趨勢非常重要。今天特別要比較《大長今》,面對人物劇本的方法也有點類似《延禧攻略》,那想問梁導演對於韓國宮廷劇的看法?

從《延禧攻略》到《大長今》

梁宇皙:當時寫大長今編劇已經成為韓國頂級編劇,他也是套用類似《延禧攻略》的製作手法。而當今因著網路影視界有很大的變化,現在的觀眾可以在網路上主動付錢並選擇想看的電視劇或電影,導致電視劇及電影的界線消失,以致當今有許多網路電視劇都是有名電影導演去執導的。

問:《大長今》是韓國進軍全世界非常有名的作品,我昨天在跟金鐘編劇聊天,提到《瘋狂亞洲富豪》每一場戲都有階級的問題,電影有許多事物是可以讓我們去發想的?

用初心感受世界

程偉豪:把自己的心放開,去傾聽別人的想法,作品格局才越大。每個作品都要很大的毅力才能走到最後。

陳舒:曾經又聽過「匠人精神」,就是專注於自己的工作,但在編劇裡,先不要把自己當匠人,要把自己當成藝術家,並去多看多聽,多去認識這個世界與累積各方面的知識,編劇要能感受世界的本源,感知這個世界的情感,而創作前期搜集資料的工作非常重要。

你必須思考編劇這件事情是否大於金錢,如果沒有錢你還會編劇嗎?若答案是會,那們你才能在這當中有快樂及成就感。

梁宇皙:我想導演的定義,在於「最開始的關係」,那是想要做這件事情的初心是什麼?以創作的立場來看,我們需要時常自省。並去看這世界的東西,以及最重要的觀眾想要的是什麼,並且保持熱情。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