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f%92%e8%bf%91%e5%b9%b3%e8%a8%aa%e5%95%8f%e6%8d%b7%e5%85%8b%ef%bc%8c%e5%b8%83%e6%8b%89%e6%a0%bc%e5%9c%a8%e4%bb%96%e6%9c%83%e8%a1%8c%e7%b6%93%e7%9a%84%e8%b7%af%e4%b8%8a%e9%83%bd%e6%8e%9b%e6%bb%bf%e4%ba%94%e6%98%9f%e6%97%97%ef%bc%8c%e4%bb%a5%e7%a4%ba%e5%8f%8b%e5%a5%bd%e3%80%82(photo_by_dw.com)

習近平訪捷克 打開通往東歐大門 + 孟加拉宗教衝突不斷 世俗化或可解決 + 共和黨抵制大法官人選 恐滿盤皆輸 (20120401 醒報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4/12 11:58 點閱 40322 次

主持人:林意玲( 台灣醒報社長 )
與談人: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
整理:謝宜帆、林亭妤

一、標題:習近平訪捷克 打開通往東歐大門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習近平歷史性的訪問捷克,中共五星旗卻遭到不明人士潑漆、表達抗議。事實上,中國和捷克的外交關係也經過六十年的冷凍,那是在什麼狀況之下「解凍」的 ?

此外,習近平也是在這5、60年來,首次訪問捷克的中國領導人,請嚴老師分析一下。

【中、捷克關係逐漸解凍】
嚴震生:捷克在1949年是第一批承認中國大陸領導主權的國家。但它畢竟是蘇聯在東歐的附庸國,所以後來在蘇聯和中國分裂之後,它當然是站在蘇聯那邊,因此它和中國的關係也不是很好。

到了冷戰結束後,捷克走向民主化、投向美國和歐洲的懷抱,她不僅加入了歐盟,也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特別是當時捷克的第一任總統,是很出名的文學家哈維爾,他很重視人權、普世價值,所以從90年代中期到21世紀初期,捷克和台灣的關係也不錯,雖然兩國之間並非邦交國,但是哈維爾是滿挺台灣的。

哈維爾和中共當局有幾件事情是不合的。第一,捷克與台灣關係良好。第二,捷克跟西藏的關係不錯,甚至哈維爾還見過達賴,中國對此表示抗議也沒有用。所以這次習近平到訪捷克,才會有一些支持西藏獨立的人士表達抗議。

第三,在歐盟表決是否要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方面,捷克常常是持反對立場的。因為賣武器給中國,獲取最大利益的都是法國或德國。歐盟是採取所謂的「一致決」,所以捷克反對就等於把中國封殺了。這些就是過去長時間的一段不合情形。

【自身利益尤為重要】
但在2013年,偏左派的總統澤曼上台後,捷克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有些變通。或許是和政治傾向有關,澤曼似乎對過去中國的意識形態相當認同。再者,他認為不需要把歐美的價值體系加諸在其中,真正重要的是捷克自身的經濟利益。

所以在2014下半年,澤曼到中國大陸訪問。那時澤曼是參加中國跟中東歐16個國家的會議,包括波羅的海三小國、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等,還有前南斯拉夫幾個共和國,像是塞爾維亞、馬其頓、蒙地內哥羅、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等都有出席。

去年9月,捷克總統又前往中國參加他們抗戰勝利70周年的閱兵典禮,澤曼是歐洲唯一一個領導人出席這項場合。由此可以看出,他急於想與中國改善關係。確實兩國在經貿上有很多利益,當然,中國當局也很重視捷克,所以今年習近平才專訪捷克。

問:算是回禮?

嚴震生:對!重點是專訪。習近平在2014年時,訪問了法國、德國、荷蘭和比利時四個西歐國家。2015年,則是拜訪英國,跟英國女皇和首相卡麥隆見面等,今年習唯獨走訪捷克,凸顯出捷克對中國而言也是滿重要的。

【兩國互動互利】
問:捷克想跟中國改善關係,這裡就牽涉到究竟向美國、俄羅斯或中國靠近,對捷克的利益哪個比較好?當然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歷史恩怨。

嚴震生:歷史方面,剛剛提到捷克曾經是站在蘇聯那邊,當蘇聯和中國決裂時,它當然是沒有和中國發展太好的關係,過去90年代,捷克和台灣的關係還不錯,再加上它也和西藏的關係很好,所以中國也不太搭理捷克。

捷克境內有很多民眾是支持西藏獨立的,當習近平去訪問的時候,就有人高舉達賴喇嘛的照片來抗議,也碰到有支持習近平的人去擋那些照片,不希望被媒體拍到,有這些衝突,在民主國家是很自然的。

捷克雖然是民主國家,它也面臨到國家內部的意見不一樣,它的政府有點類似台灣的雙首長制,它們的總統是直選出來的,可是國會還是由占多數席次的國會領導人擔任總理,所以這中間一旦發生變化,是不是政策就會跟著改變,我們還不知道。

至少目前捷克看到了有經濟利益,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也經由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家,進入歐洲最後到德國,捷克當然希望能在這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剛剛也提到,中東歐國家在中國展開「16+1」的布局,這個會談也是過去5、6年開始的。捷克是中國在這幾個國家中的第二大貿易夥伴。而中國也是捷克在歐盟之外,第一大的貿易夥伴。這些也就讓兩國看到互利的關係,所以願意改善先前的交流。

至於澤曼卸任後,兩國關係是否就此產生變化,不得而知。可以確定的是,在過去這2、3年,中國很積極要攏絡捷克,希望它能在「一帶一路」當中,成為中國跟歐洲之間的橋梁,能與西歐國家有更好的關係。

問:簡單來說,就是捷克看中中國的市場。應該說,各國都相中中國的市場,所以捷克不能例外?

嚴震生:沒錯!

【東歐國家勇於爭取人權】
問:這裡還有個矛盾之處,捷克布拉格街頭在習近平所經之路掛滿了五星旗,卻在一夜之間被人潑漆。五星旗遭潑漆的情況也不是很常見,像是喝倒采,讓習近平顏面無光。

嚴震生:東歐這些前共產國家,事實上在兩岸關係上面,他們有時候是比較同情我們台灣的,反而是西歐的國家,像德國、北歐國家,他們的態度就比較務實,認為台灣現在人民都過得不錯,不需要採取什麼抗爭的手段,我們的民主就自己享受就好,不要鬧到國際場合。

可是東歐國家有經歷過這段,所以他們比較會爭取這些權益。當習近平去訪問,有人到場抗議,我想是沒什麼好感到意外的。

二、標題:孟加拉宗教衝突不斷 世俗化或可解決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孟加拉最近宗教衝突不斷,他們想成為世俗國家。請嚴老師分析一下伊斯蘭治理的國家和世俗國家有哪些不同?

嚴震生:20世紀前,伊斯蘭教治理的地方,以伊斯蘭教為國教,包括過去的阿拉伯大公國、鄂圖曼土耳其。一次大戰後,鄂圖曼土耳其垮掉,凱末爾將軍率領年輕的將軍革命成功,建立世俗國家。

【軍人執政帶領走向世俗】
所謂世俗國家是指宗教信仰不再是人民生活的一部分,政治法律不再以宗教法律來治理。凱末爾認為走向世俗國家較能現代化,而不像宗教治國的國家,普遍處於封閉落後的狀態,像16、17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西方都已進入列強時代、工業革命,它還因為宗教治國在原地打轉。

我們可以看到二戰後,新獨立的國家有很多都是世俗化的,雖然在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仍然是王室治國的神權國家,沒有世俗化,但像埃及國父納瑟爾的軍人革命、後來的穆巴拉克就帶領國家走向世俗化,印尼軍人出身的蘇哈托總統也讓國家世俗化,所以可以看到軍人執政的伊斯蘭國大部分都是世俗國家。

海珊、敘利亞的巴沙爾•阿薩德,也都是軍人治國。

但如果是靠民主選舉的國家,反而會把宗教當作一種訴求,透過宣揚來獲得這些穆斯林的支持,所以當選之後會更將伊斯蘭律法強行加諸在國家律法裡頭。如果99%都是穆斯林的話,當然沒什麼問題,但當這些伊斯蘭律法套用在非穆斯林的人身上,就會引發衝突。

孟加拉就是之前軍人執政,過去曾經推動世俗化,現又回到伊斯蘭法律統治之下,發生很多流血衝突。所以他們才在討論,是不是要再回歸世俗國家。我們不要忘記孟加拉是從巴基斯坦分裂出來的,1971年的時候印度協助從西巴基斯坦獨立出來,所以有些地方他們是跟印度關係比較好的,比巴基斯坦跟印度的關係還要好,而且孟加拉也有一些民主的經驗。

如果今天孟加拉被伊斯蘭律法綁住,它就很難現代化。所以國家內才會有呼聲,不要活在伊斯蘭律法之下,而是要回歸世俗國家。

問:宗教國家和世俗國家的治理方式不同,宗教和政治應該是兩碼子事?

【世俗、宗教國家難妥協】
嚴震生:支持世俗國家的人在法院申訴伊斯蘭教訂為國教是和憲法牴觸,如果法院不受理就是麻煩的地方。也有穆斯林擔心,萬一法院接受了,到時候說伊斯蘭不是國教,他們身為穆斯林絕不能接受,所以世俗國家和宗教國家是很難取得一個妥協的。

不只是孟加拉如此,像在奈及利亞博科聖地的恐怖組織,跟IS伊斯蘭國掛勾,當初這個原因就是想在奈及利亞北部建立一個伊斯蘭律法統治的地方。整個奈及利亞可能穆斯林跟其他教徒剛好一半一半,在北方各省穆斯林占大多數,但整個奈及利亞地區也有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信徒。要將整套法律強行加諸在所以人身上,就會很辛苦。這也是為什麼奈及利亞始終動亂的主因。

所以當今孟加拉有些激進團體,也會擔心孟加拉走向世俗化,因而變得更激進。那想世俗化的人受挫感也很重,我們就比較擔心雙方會引發不好的衝突場面。

問:基督教聖經裡,耶穌說得很清楚「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那穆斯林的基本信仰,是不是導致他們覺得應該在政治、財經各方面都採取控制方式。

【民粹鞏固政權?】
嚴震生:過去在《可蘭經》裡頭並沒有特別強調這個,不過從穆罕默德開始的帝國建立開始,確實宗教扮演了很強烈的存在。可是也不要忘記我前面提的土耳其,雖然土耳其現在境內仍有很多聲音、包括現任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他們都希望再把伊斯蘭律法引進來一些,因為這東西有民粹,可以更鞏固他們的政權。

但基本上世俗國家不見得不能和伊斯蘭律法共存。反而我們見到世俗化的穆斯林國家,更有機會走向民主化,像土耳其,像印尼。還有迦納,雖然境內穆斯林人數較多,但他們還是世俗化了。光從這點,我就認為要鼓勵世俗主義。

三、標題:共和黨抵制大法官人選 恐滿盤皆輸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國大法官提名一事,事件背景與台灣有些類似。台灣現在面臨政黨輪替,在看守政府情況下狀況不斷。馬英九與蔡英文之間,兩方達成共識成立總統交接條例,以防交接有所疏漏。只是,環保署長魏國彥自覺遭到羞辱決意辭職,加上中研院翁啟惠介入浩鼎案也很難收拾。

適逢政治過度期,美國目前也正在執行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民主黨鹿死誰手猶不可知,但提到大法官提名一事,共和黨抵制歐巴馬提名,希望等到新政府上任再提。等到新政府上台再提名對共和黨有什麼好處?同時歐巴馬提名大法官人選,在美國參議院以共和黨為多數的情勢,共和黨議員拒絕審查此案,結果是否會通過?政府又要如何應對?

【共和黨抗拒歐巴馬提名】
嚴震生:美國前大法官史卡利亞兩個月前過世,當時詢問共和黨所有總統參選人,他們都表示,要忽視大法官的空缺,因為今年是歐巴馬最後一年的任期,希望不要由他任命。

不過經過兩個月的初選後,共和黨發現非常有可能是由川普勝出作為總統參選人。如果由川普代表共和黨出線,以他偏激的言行,會讓許多共和黨黨員無法投下選票,可能連帶影響到共和黨的參議員。

如同台灣人當初的「換柱事件」,深怕無法順利「母雞帶小雞」,如果母雞不夠好,會影響到小雞的選舉。共和黨也相同,如果是川普,會不會連帶影響到選民都不願投給共和黨議員。

現在共和黨大概有八席的多數,要是輸掉四席,就與民主黨打平。萬一民主黨與共和黨票數50對50,民主黨又贏得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副總統將成為參議院的主席,可以投下決定性的一票。如此一來,共和黨將成為相對少數的政黨,而現在如果川普成為候選人,會讓這件事情發生的機率變得更大。

今年33個參議員席次改選當中,有2/3是共和黨的席次,等於民主黨要保衛的席次只有共和黨的一半,保衛難度較為容易。特別在新罕布夏州、俄亥俄州、伊利諾州、賓州的4個席次特別需要注意;伊利諾、賓州傳統由民主黨佔優勢,而新罕布夏州、俄亥俄州兩州雖是傳統共和黨州,但這兩次總統選舉卻是由歐巴馬勝出。

【法官提名關係後續選情】
總統有權提名大法官,參議院則有權審理、同意;在完全不同意的情況下,也深怕群眾舉起牌子抗議要他們「Do your job !」(做你的工作)。這樣的情況讓理性的共和黨參議員知道,萬一今天川普真的當了總統候選人,不但輸掉了選舉,同時共和黨也輸掉了參議院的多數,由希拉蕊贏得總統,民主黨贏得參議院的勝利,希拉蕊則有權提任何大法官候選人。

現在的大法官候選人加蘭 (Garland),是位很有經驗的聯邦巡迴法院或者說上訴法院的大法官。是一位較溫和的人選,也在柯林頓任內提名時,有7位現任的共和黨參議員當時是同意加蘭擔任大法官的;如果當時沒有問題,現在怎麼會有問題?這些都是大家需要考慮的部分。

問:剛剛那麼長的分析,用一句話來做結論,就是「共和黨最好趕快審大法官提名吧!」現在的情勢看起來對共和黨是最好的,不該陷入民怨。

嚴震生:不是!因為現在他們還控制參議院的多數。

問:將來再拖下去,可能會對他們不利?

【民主黨有望獲多數席次】
嚴震生:首先,共和黨處於多數時,歐巴馬還需將共和黨的意見考慮在內,必須任命一位占多數席次的共和黨可以接受的提名人。又因為史卡利亞這位大法官是非常保守的,共和黨當然會擔心歐巴馬任命一位自由派的大法官,使整個法院的平衡失去,偏向自由派這方。

如果現在共和黨不接受,明年參議院如落入民主黨掌控,希拉蕊任命一個自由派候選人就更不可能會通過。

再者,按照美國歷史來講,過去美國1912年的總統塔虎脫(Taft) 卸任之後,接任的民主黨總統威爾遜當了8年總統,共和黨的哈定總統接任,任命前總統威爾遜擔任大法官,威爾遜也擔任大法官一職長達9年。
同理推測,希拉蕊會不會有可能任命歐巴馬當大法官?歐巴馬絕對有資格,因為他是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於芝加哥大學法學院教過書。那如果未來歐巴馬成為大法官,這些共和黨不就落入更糟糕的處境?

問:簡單來說,共和黨要趕快決定,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嚴震生:對!沒有錯。

問:意思是說,現在共和黨應該趕快通過新的大法官加蘭,接替史卡利亞的位置。如果你現在杯葛不通過,將來可能面對的狀況就是,第一,總統選舉不一定選得上(川普對希拉蕊可能選不上),無法提名大法官,將來在議院內的情勢也不太可能佔大多數,如同石頭會越撿越小…

嚴震生:對!選擇性會越來越少。

問:第二,萬一如同剛剛嚴老師所講的非常可怕的事,如果由歐巴馬當上大法官,那這個大法官的平衡性會失去,自由派將超過保守派了。嚴老師是不是在台灣有跟一些美國人見面,他們怎麼看?

【分裂的共和黨怎辦?】
嚴震生:我剛好見到一批美國國會議員的助理,有共和黨也有民主黨的。民主黨的助理笑說:「希拉蕊說不定會讓共和黨的這些人大吃一驚,任命歐巴馬當大法官。」共和黨這些助理也很擔心,我問其中一位助理說,「你的老闆就是第一個黨內反對川普的?」他說他老闆表示,如果總統提名人是川普,他的選票是投不下去的。

現在可以看出,共和黨是在分裂當中,如果不趕快保住現有參議院的優勢,選擇一個勉強可以接受的,萬一明年分裂,就不得不接受民主黨提名的任何可能人選。

問:這麼簡單的道理,這些共和黨的大老怎麼會不懂?

嚴震生:有時政治人物的想法,我們真的搞不懂。

主持人:所以,我們現在將國家交給這些政治人物,還真的無可奈何,只能如現在討論講講,也做不了什麼事。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