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60210-002425354

抗爭者積怒有因 梁振英強硬為連任

陳玨明 2016/02/10 16:31 點閱 7241 次
警察是執法人員,理應按法例執法,但他們卻視示威人士是敵對勢力,打擊時毫不手軟。(photo by 蕭雲)
警察是執法人員,理應按法例執法,但他們卻視示威人士是敵對勢力,打擊時毫不手軟。(photo by 蕭雲)

【台灣醒報駐香港特約記者陳玨明特稿】香港由於市政管理政策有別,市民只能在農曆新年時,以光顧只開業數天臨時小販的各樣街頭小吃緬懷昔日香港。但此次騷亂的爆發,絕不是因為市民想吃的魚蛋,而是市民近年對梁振英政府積累的不滿,特別是雨傘運動後,警察多次濫權施暴埋下的積怨,以致因兩發槍聲而引爆。

平情而論,當天香港的平土派人士支持小販,只是一個跟選舉有關的行動,由於去年政改爭議,泛民主派的公民黨議員湯家驊有感跟所屬政黨路線分歧,他最終決定在否決政改方案後退黨,又同時辭去立法會議員一職,因此留下一個在新界東選區的出缺,並將於本月28日舉行補選投票。

各方都覬覦這一個議席,建制派欲藉此打擊泛民,而本土派近年獲得愈來愈來的支持,也想藉今次選舉測試水溫,以部署今年底舉行的立法會選舉。

其中發起支持小販的組織本土民主前線,便有一個成員出戰補選,該組織也打著選舉旗號到場,但同時成為警方目標的對象,該組織發言人梁天琦同時也是參選人,早早就被警方拘捕,帶上警車後,警員更關起車上的車燈,此一舉動,直接刺激當時街上示威者的情緒。

然而,警方在事前明顯低估形勢,令在場的警力不足,但警員仍不以為意,面對當晚群情洶湧,仍以為可以用以往的方式使用警棍追打來驅散,但市民過去一年多屢次無辜捱打後,這一夜終於按捺不住還手,讓警員寡不敵眾,有警員更要落荒而逃。

由於香港有嚴格的槍械管制,加上治安相對太平,故警務人員甚少需要使用配槍,亦因為城市密集,向天鳴槍時流彈極可能誤傷無辜,過去早有警務人員表明,香港警察是嚴禁向天開槍,但當時同樣已經失去冷靜的警察,卻仍以為可以用上更大的武力,即開槍來震懾群眾,結果是適得其反,警員開槍直接令事件升溫,示威者跟警員對峙時怒罵「開槍打我吧!」彼此的暴力都因而升級。

不過,政府事後的處理,亦沒為事件降溫的打算,梁振英翌日已立即為事件定性,直指那是暴動,甚至以國際的例子來相比,惟雖然香港有示威者擲磚及在馬路放火,但未有任何店舖被搶掠,也沒有無辜途人被針對襲擊,香港的騷亂跟真正的暴亂,明顯仍有很大差距。

梁振英如此的處理,就是把問題扯到政治化層面,既可以用來打擊反對力量,即時效果更是激化矛盾,令政府可以把造成問題爆發的責任掩蓋;所以從簡單觀察可見,他沒有回應小販管理政策、警方濫用暴力及不公平執法等問題,卻暗示騷亂是有人在背後有組織的策劃。

如此的表述,實是出於政治考慮,特別是他在為香港競逐連任爭取籌碼,而北京最不希望香港出現政治問題,所以梁振英把問題定性,同時擺出強硬態度,客觀效果是能奉迎到北京的思維,當香港愈亂,更能令北京選擇他來駕馭香港。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前主席、現已退休的袁天佑牧師在騷亂後指出,他「過了65個農曆新年,從沒有如昨晚所發生的事」,他說示威人士之所以能「借故生事」,乃是因為食環署強硬執法,如果政府能多關心一點貧窮人,多一點智慧和彈性去處理,事件便不會發生。他舉例說,每當新年時,新界有人違法放炮竹,街上也有不少違例泊車,但警方都不會強硬執法,此次更深的問題是政府「有權用盡」的施政,卻不面對貧富懸殊帶來社會的矛盾。

這正是今天香港的寫照。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