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788-1

政治僵局誰能解?

林意玲 2014/04/07 00:31 點閱 2703 次

一群大人面對堅持抗議的學生,個個投鼠忌器,不敢硬來,只能耐心等待、用軟功磨。

所以馬總統兩次記者會步步退讓,江宜樺「忍辱負重,換來深惡痛絕」(閣揆夫人語),王金平6日則是沒進議場就先釋出「未立法前,不協商服貿」的善意,進了議場還不敢多做逗留,握握手便離開。

如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在多達10個版本下,即使順利交付委員會審查,朝野也不容易取得共識過關(歧見在於「國與國」的關係),只能等待朝野協商(時間至少一個月),估計這個會期連監督條例都不一定通得過,何況是逐條審查服貿協議?

在政治上,學運依然沒有撤退的打算;國民黨方面,為了王金平的獨斷,進退兩難,不靠王金平無以協商,靠王金平又要被他綁架;而民進黨也是走頭無路,即使不杯葛法案,蘇、蔡為了競逐主席與權力,各擁老(傳統黨員)少(學運分子)群眾,過招高來高去。

為今之計,解鈴還須繫鈴人。內行人都知道,這一波政潮所以惡化難解,追本溯源來自馬王政爭,馬英九總統所以弄到黔驢技窮、無以號令諸侯,除了因他優柔寡斷以致支持度下降到9趴外,最主要的是得罪了賴以主持朝野協商的立法院長王金平。

王金平在馬王政爭中被控關說、差一點被停權下台,馬英九至今還欠他一個公道( 至少得放棄上訴 ),而今學運當頭,卻得事事賴王來協調法案、勸離學生。此時,王無須報復馬,他只要靜觀其變、不積極作為,就已經夠馬英九頭痛了。

爸媽(朝野兩黨/學運人士)天天吵架,孩子們只能面面相覷。今日,有誰願意為百姓蒼生退一步呢?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