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d%b0%e5%b0%bc%e7%b1%8d%e7%a7%bb%e5%b7%a5%e5%aa%bd%e5%aa%bdfeni%e5%91%bc%e7%b1%b2%e6%94%bf%e5%ba%9c%e5%84%98%e9%80%9f%e9%80%9a%e9%81%8e%e5%ae%b6%e4%ba%8b%e6%9c%8d%e5%8b%99%e6%b3%95%e3%80%82%ef%bc%88photo_by_%e6%9e%97%e5%bf%97%e6%80%a1%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近20年沒動靜 移工喊要「家服法」

林志怡 2021/05/02 15:53 點閱 2226 次
印尼籍移工媽媽Feni呼籲政府儘速通過家事服務法。(Photo by 林志怡/台灣醒報)
印尼籍移工媽媽Feni呼籲政府儘速通過家事服務法。(Photo by 林志怡/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林志怡台北報導】「移工也是勞工,不是奴隸!」台灣移工聯盟痛心指出,台灣的家務移工面臨著低薪、長工時的困境,在封閉的工作環境下,家務工還面臨了性侵、性騷等危險,且台灣的移工條件讓她們沒有最基本的勞工權利,因此呼籲政府儘速通過家事服務法,保障來台家務工權利。

奴隸般的看護工

台灣移工聯盟表示,2004年10月首度提出家事服務法草案,但16年來始終卡在立法院、無法通過,2008年一度討論家務工納入勞動基準法,但事後卻又提出「家事勞工保障法」,將休假、工時交由勞雇協商訂定,形同合法化奴工制度,而該法案最終亦遭行政院退回,至今工作場域相對封閉的看護工,仍面臨著性侵、性騷等危險。

婦女新知基金會更曾痛批,台灣期待以超長工時聘請超廉價的看護工,形同是種「奴隸制」,印尼籍移工媽媽兼希望職工中心會長的Feni更強調,「我們不要總是只能祈禱遇到好雇主,也不想再聽仲介叫我們要忍耐」,家事服務法只是對於家務工最基本的保障,且看護工也是勞工,勞工就要有法律保障。

另一名菲律賓籍看護工媽媽則指出,照顧老人、病人等家務勞動是非常複雜且困難的工作,移工往往因此犧牲自己的睡眠與休息時間,甚至因此連三餐都不正常,就算雇主給假,在缺少協助的情況下,移工也不敢放著自己照顧的老人或病人獨自在家。

看護工轉廠工求保障

台灣移工聯盟更對目前的移工處境感到痛心強調,截至今年3月底,在台移工超過70萬,且有34%是無勞動法令保障的家庭看護工,受到疫情影響後,雇主無法再輕易引入移工,甚至因此出現「禁止看護工轉廠工」的訴求。

對此訴求,聯盟指出,現在的外籍看護工幾乎24小時在勤、價格低廉,又沒有勞動保障,因此想轉為有勞基法保障的廠工無可厚非,政府應思考的不是阻止看護工轉廠工,而是提供看護工相應的勞動法令保障。

國際條約承諾破產

此外,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研究員楊剛說,台灣面對家中的老人照顧,通常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將責任推給家中經濟弱勢的女性,二是找女性比例高達99%的家務移工協助,並痛心強調,「這是一個非常扭曲、變態的情況。」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