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7%94%e5%85%a7%e7%91%9e%e6%8b%89%e6%8c%87%e6%8e%a7%e7%be%8e%e5%9c%8b%e9%9b%87%e5%82%ad%e5%85%b5%e6%83%b3%e6%8e%a8%e7%bf%bb%e7%8f%be%e4%bb%bb%e7%b8%bd%e7%b5%b1%e9%a6%ac%e6%9d%9c%e7%be%85%ef%bc%8c%e8%80%8c%e7%be%8e%e5%9c%8b%e7%b8%bd%e7%b5%b1%e5%b7%9d%e6%99%ae%e5%90%a6%e8%aa%8d%e6%b6%89%e5%85%a5%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美國霸權橫行 干預他國內政成日常(20200513 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5/13 18:26 點閱 59315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最近打算要把委內瑞拉的總統馬杜羅給推翻。過去以來,美國以世界警察自居,用暗殺、金錢各種的手段,介入別國的政治,而關於這些行動,有的有證據,有的是國際間的傳言,就委內瑞拉的局勢來講,請嚴老師幫我們分析下,究竟拉丁美洲政情,美國為什麼覺得他責無旁貸呢?

「門羅主義」興起

嚴震生:今年是2020年,再過3年是2023年,就是美國門羅主義200週年紀念,門羅主義是美國總統詹姆斯‧門羅在1823年所提出來的思想觀點。那時候拉丁美洲剛開始從事獨立運動,本來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在1810年到1820年獨立之後,美國很擔心英國、法國會支持西班牙重回拉丁美洲殖民。

所以美國當時跟這些歐洲國家說,我不干涉你們歐洲的事務,所以請你們也不要干涉美洲的事情。在臺灣人來看,會覺得美國滿大器的,但當時美國還非常弱,就好比台灣現在跟大陸說,我不干涉你的內政,請你也不要干涉我的政權,有點像這樣子的狀況背景。

可是從那之後美國就不斷變強大,沒事就會用門羅主義的思想說,中南美洲是我的勢力範圍,不容外人來染指。再加上20世紀共產主義的興起,所以美國不允許在拉丁美洲有共產主義的勢力進入,結果沒想到1950年代末期發生古巴革命。

豬玀灣事件大失敗

古巴革命後卡斯楚上台,過去美國所支持的古巴右派政府流亡到了佛羅里達,美國就找了這些人商議說,我幫助你們回去推翻卡斯楚,所以那時候甘迺迪就搞了一個很有名的「豬玀灣事件」。支持這些流亡的人回古巴,結果整個行動大失敗,也是甘迺迪上任以來最大的一個錯誤。

其實美國還推翻過好幾個他不喜歡的政府,像是多明尼加、尼加拉瓜,美國還透過軍事政變推翻瓜地馬拉的左派。1973年在南美的智利,阿言葉是民選的政府,但因為是共產黨,美國完全受不了,共產黨竟然進入到美國後院,而且還是民選出來的。

扶植軍人政變

3年之後,美國由國務卿季辛吉操盤,讓美國支持的皮諾契特將軍推翻左派阿言葉統治,所以智利就變成一個極右派的政府。再看到1979年桑定革命,也是美國發現流亡的人想奪回尼加拉瓜的政權,於是在雷根政府的時候,就支持這些人想推翻桑定政府,結果也失敗。看出來,美國就是無法容忍一個左派政府在美國的後院成立游擊隊。

委內瑞拉在馬杜羅上任之前,同樣也是軍人政府,美國想要推翻他,透過軍人希望能夠再搞政變,結果也沒有成功。所以馬杜羅上來之後,美國是不是有意圖想推翻他,看看川普當時對於美國前任的國家安全顧問波特的去留,也說過一番很有意思的話,他說,如果讓波特繼續擔任國安顧問的話,那美國現在有可能在和伊朗、委內瑞拉、北韓等進行戰爭。

傭兵暗殺推卸責任

但馬杜羅就是一個左傾的政權,美國一直想把他弄掉,他過去也跟古巴眉來眼去。他支持古巴,古巴所有的油都由委內瑞拉贈送,用來維持古巴的左翼政權。然後,南美洲的左派結盟,一再觸碰美國的神經。

這一次美國的策略有點像電影《不可能的任務》,請傭兵去幫忙打,萬一計劃失敗,美國也可以直接否認,將責任推的一乾二淨,結果真的被抓了2個傭兵,所以馬杜羅就控告美國派傭兵暗殺他,美國當然是否認。

不喜歡就推翻

美國支持的是委內瑞拉的反對黨領袖瓜伊多,他之前在川普的國情諮文當中,
還被找來坐在前排,川普還請他起立,讓大家認得他。川普不承認馬杜羅,他說,應該是瓜伊多來領導委內瑞拉,等於是一種明顯的支持,然後又希望能夠策動把馬杜羅給推翻。

我覺得這已經侵犯到委內瑞拉的主權了,可是畢竟是傭兵不是美軍攻打,而且龐培歐還說,如果是我們美國打的話,會打那麼差嗎?說老實話,美國人還真有打過這麼差的,所以這個是我覺得可以讓大家去思考的,只要是美國不喜歡的政權。他們就透過各種方式去推翻。

問:美國介入委內瑞拉,對於美國來說利益在哪?是石油嗎?難道國際之間沒有辦法去制衡美國嗎?

國際的漠視

嚴震生:如果聯合國要譴責或是制裁,首先要有足夠的證據,但這次是傭兵,美國可以打死不認帳,即使被抓到把柄,也要在聯合國安理會做出決議案,美國自己身為常任理事國,有權去否決,所以這個在國際社會上很難被制裁,畢竟美國大權在握。

然後國際社會也普遍認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也不是什麼好人,萬一真的被美國推翻了,他們也不在乎,會比較在乎的可能是左派的國家,像是俄羅斯、中國會認為美國不對,但是其他國家可能也沒怎麼在意,所以美國才會肆無忌憚的,認為他可以推翻任何不喜歡的政權,特別是左翼的,因為跟美國價值是互相抵觸的。

不讓左派掌控中南美

所以我前面舉的例子,就是只要有左派政府出現,都要承擔美國隨時要推翻的風險。最近在非洲的例子就是茉莉花革命之後,穆斯林兄弟會的摩爾希被和平選上總統,最後又被軍人推翻,又是美國默許的。

所以種種的例子證明,美國碰到不喜歡的左翼政府,或者比較民粹的政權上台,一定會找機會策動軍人推翻的。

問:然後國際上也奈何不了他,那美國想推翻委內瑞拉真正的利益原因到底在哪?

嚴震生:石油是其中一個原因,但主要是美國不希望委內瑞拉繼續支持古巴,不讓他繼續在南美洲帶領玻利維亞、厄瓜多走向左派聯盟,孤立哥倫比亞的右派政府。

問:從嚴老師的分析就讓大家知道美國的霸權,在川普上任後不但沒有減弱,而且越演越烈,照樣橫衝直撞去介入別的國家。當然臺灣要小心,我們也不能變成他手中的一個棋子,不要以為美國人對我們好,要去注意國際的現實。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