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8%ad%e5%9c%8b%e5%ae%98%e6%96%b9%e8%a1%a8%e7%a4%ba%ef%bc%8c%e7%9b%ae%e5%89%8d%e6%89%80%e6%9c%89%e6%96%b0%e5%9e%8b%e5%86%a0%e7%8b%80%e7%97%85%e6%af%92%e8%82%ba%e7%82%8e%e6%84%9f%e6%9f%93%e8%80%85%ef%bc%8c%e9%83%bd%e5%9c%a8%e6%ad%a6%e6%bc%a2%e5%b8%82%e5%ae%9a%e9%bb%9e%e9%86%ab%e7%99%82%e6%a9%9f%e6%a7%8b%ef%bc%8c%e6%8e%a5%e5%8f%97%e9%9a%94%e9%9b%a2%e6%b2%bb%e7%99%82%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武漢封城防疫情 全球繃緊神經(20200122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2/03 10:47 點閱 57991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現在全世界都很關注中國武漢所傳出的肺炎疫情,這次的病毒被比喻成跟過去的SARS同等級,所以大家都聞之色變,到目前為止,確診病例已達440例,累積死亡個案9例。而且全世界已經有好多國家「中鏢」,包括台灣、美國、日本、韓國、泰國等等。

這件事情相當程度的考驗大國的治理,中國對於公共衛生的觀念,以及後續的反應,這些都值得關注,大家都知道中國是一個相當集權的國家,對於疫情究竟有沒有隱匿?當疫情爆發後,武漢市長如何劍及履及的遏止擴散?請嚴老師分析。

當年SARS記憶猶新

嚴震生:台灣稍微有點年紀的人,應該永遠忘記不了當年SARS時的慘況,我最記得在SARS期間,我和我老婆在東門附近的小館吃飯,整個餐廳只有我和我太太兩個人,大家都怕到不敢出外用餐。我剛好也在SARS期間去奈及利亞觀察選舉,回台時,整架飛機上,空服員比乘客還多。

SARS也是從中國爆發,最後擴散至各個國家,包括附近的香港、台灣、新加坡,甚至遠在加拿大也有很多例子,造成全球性的損害。而現在看起來武漢肺炎的情況大多還是在中國境內比較多,其他國家雖然也有確診病例,但相對於SARS來說,傳染的速度比較慢,大家只要勤洗手、戴口罩,我想是不需要太過恐慌的。

曾有過一次SARS的經驗,這次的武漢肺炎也再次考驗到台灣政府的公衛管理制度,如何呼籲及教導民眾保護自己。

武漢封城准進不准出

現在為了避免病毒持續擴散,武漢宣布管制人員進出,形同「封城」。武漢也宣布,凡確診患者除醫保報銷外,後續所有醫療費用將全部由武漢市政府承擔。而適逢中國春節人口大移動的春運,武漢政府怕疫情擴散,現在的政策是只准進不准出。

剛開始以為是假消息

關於武漢肺炎的疫情,一直有消息傳出來,剛開始還有人說是假消息,就這樣陸陸續續3個多禮拜,直到這幾天確診病例以及死亡人數開始攀升。才讓大家開始有危機意識,因此就有人會質疑中國是不是隱瞞了疫情的嚴重性?相關單位也正在調查當中。

但是疫情爆發之後,其實也不得不佩服中國政府,威權體制下的政策執行真的很有效率,可以說封城就封,能做得比較不顧情面一點,這在台灣可能很難達到,因為一定會有反對的聲音,這就是民主國家跟共產極權國家的差異。

可以看到,由於當前兩岸關係緊張,與2002年至2003年中國爆發SARS疫情時的政治情勢相似。北京曾拒絕與被視為傾向台獨的前總統陳水扁接觸,再加上中國政府應對SARS疫情動作遲緩又隱匿資訊,也造成全球性的損害。

兩岸應該好好談

台灣因為不是WHA以及WHO的成員國,因此對於疾病的擴散和資訊往往無法第一時間收到通知,所以希望在未來台灣能夠多一點國際的參與,對於攸關全世界健康衛生的問題,兩岸應該好好談,不應該制人民的性命於不顧。

問:兩岸的關係一直都是很緊張的狀況,但是碰到這種公共衛生議題的時候,其實也有某種程度的較勁,中國要展現出處理疫情的本領跟魄力,那台灣也要在蔡英文總統的領導之下,去隔離與限制疫情的擴散,這都是可以看的出來一個國家的治理方針。

武漢市長也宣布了所謂「市內不擴散、市外不輸出」的政令,也建議外面的人不要到武漢,武漢的市民沒有特殊情況也不要出武漢,他說:不能因武漢的疫情給其他城市以及國家帶來壓力。

這樣的觀念是對的,但剛嚴老師也提到已經過了3個多禮拜,不管是中國不知道或是故意隱匿,都有可能,但如果早一點重視及通報的話,會不會就能更有效的遏止病毒的擴散?嚴老師您怎麼看,關於一個先進的國家或落後的國家,在處理防疫的事情上,有什麼不同?

恐慌衝擊經濟

嚴震生:在比較落後的國家,像是過去在非洲也發生過這種流行性的傳染病,但由於他們的人口遷移較少,也較少跟外地接觸,因此傳染的情況並不嚴重。可是在中國算是先進的國家啊,又在武漢這樣一個大城市,進出的旅客量很多,確實很難去控制疫情。

所以,我認為一開始的時候,中國政府可能想不要驚嚇到太多人,影響到國內的經濟,但這是人之常情,每個國家碰到疫情時,剛開始都不太敢講得很嚴重,中國也不是唯一一個國家這樣的。以台灣在2003年SRAS的時候,台北的房價大跌,人民對於病毒的恐慌,也大幅衝擊到經濟。

葉金川有魄力

而中國到底有沒有隱匿疫情,現在WHO介入調查,我想就算有問題,到時候中國一定是找幾個代罪羔羊頂罪,但是後續的處理我覺得才是更重要的,當年台北在處理這個SARS的時候,當時的衛生署署長葉金川非常有魄力,進駐和平醫院來處理,也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

雖然中國一條鞭的統治方式,比其他民主國家來的好執行政策,但對於境內民心的恐慌,以及各種質疑的聲浪,要如何拿出解決以及聲明,我想是後續中國政府要去思考的。

問:2002年SARS發生的時候,也是從中國的廣東開始擴散,中國隱匿疫情的結果因為就是疫情一發不可收拾,蔓延到32個國家地區,造成了將近780個人死亡,但這次死亡的人數只有個位數字低,這樣子較輕微的傷害,中國會記取上次的教訓嗎?

疫情也會影響政治?

嚴震生:我想肯定會記取教訓的。順帶一提,若傳染病的疫情,影響到的人不多時,藥廠就會偷懶不研發疫苗,因為發展一款藥要投注成本,若能回收的利益誘因不夠,那藥廠就會選擇性的忽略,所以我覺得這也是對藥廠良心的一次考驗。

最後就是香港在這次的疫情爆發後,之後可能會比較少人願意上街抗議集結了,
大家都會恐懼,所以有的時候這種疫情也會影響到政治。

主持人:我想疫情報發無法避免,但是大家真的不能太自私,為了自己的自由就危害到他人的健康。政府也應該及早通報,不應該隱匿任何疫情的嚴重性。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