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三樣情 克什米爾問題複雜(20190807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8/08 09:25 點閱 179479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郭詠琳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印度之前在憲法上是允許克什米爾有相當的自治,但最近發生一些事情,改變了整個情勢,莫迪一聲令下禁止了憲法的特殊條款,對於此事的整個來龍去脈,請嚴老師說明。

一國兩制遭瓶頸

嚴震生:最近有三個例子,都是一個國家、兩個體制的狀況。香港最近因為一國兩制的問題鬧得很厲害。我們知道香港有高度的自治,特別在法治方面,它本來可以自己解決,現在因為送中條款,引發很大的爭議,近兩個月都還在持續進行當中,這就是香港對一國兩制的不信任。

香港體制原先就已經有一國兩制,但受到妥協後,香港人民開始抗議,甚至還有港獨的聲浪出現。還有美國及波多黎各,波多黎各不是美國的一州,也不算是美國的土地,它算是美國的聯邦,而波多黎各一直想加入美國,成為第51州。

最近他們人民也越來越多比例表示想要加入美國,但美國沒有要接受的意思。而波多黎各抗爭結束後,有民主選出來的總督,可是這總督已經下台,因為他在社群軟體上講了不好的話,被他人揭露出來。

至於現在上任的總督不知道能待多久,所以波多黎各也是處於一國兩制的體系下;現在香港的林鄭月娥,很多人還是希望她能下台,可她不一定會下台。整體來說,這兩個民族、不同大國都正在面臨棘手的問題。

克什米爾宗教複雜

第三個大國,就是印度的克什米爾。克什米爾很久以前是獨立的王國,19世紀後期被英國佔領,把它納入版圖,跟印度一起統治,這時候的克什米爾民眾大多是穆斯林。

1947年印度獨立時,被分成巴基斯坦跟印度。巴基斯坦大部分都是穆斯林,被分為東巴基斯與西巴基斯坦,而印度多為印度教徒。當時如果你是住在印度的穆斯林,就會被鼓勵前往巴基斯坦,因為大家認為身邊的人如果信仰相同,才會比較安心,如今印度只有7%左右的穆斯林。

至於克什米爾則是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地區,它有中國宣稱的領土、巴基斯坦宣稱的,也有印度宣稱的。本來英國是想讓它獨立,後來也沒有獨立。

巴基斯坦認為,因為克什米爾境內有很多的穆斯林,應該要加入巴基斯坦。但克什米爾其實也不太想加入巴基斯坦,最後才會選擇加入印度,而且得到了高度的自治,來自於憲法第732條所給予的。

莫迪取消憲法第732條

憲法第732條,讓克什米爾有高度的自治。但印度總理莫迪上台後,就跟巴基斯坦產生衝突,最近又直接取消這條憲法,變成一國兩制。憲法取消後,要將克什米爾跟賈姆穆重新納入印度,分成三塊地方,變成有兩塊是印度教的信徒佔多數,以及剩下穆斯林占多數的克什米爾。此舉也讓位於克什米爾的長官感到不滿意,但他們現在都遭到軟禁了。

印度身為一個民主國家這樣打壓確實不對,而且按照道理,憲法修正應該是要經過國會同意的,可是現在印度內政部長卻認為,這是印度總理的職責,所以才會引發爭議。

尤其不僅克什米爾自己反對,巴基斯坦也反對,所以是否會造成印度跟巴基斯坦的衝突,是非常值得關心的。

問:聽嚴老師分析時,我在想莫迪行事上有些獨斷,到底他得到了多少支持,可以讓他這麼做?

派軍等於鎮壓

嚴震生:莫迪在上一次印度大選中大獲全勝,於是獲得人民的授權,而且現今印度經濟不好,可能他希望能在外交、國防上有一些突破,讓百姓覺得說他有幫印度鞏固克什米爾的力量,因為他讓印度的軍隊直接進到克什米爾。

反觀香港,最令人擔心的是人民解放軍是否會進入香港,目前香港鬧事是香港警察在管,一旦人民解放軍進去就真的糟了,這會對整個香港的一國兩制產生大問題,也等於是戒嚴,所以大陸現在也很克制,還是讓香港警察來處理。

可是克什米爾卻被印度的軍隊直接進入,這對一個民主國家,以及當地的人民而論,就像是在鎮壓。從這來看,各個國家對於一國兩制處理的方式都不一樣,像是波多黎各想要加入美國成為一國一制,正式成為一省,美國國會還不願意答應。

波多黎各過去也有波獨派,但現在數量少於5%。而克什米爾希望能變成印度的一省,維持高度的自治權,因為它的穆斯林人口佔多數,於是這問題就變得更複雜。

問:沒錯,現今克什米爾的領袖被拘留,該國大約有1200萬人的居民會反彈或是訴諸國際,有效嗎?

香港、克什米爾相仿

嚴震生:我認為大部分的人會對於印度這樣一個民主國家來處理問題,大概比較能接受。至於香港的問題則是被「掩蓋」了,反而很少人會去討論克什米爾的問題,但這兩者應該是差不多的。

今天克什米爾原有高度的自治,現在又正式變成印度的一省,這些自治全部沒有了,講起來似乎也沒有所謂的不平等。同樣的,香港如果真的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正式成為中國的一省或者一個特別行政自治區,像廣西一樣一國一制。所以香港這麼擔心,難道克什米爾不擔心嗎?

問:您的意思是,這是一個歷史的必然?最後不會有人會幫克什米爾說話,也不會有人幫香港說話,國際的正義不會出現嗎?

嚴震生:我覺得國際的正義大概就是到此為止吧,畢竟也沒有人敢真的去挑戰中國在香港的主權,只能去關心。這是國際社會應該要善盡「保護的責任」,我們稱為「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印度可辦公投

這是國際社會要做的,即便是國家內部的事都應該要去干涉。假設香港抗議情況到了種族滅絕,或是人民解放軍殺進香港屠殺人民,發展成如此嚴重,國際社會就一定會出手干預。

但目前的狀況都只有抗爭,國際社會是很難改變的。但我認為,國際社會應該會給印度施加壓力,因為今天印度這麼做,起碼要辦一個公投,讓克什米爾人民能做決定,尤其印度還是民主國家。

雖然克什米爾沒有像香港反送中鬧得厲害,但大部分的人應該也會慢慢知道,畢竟觀光客現在也不能去了,所以會了解克什米爾目前並不是很安定,希望這些資訊出去後,可以讓大家關心克什米爾。

問:如果住在克什米爾,面對這樣子說取消就取消的狀況,聽起來是真的還蠻悲情的。

嚴震生:而且克什米爾這古老王國,都已經被分成巴基斯坦、中國、印度三塊,卻仍希望能在某天達成統一,只是目前屈居於印度之下,擁有高度的自治算是還行,但沒有料到會連自治權都被取消。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做的分析。在香港事件正在發生時,我們真的都要同聲一哭,體恤這些少數民族所受到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