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a%a0%e5%b7%9e%e6%98%af%e7%be%8e%e5%9c%8b%e7%ac%ac5%e5%80%8b%e5%ae%89%e6%a8%82%e6%ad%bb%e5%90%88%e6%b3%95%e5%8c%96%e7%9a%84%e5%b7%9e%e3%80%82(w)-1

美槍枝問題敏感 管制與否仍無解、把你的燈提高一點 可以照亮赤貧者、人道考量 加州搶搭安樂死行列(醒報國際現場 20151009 劉屏)

醒報編輯部 2015/10/14 17:18 點閱 41956 次
加州是美國第5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州。(photo by Wikipedia)
加州是美國第5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州。(photo by Wikipedia)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劉屏(中國時報駐華府特派員)
記錄:許瑋哲、江育瑩、賴仲偉

一、美槍枝問題敏感 管制與否仍無解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最近又發生了一起校園的槍擊案,再次引發了美國槍枝究竟要不要管制的問題,而民主黨及共和黨在這件事上也各有不同的看法。今天非常難得邀請到中國時報駐華府特派員劉屏,來談一下這次的槍擊案。

劉屏:這次是發生在俄勒岡州的一個社區大學裡,兇嫌打死了9位學生,之所以讓這次槍枝取得的問題再度浮上檯面,主要是因為他一個人就擁有14把槍,而且全部都合法,有些是自己買,有些是來自父母。

【闖禍槍枝合法取得】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美國先前有一家電視台在進行記者的實況轉播,現場卻跑來一個人對他們開槍,結果攝影記者被打死了,這名兇嫌的槍枝也是合法取得,也就是拿合法槍枝做非法行為。所以大家在探討的是,如何阻斷購買槍枝到行兇犯案的過程,這也是現在總統候選人所關注的,更是民主黨急迫想表達的立場。

問:其實當初美國政府給民眾合法取得槍枝的美意,是來自於能讓民眾可以保護自己,可是卻沒辦法禁止某些人使用槍枝去傷害別人。

劉屏:所以美國總統歐巴馬就希望加強安全查核,因為最近很多槍擊案中,犯罪者其實早已被列入不得購買槍枝的名單中,卻還是可以購得犯案兇器。這是安全查核時的疏忽,或者是這個安全查核根本沒有執行。

問:這個事件在台灣人看來相當匪夷所思,我不太清楚美國的民眾如何來看待擁有槍枝的文化,因為台灣民眾是絕不能允許私下擁有槍枝的,我們會假設擁有槍枝的人較可能會有犯法、搶劫的行為,但是在美國的文化上看來,似乎是對人民充分的信任,而且相信他們不會拿槍枝做壞事,這跟亞洲民情相當不同。

【射擊歸類為運動】
劉屏:其實有一部分跟地理環境的影響有關,萬一發生事情,在台灣打110後,警察可能很快就到場處理,但是在美國很多地方是地廣人稀的,警察沒辦法很快到現場,所以擁有槍枝就成了保護自己的方法之一。

另外,很多美國人都有打獵的習慣,甚至還有一項運動叫做槍枝射擊。我也參加過他們的打靶射擊,重溫當年當兵時的滋味,不過現場都有很嚴格的管制。

美國對於青年使用槍枝是有規範的,如何避免危險、如何保養,都有一套嚴謹的課程。就好像使用槍枝是等同你去球場上打籃球,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休閒活動,而這個休閒活動該如何進行,都有非常嚴格的詳細規定,所以跟台灣人的想像有很大的差距。在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二條就明載,人民擁有槍枝的權利不可剝奪。

問:那以您住在美國這麼多年,您會不會覺得沒有槍枝就沒有安全感呢?

【槍枝協會介入】
劉屏:不會,這有兩個原因,第一就是在台灣每個人都沒有槍,第二就是這個住宅區比較安寧,因為在美國買房子時,前屋主有義務告訴你這個地方的犯罪率,例如過去幾年曾發生幾起犯罪案件,這些都必須要告知。但如果你是住在會有野生動物經過的地方,那你的槍就是保家用的。

問:我看很多電影情節中,有小孩會將父母的槍拿來玩,家裡有槍是不是很容易被小孩拿去用?

劉屏:新聞報導確實不斷出現這類的新聞,小孩拿槍取樂,最後卻造成許多憾事,這也是為什麼兩黨對於槍枝如此敏感。民主黨偏自由派,所以他們是支持槍枝管制的,而共和黨則走傳統路線,所以他們不太接受槍枝管制。

在美國有一個來福槍協會,這是全美國遊說力量最大的槍枝協會,他們希望國會不要管制槍枝,這也是美國為何一直沒辦法通過管制槍枝法案的原因之一。

問:所以這些賣武器的人利潤很高,他們才有能力去介入這件事情?

劉屏:對!而且槍枝還有保養、維修等問題,這個利潤是相當可觀的。

二、把你的燈提高一點 可以照亮赤貧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世界銀行宣布要調整國際貧窮線的標準,就是最貧窮的人從一天有1.25美金 也就是40元台幣的生活費,調整到1.90美金後,將近60元台幣,竟發現今年全球赤貧人口第一次降到全世界總人口的一成以下。不過大家還是覺得貧窮的問題很嚴重。

劉屏:誰都不想過苦日子,就算提高到1.90美金,那還是很低的。因為,全世界還是有好幾億人是所謂的絕對貧窮。之所以會把數字從1.25元調整到1.90元,是因為物價指數。

【貧窮人數逐漸減少】
本來以為標準線提高後,貧窮的人就會更多,可是世界銀行卻發現,比起十幾年前在貧窮線之下的人有29%,可是現在卻只有9%多。那為什麼會這樣,就很值得大家關注。

其中一個原因是,大部分的國家都很努力發展經濟,而且普遍有一個共識,就是構築一個社會安全網,且讓教育及醫療保健的水準提高。常言道「貧疾交迫」,貧疾二字是分不開的,現在多數國家都在努力改進這些貧窮因素。

問:聽起來這是一個好消息,把貧窮線提高,貧窮的人口反倒降低了。但是您有沒有注意到,像美國近幾年經濟非常好、拚命印鈔票,可是在其他國家卻有相對剝奪感。第一個是貧富懸殊,第二是,雖然沒有達到赤貧,但是家無餘糧、開銷很大、有不同的貸款要繳,而且存在失業、低薪、過勞等現象,所以雖不能說是很貧窮,但台灣人都感覺「過得不好」。

【先脫離極度貧窮】
劉屏:這可分兩方面來說,一個是,世界銀行的目標是要在2030年讓全世界的人都在絕對貧窮線之上,另一方面則是貧富差距,目前社會上普遍存有相對剝奪感,這也是要努力改善的。

不過現在對世界銀行來講,先解決前一個問題,盡可能讓大家都脫離極度貧窮,這是最主要的目標,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國家「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能不能富不知道,但至少讓最大多數的人不再是物質的絕對缺乏。

問:即使台灣或全世界,覺得自己比別人窮、沒什麼錢,但相較那些絕對貧窮、一天生活費只有60元台幣的人,我們還是有能力去救濟、幫助他們。

【美國日子也不好過】
劉屏:對,現在全世界處在絕對貧線之下的有7億多人(9%),全都集中在中南美洲或南太平洋上的國家。雖說美國經濟很好,但日昨有一個統計數字,全美國60%多的人,也就是差不多兩億人,他們的銀行存款少於美金1000元、才約新台幣兩萬多塊。

美國在社會福利方面,負擔還是蠻沉重的。有很多宗教組織如教會,經常提供生活必需品,美國政府也發行食物券,也就是說,社會上還有很多人需要大家去關心。
至於在非洲以南,則集中了全世界過半數的貧窮人口,「一天一個漢堡都買不起」的人還是滿多的,我們應該還是能伸出援手。

問:世界銀行上調貧窮線,讓我們想到不管在哪個國家、地區,都有值得我們關心的人,也提到有很多教會組織展望會、紅十字會等,都在關心比我們更窮的人們。像台灣也一直有「飢餓30」的活動,以體驗貧窮的感受,當我們人在福中不知福的時候,不知道還有很多人比我們更窮。

從某個角度來講,揮金如土的也很多,像美國另外四成都是很有錢的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您怎麼看貧富差距?其實,最有指標性的像巴菲特、比爾蓋茲,他們非常有錢而且樂善好施,把自己大部份財富拿來幫助窮人。

【有錢了才做好事?】
劉屏:在英國、美國,金字塔頂端1%的人擁有全國財富的39%、40%,但也有很多有錢人把自己的錢拿出來,就有人講白了,我死之後,除了喪葬費用外,所有財富都捐出去,第二,就有人生前就把自己的財富先捐出來。

就我所知,有人將自己95%的財富奉獻出來,因為他認為錢是出之於社會的,所以得用之於社會,也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個道理。我有兩件衣服,你沒有,那就分你一件,有人覺得自己比別人過得好,但若有人過得比自己窮苦,但他的心裡是不平安的,應該讓別人的生活水準也提高。

不管是不是慈善家,哪怕是一般普羅大眾,也都可以做到的。如同不要等有時間才讀書,有錢了才做好事,那就真的一輩子沒有做好事的時候。讀書是一種心態,做好事更是一件隨時都可以做的事。

主持人:有一句話說,把你的燈提高一點,可以照亮更多的人,哪怕是很小的善行,勿以善小而不為。若我們有空,為孩子準備便當時多準備一份兩份,給同班同學當營養午餐,或者是我們可以認養非洲的小孩。就像你說的,心裡會覺得很開心、很踏實、很平安,施比受更有福,你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給社會上更多的溫暖。總之,雖然我們很窮,但還是有力量可以幫助更需要的人。

三、人道考量 加州搶搭安樂死行列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加州最近剛簽署安樂死合法化法案,而台灣到目前為止都無法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理由,讓安樂死可以在加州合法化?而美國各州對於安樂死的看法以及目前的進度為何,請劉屏分析一下。

劉屏:加州是美國第5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州。之所以備受矚目,主要是因為其它4個州如佛蒙特、蒙大拿州都是地廣人稀,而奧勒岡、華盛頓州雖然人口稍多,但都不像加州一樣,有接近一個國家規模的幾千萬人口,因此加州很多的政策都會特別引人注目。而且加州州長布朗(Jerry Brown)年輕時想當神父,宗教信仰在他的生活中佔有很重的比例,因此他同意安樂死也就格外受到矚目。

【安樂死為人道考慮】
但為什麼他和加州議會會通過這個法案,而多數州民也表示支持,原因就是考慮到那些患有不治絕症,而且在療程中受盡折磨的病患,若從一個比較人道的角度出發,在條件很嚴謹的狀況下,應該給予其安樂死的機會。

該法案規定,必須在當事人神智清醒且擁有醫生證明,同時還有其他證人在場,才能實施安樂死。其中一位證人還不能是當事人的親人,以避免親屬之間串通。除此之外,對於那些心智不全的病患,尤其是憂鬱症病患,比較容易有自殺的念頭,也不能給予安樂死。

【變相謀殺的疑慮】
問:這讓我想到,在台灣推動臨終人道關懷的人,大部分也是神父和修女,他們希望不要浪費太多醫療資源給一些根本沒有希望治癒的病患,而且在過程中又死得很沒有尊嚴,無論是插管,還是電擊等等。我認為在我們飽受病痛折磨,而且幾乎沒有治癒機會的情況下,如果能夠讓自己選擇安樂死,其實也算是一個「善終」。

但這件事情始終存在著爭議,為什麼大眾對於安樂死這個議題,會擔心它形成一種變相的謀殺呢?

劉屏:對!所以也有很多醫護人員不願意這樣做,這也是為什麼在法律規定必須要有兩名以上的醫生在場,其中一位還必須是精神科醫生。必須確定當事人在心智上完全正常,而從醫療的角度上已經藥石罔效,且承受著極大痛苦的情況下,才能實施安樂死,以避免產生謀殺的嫌疑。

【醫學治癒的可能性】
而最引起爭議的部分,就是要如何確認病人「確實已經沒有了治癒的機會」。倘若醫學在短時間內取得重大突破,或者某一種藥物研發成功,讓當事人在最後關頭又能起死回生呢?事實上也有植物人從長期昏迷中甦醒的案例,考慮到這些,也是許多地方不願意實施安樂死的原因。

問:安樂死合法化不僅限於美國,包括最早合法化的荷蘭,以及比利時、瑞典、德國、奧地利和挪威等歐洲國家,請您也談談各國實施安樂死的進度和做法。

劉屏:記得早在1980年代,台灣媒體就有醫生因實施安樂死而被法院提起公訴、認為他謀殺病患的報導。但判決結果通常不會對醫生不利,只要他能夠證他的病患是完全出於自願,而安樂死對於病患而言,還是一個最好的結果。

荷蘭至今實施安樂死合法化也已經十幾年,而在比利時,即使是兒童病患也能進行安樂死,只要當事人的父母均在場,且當事人能確實瞭解何謂安樂死。

【安樂死漸為大眾接受】
值得注意的是,法國儘管還沒有通過安樂死合法化,但有高達96%的民調支持實施安樂死。而在某些國家如荷蘭,還有安樂死的服務隊,針對那些臥病在家奄奄一息的病患,提供安樂死的到府服務,以盡最大的努力,讓病患能有有尊嚴的離去。

問:曾聽聞一個案例,因各州法令不同,一名29歲罹患腦癌的加州女子為了取得「結束生命」的自主權,特地從加州搬往奧勒岡州,請問是否有這麼一回事?

劉屏:是的,這個案例顯然說明了她和她的家人均認為她的痛苦難以承受,而選擇安樂死則是最好的結果。美國很多州核發的駕照上都有駕照持有人的簽字,並註明持有人是否願意在死後把器官捐贈出來。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說明美國人對於生命或是生死的看法,有時候會更著重人生的意義,而非生命的氣息。

主持人:沒錯!您剛剛提到了一個重點,關於放棄臨終前無效治療的切結書,我也已經簽署了,您也是,我的先生更答應讓他的身體在死後用於大體解剖,做為醫學院的研究材料,我認為這是需要相當的勇氣。

這次我們談論這個話題,是希望能順便宣導兩件事,第一就是我們有資格決定讓自己在未來享有尊嚴地離開世界,而不是在痛苦之餘還浪費醫療資源。儘早簽下您的意願,並把這個希望告訴你的家人。

第二就是若您能在離世後將器官捐出,做為醫學研究用途,對人類的後代將有很大的意義。人生苦短,但我們卻可以將短暫的人生活得有意義,且在離開後還能遺愛人間。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