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心》過勞與打盹

施壽全 / 馬偕醫院醫師 2024/05/20 12:46 點閱 1143 次
晚上無法入睡或睡不好,擔心影響隔天工作,所以就服用安眠藥「助眠」的情形十分普遍。(網路截圖)
晚上無法入睡或睡不好,擔心影響隔天工作,所以就服用安眠藥「助眠」的情形十分普遍。(網路截圖)

每個人的日子,雖然都有工作與休息時間,但顯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該工作時就工作,該休息時就休息。工作時間延長,耽誤到休息,工作情緒留到休息時,以至於影響睡眠,然後再因睡眠品質不好,導致工作效率大打折扣,如此的惡性循環,是相當常見的現象。

睡不好怎麼助眠?

晚上無法入睡或睡不好,擔心影響隔天工作,所以就服用安眠藥「助眠」的情形十分普遍。安眠藥種類繁多,許多抗焦慮但有「嗜睡」副作用的藥,也被用來助眠,但光是一種最知名的安眠藥,依據統計,台灣每年用量就超過一億粒;單個藥品用量就接近台灣人口的五倍,可見「失眠」的盛行率,是如何的驚人。

引發工作與睡眠之間無法平衡的原因很多,有些人是因為做了其他不相干的事,影響了工作與睡眠,當然就是個人負責,但有些惡性循環起因於工作,簡單的說就是「過勞」。

過勞不只對於體力,還包括心神的承擔,所以影響睡眠與工作。睡眠靠藥物雖可幫忙,但有時也難免產生副作用,導致白天精神不濟,追究源頭還是因為工作。

白天打瞌睡效果佳

現在資訊傳播非常發達,偶然可見到媒體捕捉到某高官「頻頻點頭」的鏡頭,就引發許多人嘲諷與訕笑。或許有政治立場不同的人,一口就咬定,該高官是因前一天晚上與人打牌,白天才會「度孤」的,但就事論事,也可能真的是工作負荷過重造成。
但是有趣的是,睡眠不足時,趁有點空檔打個盹,時間雖然很短,卻可能獲得不成比例的充電效果。

另外就是一些公務人員,雖非高階,但民眾的期待就是不同。因此例如警察,也曾有在工作時間,被民眾拍到打盹的鏡頭而遭行政懲處的事件。論法論理,職責所在,工作輕忽,的確可能釀成大禍,處罰也勢在必行。
但若論情,如果打盹的人,並非因做了其他無關的事所致,那麼,曾受過「過勞」折磨的人,將心比心,也許會寄予無限的「同情」,就讓他們藉著短暫「神遊」來重獲體能,也不需太計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