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心》強勢的弱勢

施壽全 / 馬偕醫院醫師 2024/04/29 11:39 點閱 1435 次
從前的醫師的確比較強勢,但時代變了,醫師就會從原本的強勢,跌落成為在漫漫司法長路上遭受折磨的弱勢。(網路截圖)
從前的醫師的確比較強勢,但時代變了,醫師就會從原本的強勢,跌落成為在漫漫司法長路上遭受折磨的弱勢。(網路截圖)

個人或團體的思考或行為,能否稱得上「道德高尚」?判斷的指標很多,但一個最常見的標準是「照顧弱勢」。

強弱有時會顛倒

有些對象間的強弱,看起來很明顯,例如「男人與女人」、「富豪與窮人」、「軍官與士兵」等等,有些則未必形成強弱關係,或強弱關係有時會顛倒過來,例如「店員與顧客」、「醫師與病人」、「老師與學生」等等。

一般來說,強者擁有較多資源,願意幫助或保護弱者,當然是好事,但強者仗勢欺負弱者,也始終不曾間斷,只是文明畢竟一直在進步中。所以,如今女性的權力,顯然已與幾世紀前不可同日而語。而農民受不了官吏強徵賦稅,士兵遭軍官凌虐致死,終於引發革命暴動,推翻政府的事件,歷史斑斑可考。

從前的醫師的確比較強勢,可以要病人做這個做那個。但時代變了,不僅人權提升,資訊取得也很方便,這醫師說的,病人要從那醫師處再做確認並非難事。

醫師成了弱勢

而且,因為醫療有不確定風險,有些狀況醫師若未說清楚,或說了卻沒留下證據,或即使簽了同意書,而醫療處置結果若不如預期,調解不成,病家一狀告到官裡,有些法官「自由心證」解讀,醫師就會從原本的強勢,跌落成為在漫漫司法長路上遭受折磨的弱勢。

從前的老師確實比較威權,體罰學生更可說是常態。但時代變了,體罰已被禁止,老師為學生打成績,學生也可對老師評分,所以如今的老師雖還不至於「淪落」到要討好學生,但普遍都變得不想得罪學生,不想予以管教。

教育上,學生心智尚未成熟,豈能不好好引導?稍早前發生學生校園殺人事件,核心癥結就在於,弱勢的老師,放任強勢的學生不管。

大多數時候,人死為大,所以醫療糾紛中,若病人不幸過去,無法接受的家屬撒冥紙、抬棺抗議,不是新聞,但我們這個畸形的社會,卻出現一種讓人不可思議的現象,那就是,有人遭殺害了,殺人者當然一時成了眾矢之的的弱勢,只是短暫激情過去後,法律機制,就會找許多理由為加害者開脫,遭人唾棄的加害者,竟成了國家無所不用其極保護的強勢,還有天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