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ab%98%e5%8a%a0%e7%b4%a2%e6%88%b0%e7%88%ad%ef%bc%8c%e7%b5%82%e6%96%bc%e5%9c%a8%e4%bf%84%e7%be%85%e6%96%af%e7%9a%84%e8%aa%bf%e5%81%9c%e4%b8%8b%e8%90%bd%e5%b9%95%ef%bc%8c%e4%bd%86%e6%80%8e%e9%ba%bc%e6%a8%a3%e4%b9%9f%e6%8f%9b%e4%b8%8d%e5%9b%9e%e5%9c%a8%e6%88%b0%e5%a0%b4%e4%b8%8a%e7%8a%a7%e7%89%b2%e7%9a%84%e6%80%a7%e5%91%bd%e3%80%82(photo_by_twitter)

俄羅斯調停納卡停火 兩亞領土尷尬難解(2020111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11/11 19:29 點閱 5914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郭淑鳳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終於停火了,中間人就是之前我們談過的俄羅斯,他本來就該為整件事情負責,只是出手的時間晚了一點。這背後確實有非常多的內幕,對亞美尼亞也非常難堪。我們請嚴老師分析一下。

嚴震生:上次介紹亞美尼亞的時候,就特別提到跟亞塞拜然之間的矛盾。這兩個國家的領土實在是有點怪,亞美尼亞有一塊在亞塞拜然當中,很多亞美尼亞人居住的地方,叫納卡(Nagorno-Karabakh)。上次也講過,這個叫「飛地」。但是對於亞塞拜然來講,怎麼會有這麼多外人在我領土中,管理上也是一個問題。

同樣的,亞塞拜然也有一塊「飛地」在亞美尼亞的西邊,也不跟他的領土接壤。譬如西柏林,以前屬於西德,但是根本就被東德圍在中間,靠一條高速公路進去,西柏林就非常孤單的在那裡。所以這次亞美尼亞就鼓動納卡,希望雖然在歸屬上屬於亞塞拜然,但是他們有某種程度的掌控權。

他們可能希望這塊地,百分之90都是亞美尼亞人,能夠回歸。這又不跟你的領土接壤,不是很尷尬?兩亞因此起了一些衝突。

亞塞拜然有土靠山

亞美尼亞過去跟土耳其有矛盾,因為亞美尼亞是基督教的國家,在105年前、1915年的時候,曾經被土耳其大屠殺過一百萬人。所以土耳其認為亞塞拜然這個穆斯林國家是我的好朋友,土耳其一定會支持亞塞拜然。

如果土耳其支持亞塞拜然,亞美尼亞覺得機會不大,是不是可以請俄羅斯來支持?其實俄羅斯跟亞美尼亞關係不錯,可是俄羅斯跟亞塞拜然也還好,所以普丁沒有那麼快出手。結果在軍事戰爭方面(亞美尼亞戰敗),最主要是,納卡跟亞美尼亞本土是分隔的,要靠一個軍事走廊進出。

當第二大城舒沙被拿下來之後,亞美尼亞現在只剩一條小小的山路,要補給非常困難,只能承認失敗。接下來就是要談和平,希望這裡頭的人不會受到傷害、報復。到最後就是俄羅斯出來說,好,我來派個維和部隊吧,我來調停,讓我來幫忙,確定未來衝突不會發生。

這是目前俄羅斯扮演的角色,土耳其當然很開心,因為如果亞美尼亞贏了這一戰,可能氣勢上來,又去鬧土耳其,因為土耳其境內還有亞美尼亞人,到時候搞一個「大亞美尼亞」。像索馬利亞,有很多索馬利亞人在肯亞,在衣索比亞,他說,那我們要搞個大索馬利亞。

現在看起來,亞塞拜然靠著無人機的優勢等等,最終在軍事上面確實是勝利了。勝利之後等於亞美尼亞也含淚妥協。亞美尼亞奮勇一戰,結果沒有達到目的,但至少不會面臨到種族滅絕,因為俄羅斯老大哥出手了。

俄最後出手調停

問:剛剛嚴老師特別提到,普丁到最後才出手,而且他出手就提供了一個維和部隊,讓亞美尼亞人不會受到報復。那麼回過頭來痛定思痛,是不是一個不必要又莫須有的戰爭呢?

嚴震生:這很尷尬,我上一次也提過,亞美尼亞的西邊有一塊亞塞拜然的飛地,那裡屬於亞塞拜然。可不可以作個領土交換?問題是亞塞拜然為什麼要跟你交換。他說,前蘇聯,或者是現在的俄羅斯已經把這個納卡地方的行政管轄權給了我,這是我擁有主權的地方,只是現在因為你裡頭的人多,所以暫時都是你在管。

俄羅斯派個維和部隊,就好像我去非洲,大部分非洲的衝突都是內戰,偶爾國與國之間也會有一些衝突矛盾。例如南蘇丹,從蘇丹獨立之後,他的邊界有一些衝突,所以有一些維和部隊。維和部隊通常是雙方同意的,這次看起來,亞塞拜然也同意。

雖然我今天佔了上風,可是你蘇聯老大哥要進來,我就接受你,讓你來做一個維和部隊,至少就是我已經勝利了,我保住了我的納卡地區。雖然人還是亞美尼亞人,也沒改變什麼,但是至少在主權上面,不會受到再大的挑戰,俄羅斯也承認這一點。

至於亞美尼亞,不能說是以卵擊石,這麼英勇奮戰的結果,實力還是有些差距。你就要想一想,還要不要再做這樣的舉動。我覺得這是每個想要獲得獨立也好、獲得國家承認也好,或者拿回一些領土所要思考的事。

問: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十足地把握,奮力出戰,也是灰頭土臉?

可考慮向芬蘭學習

嚴震生:還是用我最熟的例子,芬蘭。其實在獨立的時候,芬蘭有很多土地是被俄羅斯一塊塊切掉的,在東邊。他後來認了,因為他發現,在1939年二次大戰的時候,他站在德國這一邊,結果被俄羅斯進去打了一下,失去更多領土。所以他以後就願意領土少了一點。但是跟俄羅斯簽訂和平協議,而且是友好協定,這蠻羞辱的,但是他就保住了他的(和平)。

經過了冷戰這麼長的時間,芬蘭,因為他是少數不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結盟,跟俄羅斯保持中立關係的國家,以後跟當年的蘇聯進行經貿來往,賺了好多錢。所以芬蘭就從北約比瑞典、比挪威更落後的國家,現在變成大家要學芬蘭經驗,等於在那40年當中,他賺了好多利益。

芬蘭從總統、總理到新聞媒體到一般老百姓都假裝跟俄羅斯好,但心裡很多不滿,但他們忍得住這口氣,就賺了一堆錢,像Nokia這些品牌慢慢就起來了。所以,芬蘭是一個非常務實的國家,他從歷史當中學到經驗,就是我去挑戰這個沒有意義,還不如改善我的人民生活。

亞美尼亞現在看起來,不是挑戰土耳其,而是挑戰亞塞拜然,但是土耳其當然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情形,所以土耳其支持亞塞拜然,你大概就知道今天這口氣可能要吞下去,國際現實可能就是沒有辦法。

問:所以歸納嚴老師的說法,第一個還是要認識自己,有沒有實力去做這件事情。如果亞美尼亞真的藉這次的教訓認清楚,當然也不錯。但是從國際正義來看,究竟整件事應該怎樣做個了斷,難道等到有一天,亞美尼亞實力強了,再來一趟嗎?你覺得怎麼樣才是塵埃落定的做法?

嚴震生:所以我才會提出領土交換,當然這不太可能。可是你亞美尼亞人在納卡地區,未來你要怎麼跟亞塞拜然互動?你說,我是少數族裔,我的宗教信仰,語言族群都不一樣,但是你住在那裡,主權歸屬亞塞拜然,你該怎麼自處?這就是非常尷尬的部分。

納卡地區如果獨立,搞不好亞美尼亞也不敢要他了。納卡就要學習,他和亞美尼亞中間還是隔開的,北愛爾蘭跟愛爾蘭中間只有邊界,他都沒辦法做到了。所以你要從這個角度去想,到最後,你可能就在這裡好好做,甚至可以選出當地的人,有代表性的,可以保護我的利益。

我再舉個例子,瑞典人、瑞典也輸掉了一小部分的土地給芬蘭。那芬蘭裡頭大概有百分之6的瑞典人、還有一個瑞典人的政黨。他們也不會想說,我今天要把芬蘭的這一部分再合併到瑞典,沒有。我就是爭取我的這個族群的利益就好了。

主持人:總之歷史也好,地理也好,還有文化也好,久而久之大概也只有認了。不然的話,血緣歸血緣、文化歸文化,到最後也是兩回事。謝謝嚴老師跟我們分析的這麼透澈跟深入,我們今天節目就進行到這裡。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