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a8%e5%85%a8%e7%90%83%e9%97%9c%e6%b3%a8%e7%be%8e%e5%9c%8b%e5%a4%a7%e9%81%b8%e7%9a%84%e5%90%8c%e6%99%82%ef%bc%8c%e9%9d%9e%e6%b4%b2%e4%b9%9f%e6%9c%89%e5%a4%9a%e5%80%8b%e5%9c%8b%e5%ae%b6%e6%ad%a3%e8%88%89%e8%a1%8c%e9%81%b8%e8%88%89%ef%bc%8c%e4%bd%86%e4%bf%ae%e6%86%b2%e5%bb%b6%e9%95%b7%e4%bb%bb%e6%9c%9f%e3%80%81%e7%a8%ae%e6%97%8f%e7%ad%89%ef%bc%8c%e4%b9%9f%e6%88%90%e4%ba%86%e6%b0%91%e4%b8%bb%e4%b8%8d%e6%98%93%e7%9a%84%e5%8e%9f%e5%9b%a0%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各國修憲延任成常態 非洲政治新人難出頭(20201028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10/28 18:49 點閱 61444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近期除了美國在大選以外,其實非洲有好幾個國家也在進行總統選舉,幾內亞已經選完了、坦尚尼亞正在選,象牙海岸10月底將要選, 雖然非洲離我們很遠,但是我們也樂見非洲舉辦選舉,畢竟是民主的盛事。但是非洲有些國家,民主的結構不是很穩固,以致於選完後發生暴動,像是幾內亞。請嚴老師分析,這幾個國家的總統選舉,展現什麼樣不同的型態?

修憲延長任期

嚴震生:非洲在90年代開始民主化後,就有兩個走向,有些國家順利走向民主政體,像是迦納、貝南、我國前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馬拉威,這些國家在走向民主化後,都經過政黨輪替,所以國內的政治體系也趨於穩定。

但是也有國家當時並沒有立即展開民主化,後續想轉型民主政體時,常發生總統已經做了兩任,卻又想做第三任,所以就逕自修憲更改任期。

而象牙海岸的情況更妙,1960年獨立後到1990年代初期,非洲國家的民主化浪潮時,象牙海岸的政權穩定、一黨獨大,結果老總統過世後,就發生軍事政變、內戰,現在好不容易穩定了,2010年選出了總統瓦塔拉,做完兩任後理應要下台,但他也修改憲法要選第三任。

象牙海岸老年組競爭

但他後來又決定不選,由總理柯利巴里擔任執政黨的候選人,柯利巴里卻不幸在今年8月過世,怎麼辦?只好再把總統瓦塔拉找來再選第三任,因此引發很多爭議。

而這次跟瓦塔拉競爭總統位子的是1990年代被軍事政變給算是推翻的前任總統貝迪,前者78歲、後者已經86歲了,大家都認為美國大選川普、拜登太老,那非洲這個不就是超級老嗎?

再看到幾內亞總統孔戴,也是民主選舉選出來的,理應尊重民主制度,結果他也是修改了憲法,現在也要選第三任,大家都認為他選第三任是不對的。現在幾內亞已經選完,中選會公布結果由現任總統孔戴以56%的得票數勝選,但反對黨的候選人狄亞洛不滿表示,根據他們陣營的人統計應該拿到53%的票數,中選會的票數有誤。

所以現在幾內亞境內有很多的抗爭,那到底該怎麼樣來看幾內亞的選舉結果?是不是就尊重中選會所公布的數據?這都是問題。

幾內亞觀選團無異議

我自己過去曾到非洲觀察過他們的總統選舉,請國際觀選團來看,這個選舉是不是公開、公正、跟透明,如果有做到這些,那我們國際觀選團就算是在幫這個國家背書。而這次的國際觀選團對幾內亞的選舉,並沒有提出異議,認為可以接受。

因此反對黨感到非常不滿,再加上孔戴這次已經是第三任,所以就引發很多的想像空間,很多不滿的群眾也紛紛上街抗議,我們目前仍不知道西非經濟共同體以及非洲聯盟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另外就是坦尚尼亞的選舉爭議,坦尚尼亞從1966年獨立之後,一直是一黨獨大,前面20幾年由尼雷爾擔任總統,雖然是一黨獨大,但是屬於比較軟性的威權,走社會主義路線,他也跟著人民一起過窮苦的日子,所以大家都沒有怨言。

坦尚尼亞一黨獨大

後來坦尚尼亞因為欠債很多,就接受了IMF的意見,開始走向市場經濟,但就是從沒政黨輪替過,從1985年後,每個總統大概都做兩任,而現任總統馬古富利是在2015年選出來,現在的狀況在於他要競選連任,照理來說一黨獨大應該是穩贏的,可是就有反對黨出來說他是權威、不民主等,引發騷動。

一黨獨大算不算民主國家?我覺得這是大家常有的迷思,一黨獨大但國內還是有開放其他政黨候選人參選,並不是不開放參選,如果選不過就說不民主,是有點太偏頗了。你看像日本自民黨執政的時候,大家也沒有說過日本不民主。印度也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是由國大黨執政,但他們到最後也都有經過輪替,所以一黨獨大並不是不民主。

坦尚尼亞過去我對他們評價比較高,但他目前在自由之家的評比大概只能算是部分民主,雖然現任的總統馬古富利是比較威權一些,但是坦尚尼亞長期就是非洲政權中最穩定的國家,所以我不認為選完會有抗爭。

流亡回國參選遭拒

象牙海岸這次的選舉候選人巴博,2002年到2010年流亡海外,現在要回來選總統,但政府不讓他選,把他排除在外,他的支持者就會認為,這次的選舉並不公平,為什麼他不能選?

比較有意思的是,象牙海岸現任總統瓦塔拉在90年代末期時要選總統時也被拒絕參選,原因是他出生在象牙海岸和布吉納法索的邊境,可能他的媽媽是布吉納法索人,因此他不是真象牙海岸人,不得參與選舉。有點像說,假設馬英九在香港出生,不能在台灣選總統的樣子。

所以現任總統瓦塔拉自己也曾被排擠過,結果現在也不讓別人來選,就會看到權力確實會讓人腐化,但我認為瓦塔拉勝出的機會還是比較大,只是民眾有點兩極化,瓦塔拉是來自北方的穆斯林,而象牙海岸以前的總統很多都是來自南部的天主教徒,所以在這方面可能會有些衝突。

問:歸納嚴老師的分析,看起來幾內亞跟象牙海岸的選舉情況不是很穩定,幾內亞雖然已經選完了,但是衝突能不能夠平息,還是未知數,這中間當然都牽扯到總統2任期滿,又修憲想繼續連任,擴權修憲在非洲,真的是屢見不鮮。

嚴震生:所以我們也看到俄羅斯的普丁,大概從非洲學到蠻多的。(笑)

問:非洲看有一些共同組織,像是非洲聯盟、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這兩個國際性的組織能不能夠針對這3個國家總統選舉的混亂發揮一些功能?

非洲組織功能薄弱

嚴震生:我覺得通常都要等到事後才會有所動作,譬如說,過去肯亞發生的衝突以後,非洲聯盟才介入,也找了一些比較資深的政治人物,包括前南非總統、迦納前聯合國的秘書長來幫忙調停,但這都是事後才有行動。

因為在事前也阻止不了他,畢竟這屬於國家的內政,除了給予一些壓力之外,好像也其不太到作用。而且這幾個國家修憲已經通過了,所以好像也不能阻止他不能選。所以能做的就是呼籲非洲國家,總統任期2任期滿就要下台,不要再修憲延長任期,這是比較重要的。多灌輸非洲人民公民文化,應該要有一個確立的制度,不應該說改就改。

問:沒錯!這次象牙海岸的候選人中居然有一位86歲的老總統,為什麼在非洲的國家裡面,都是比較信任一些已經當過的人,請他們再出來選,而不是讓新人嘗試看看?像法國總統馬克宏只有40多歲,歐洲國家也有很年輕的女性也都當選領導者,為什麼非洲還是有「元老政治」的傾向?

政治新人難出頭

嚴震生:因為這些比較年長曾經擔任過要職的非洲政治人物,首先他認為自己有經驗,再來老百姓也比較熟識。在非洲有好多總統都是選了三、四次才選上的,等於說累積一定的知名度後,忽然執政黨可能大失人心,他就有機會上來了,就像煲湯一樣要慢慢熬,所以也導致不容易有新的政治人物出現。

像是奈及利亞現任總統布哈里,當年我去當觀察員時,他的得票率才10%左右,我就想說他還在堅持什麼?你看熬到後來,果真讓他選上了。非洲很多的反對黨領袖就是靠蹲點、慢慢蹲,選個幾次之後,總有機會輪到。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的候選人普遍年紀偏高,因為等到機會來的時候可能已經七、八十歲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