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80%8c%e9%80%99%e6%ac%a1%e9%a6%ac%e6%8b%89%e5%a8%81%e7%9a%84%e7%b8%bd%e7%b5%b1%e5%a4%a7%e9%81%b8%ef%bc%8c%e6%98%af%e9%96%8b%e5%a7%8b%e6%8a%95%e7%a5%a8%e6%99%82%e5%b0%b1%e5%87%ba%e7%8f%be%e5%95%8f%e9%a1%8c%ef%bc%8c%e6%9c%89%e4%ba%9b%e7%a5%a8%e7%ae%b1%e5%9c%a8%e7%a5%a8%e5%8b%99%e4%ba%ba%e5%93%a1%e6%8b%bf%e9%80%b2%e5%8e%bb%e5%89%8d%ef%bc%8c%e7%a5%a8%e6%a1%b6%e8%a3%a1%e5%b0%b1%e5%b7%b2%e7%b6%93%e6%9c%89%e7%a5%a8%e4%ba%86%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法院裁定大選無效 馬拉威總統重選意義非凡(20200205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2/09 08:44 點閱 58881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馬拉威總統大選在去年5月出爐,也因為選舉過程中疑似舞弊的手段,導致衝突一直延燒至今,人民上街抗爭,也遭到政府的血腥鎮壓鎮,最終訴諸法院裁決,馬拉威最高法院在本月3日宣布,總統大選的結果造成該國動盪,需要在5個月內重新投票,對此結果,民眾均額手稱慶。

這也是馬拉威最高法院第1次否決現有總統選舉的結果意義非凡。請嚴老師分析,關於馬拉威這個國家的政治局勢,以及總統大選為何要重新來過?

執政黨分裂

嚴震生:馬拉威去年5月的總統大選,現任總統穆薩里卡以38%的得票率,擊敗了過去長期執政的國會黨候選人查拉沃克,查拉沃克的得票率是35%,所以雙方之間僅僅差了3%而已,其中的關鍵在於穆薩里卡將原本的副總統齊里瑪開除黨籍,自己出來選總統,執政黨的分裂也是造成得票率接近的原因。

通常在非洲的選舉,多採取兩輪投票制,尤其是西非國家幾乎全部都是兩輪制,而所謂的兩輪投票制是,在第一輪投票中得到過半數選票的候選人即可當選,如果沒有候選人在第一輪投票中得到過半票數,則由得票最多的兩名候選人進入第二輪投票,第二輪投票中得票較多的候選人當選。

一輪投票制

但在南邊非洲的馬拉威採取一輪制投票,以相對多數的勝出方式,在非洲是比較罕見的,西非國家除了甘比亞之外,大概全部幾乎都是絕對多數的兩輪制,這兩種機制沒有誰好誰壞,但一輪投票制會讓大家有更多的想像空間,有時候一局定勝負時,一些可能原先較不被看好的候選人,突然選上了,這種驚奇常有。

但是以兩輪制來講,如果第一輪要競選連任的執政黨候選人稍微落後,他就會有所警覺,可能會運用權力等手段,進行作票舞弊的情形發生,像在過去辛巴威就有類似的情況。

總統大選舞弊事件

而這次馬拉威的總統大選,是開始投票時就出現問題,有些票箱在票務人員拿進去前,票桶裡就已經有票了,甚至還有多名證人爆料,發現大量遭塗改的選票,計票人員甚至將錯誤數據送往統計中心等,讓原獲連任的現任總統穆薩里卡臉上無光。

在這些選舉舞弊的事情曝光後,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抗議,且要求當時的國家選舉委會主席安薩下台。經過一連串的抗爭活動後,最終訴諸法院,原本大家都認為馬拉威的高等法院會不願受理,沒想到竟然接受了。

調查報告500頁

本來以為結果會在去年12月出爐,結果一直延宕,聽證會長達半年,直到今年2月終於宣判,說實話這個調查報告真的不簡單,總共有500頁這麼多,裡頭還有用修正液改過的選票照片。所以我認為罪證確鑿,這次的判決即便是再上訴,大概也不會有任何的懸念。

問:請嚴老師分享一下您到非洲國家的觀選的經驗?

嚴震生:我曾經親自去觀察過許多非洲國家的民主選舉,通常看3個基本的要件,第一個自由(FREE),去投票時不會受到任何的限制或障礙。舉例來說,若原本在台北的市民,政府臨時將各戶籍地的投票地點改到較遠的地方,那就可能會減少人民的投票意願,

第二個,公平(FARE),就是在選舉期間是不是很公平,原本執政黨尋求連任的候選人,會不會運用本身執政的力量,進行不公平的選戰。第三個,叫做透明,最後在計票的時候,應該要開放現場讓民眾在場監督,且要唱名選票,這三種條件達成才是一場完整的選舉。

往事再度上演

其實馬拉威近20年來的政治很有意思,現任總統穆薩里卡的哥哥是前一任的總統,他哥哥當總統的時候,台灣跟他們還有邦交,然後他哥哥在任內的時候,也跟他的女性副總統班達關係鬧得很僵,最後他哥哥把副總統班達開除黨籍,想要把她副總統的職位一併取消,但是最後礙於法律規定,民選的副總統不能取消,只開除黨籍。

結果沒想到穆薩里卡的哥哥在任內過世,女副總統班達直接遞補上任成了馬拉威的總統,當時穆薩里卡就覺得本來他應該是繼承人,就投入馬拉威2014年的總統大選,贏得了馬拉威人民的支持,成為總統。

所以現在的狀況跟當時極為類似,穆薩里卡的副總統齊里瑪現在也被他開除黨籍,要取消副總統的職位,而兩人之間會鬧不合的原因在於,副總統齊里瑪認為現在執政黨貪腐得很嚴重,因此他常對馬拉威政府批判得很兇,造成兩人之間的矛盾加深。

妥協並不是好事

我覺得穆薩里卡已經80歲,年紀已經不小了,我想他這次再選估計也不會贏了,因為畢竟罪證確鑿了,但是要在150天內一定要完成新的總統選舉,這在非洲真的非常少見,過去也有發生爭議的辛巴威、肯亞,都是總統不肯下台,最終由外國勢力介入,透過修改憲法,將反對黨候選人變成總理,但這種妥協我覺得並不是一件好事,這等於在是搓湯圓。

所以這一馬拉威法院的判決,對非洲的民主來講是一件好事,候選人若有作弊的行為贏得選舉,人民沒有理由要接受選舉結果。

問:但是現任總統穆薩里卡願意接受法院這樣的判決嗎?他真的默認自己有選舉舞弊的行為嗎?

舞弊在非洲常見

嚴震生:他當然是會把責任推給選舉委員會,大家通常認為中選會都應保持獨立客觀,但中選會的主席都由總統任命,所以你叫他維持中立很難,我過去曾實地觀察過奈及利亞的選舉,結果在開票的時候,原本在甲棟樓開票,我們就在這觀看,後來突然說換再乙棟樓開票了,我們急忙趕過去後,又說改回原地點,結果回去的時候已經開完了。

這中間發生的事情,大家可想而知,所以這次馬拉威的示威,一個是抗議總統穆薩里卡,另一個就是抗議選舉委員會是否有協助作弊。所以不要以為選舉委員會一定不會作弊。

宗教的力量

最主要馬拉威這5個高等法院的法官同意來審理這次的案件,我覺得真的不容易,法院的獨立性讓人佩服。另外,當然就是過去馬拉威能夠從一黨獨大、個人獨裁慢慢變成多黨政治,也和他們的教會有關,無論是天主教會、基督教會,甚至他們還有穆斯林的領導人。

跨宗派對民主的要求,給政治人物的壓力是滿大的,所以公民社會的力量還是很強大的,所以最高法院的法官才有這個勇氣來處理這個問題。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