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8f%be%e5%9c%a8%e6%9c%80%e6%96%b0%e7%9a%84%e7%99%bc%e5%b1%95%e6%98%af%e9%a6%99%e6%b8%af%e9%ab%98%e7%ad%89%e6%b3%95%e9%99%a2%e8%a3%81%e5%ae%9a%e3%80%8a%e7%a6%81%e8%92%99%e9%9d%a2%e6%b3%95%e3%80%8b%e7%ab%8b%e6%b3%95%e6%96%b9%e5%bc%8f%e9%81%95%e6%86%b2%ef%bc%8c%e9%81%ad%e5%88%b0%e4%ba%ba%e5%a4%a7%e5%bc%b7%e7%a1%ac%e5%90%a6%e6%b1%ba%ef%bc%8c%e9%82%84%e6%94%be%e8%a9%b1%e7%a8%b1%e5%8f%aa%e6%9c%89%e4%ba%ba%e5%a4%a7%e6%89%8d%e6%9c%89%e6%ac%8a%e5%88%a4%e6%96%b7%e6%b3%95%e5%be%8b%e6%98%af%e5%90%a6%e9%81%95%e6%86%b2%e3%80%82(photo_by_youtube)

香港抗爭近尾聲 議會選舉成指標(20191120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1/20 18:39 點閱 15861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最近進入另一個境界,警方大規模進到校園裡面鎮壓逮捕,警察及學生雙方徹底撕破臉。國際社會也越來越關注香港的運動,到底該如何收場?中共官方如何去看待;反中人士又怎麼看?請嚴老師幫我們分析。

凸顯司法獨立性

嚴震生:現在最新的發展是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立法方式違憲,卻遭到人大強硬否決,還放話稱只有人大才有權判斷法律是否違憲。儘管受到中國施壓,香港高院依然做出判決,顯示出香港司法系統還有一絲獨立性。

如今臉部的辨識系統非常發達,每個角落都有監視器,香港政府想用蒙面法,讓抗爭的民眾沒有辦法帶著面具,藏匿身分去進行抗爭,會減少一些走上街頭抗爭的意願。但既然法院都說不合法,那表示蒙面是可以的,那未來還會不會有蒙面民眾上街抗爭?這是值得觀察的。

警、民消耗戰

而為何抗爭地點轉往理工大學,因為理工大學的地點靠近香港到九龍之間的隧道,抗爭民眾佔領這個地方是戰略的考量,希望能夠做到封鎖交通,但現在看起來,
他們被香港的港警團團包圍。

香港警察現在就是採取消耗戰,先包圍縮小你的活動範圍,切斷與外界的聯繫,以確認沒有任何人可以逃離校園。學生及民眾在理工大學裡頭,也試圖做出回擊,製作一些土製的武器,但校園裡的資源相對有限,在與外界無法取得聯繫的情況下,食物、水、民生必需品以及醫療用品總會有用盡的一天。

最近幾天警方跟學生僵持不下,有看到很多教授進去現場要保護學生,甚至校長出面跟警方溝通,希望事件能夠和平落幕。但是即使整個事件和平落幕了,大概也很難制止這些年輕的學子持續跟政府對抗。

落幕後的問題

大家都在猜想,香港以後會不會演變成北愛爾蘭的情況,不斷有暴力事件產生、恐怖攻擊頻傳等,未來港府官員們的安全是不是都需要有特殊的考量,這些衍伸的後續問題,有待香港政府去解決。

另一個比較值得注意的發展,就是動亂造成許多大學宣布學期結束,到明年一月才開學。但經歷過這一切,就算開學了,學生還有心上課嗎?如果有同學遭到逮捕,坐在課堂裡上課,他真的聽得進去嗎?所有心思是不是都還停留在過去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會不會就此導致香港的大學整個學術水平受到打擊?因為好的學生可能不敢再回來了,像是聽說有100多位台灣學生因為事件爆發,都要回台灣唸書了,還有些大陸的學生回大陸去了,還有一些學生家裡條件允許,就直接轉到美國、英國去讀書,香港的高等教育可能會因此出現斷層。

問:謝謝嚴老師的說明,現在大家除了關心這件事情怎麼善後,也很關心月底香港的議會選舉是否還會持續?在經歷這一連串的風波,普遍都認為,中共方面
會想盡辦法去阻撓,延期選舉或甚至停辦,因為辦了對他們不利?

落實一國兩制

嚴震生:我認為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角度來看,是肯定要辦的,反正一定不會贏,不會贏的選舉你再延也還是輸,寧可讓民眾有個發洩的管道。也可以藉此讓自己有個台階可以下,至少在這一次在香港體制內的議會選舉,表現得好一些,對於這些憤怒的民眾來講,也有些許安撫的作用,所以我認為還是要辦比較合適。

最近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說了一番話很有意思,他說香港人要思考,你就是「一國」,而北京要考慮的則是「兩制」,北京要尊重你跟香港雙方之間不同的制度。地方選舉的制度在大陸是沒有的,之前大陸開放農村的村長選舉,大家普遍認為會從農村的選舉慢慢開放地方省、市的選舉,但接下來卻毫無音訊。

但是香港的情況不同,二者之間存在制度上的差異,香港人民希望立法會在未來能夠全面落實普選,那中共也要尊重香港的制度,循序漸進的做出一些讓步。否則一國兩制就僅口頭上承諾而已。

問:在我個人看來,如果這次理工大學事情落幕後,說不定為了避免香港的民主運動越來越猖獗、越來越氾濫,可能會找個理由來停止這次的選舉?

情緒需要出口

嚴震生:如果選舉真的停辦,就坐實了北京政府在干涉香港的自治,讓香港民眾對於一國兩制的說法更顯懷疑、矛盾和誤解將會越來越深,轉變成中國在施壓香港。

對於國際的形象也不是好事,所以習近平應該要認真思考,絕對不能讓香港議會選舉取消,因為這樣子可以讓學生和民眾有一個抒發的管道。選舉之後,我相信學校到了明年一月,除了理工大學之外,要恢復上課並不是那麼難,讓學生回歸校園,總比現在抗爭的情況好。

問:從嚴老師的說法中,是認為抗爭已經要走到尾聲了嗎?

美國法案無濟於事

嚴震生:對的,因為現在被包圍的狀況下,能夠做的措施跟反擊都非常有限,我想抗爭到最後資源耗盡,真的沒辦法了,學生還是得由第三者居中協調,出來與警方對話談條件,看如何讓事情和平落幕,但相對來講,這些學生也會因此曝光。

最近美國參議院通過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說要保護、關心香港人權,可是在這個法裡頭,並沒有提到要保護這一次抗爭的學生,只有說2014年雨傘運動的那批學生可以不用擁用有良民證,就能到美國去讀書。

美國是否會再修改法案,同意讓這次抗爭的學生也能享有同樣權力?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觀察重點。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