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8e%ab%e6%8b%89%e9%9b%b7%e6%98%af%e7%8e%bb%e5%88%a9%e7%b6%ad%e4%ba%9e%e9%a6%96%e4%bd%8d%e5%8d%b0%e5%9c%b0%e5%ae%89%e4%ba%ba%e7%9a%84%e5%8e%9f%e4%bd%8f%e6%b0%91%e7%b8%bd%e7%b5%b1%ef%bc%8c%e5%b0%8d%e5%8e%9f%e4%bd%8f%e6%b0%91%e9%9d%9e%e5%b8%b8%e7%9a%84%e7%85%a7%e9%a1%a7%ef%bc%8c%e5%81%9a%e4%ba%86%e5%be%88%e5%a4%9a%e7%9a%84%e6%94%b9%e8%ae%8a%ef%bc%8c%e6%94%b9%e8%ae%8a%e8%b2%a7%e7%aa%ae%ef%bc%8c%e8%84%ab%e8%b2%a7%e7%9a%84%e4%ba%ba%e5%8f%a3%e5%a2%9e%e5%8a%a0%e5%be%88%e5%a4%9a%e3%80%82%e3%80%82(photo_by_%e4%b8%ad%e5%a4%ae%e7%a4%be)

玻利維亞原民總統 不敵軍方倒戈下台(20191113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1/14 08:54 點閱 14413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首先, 要和嚴老師討論玻利維亞的政情。玻利維亞剛經歷過總統大選,現任總統莫拉雷斯勝選,但遭到指控選舉不公,人民走向街頭,軍、警也倒戈,加入抗爭行列,莫拉雷斯被迫下台。這應該算得上是人民的勝利吧?請嚴老師幫我們分析。

頻繁的軍事政變

嚴震生:關於人民起義,軍、警就開始倒戈。過去在非洲也發生過,在布吉納法索、蘇丹、辛巴威等,都是執政三十年左右的獨裁者,在各方的壓力下,最後都下台了。

這次在玻利維亞的情況也類似,人民不斷的抗爭,但效益有限,最後在軍方的施壓下,總統才終於辭職。為什麼軍方能扮演如此關鍵的角色?玻利維亞在過去1980年代以前,就發生過十次的軍事政變,是全世界軍事政變最多的國家。

走向民主化後,雖然軍方已經不再發動政變,但有鑑於過往經驗,軍方仍有制衡的力量,莫拉雷斯會下台也是有將此納入考量。古巴、委內瑞拉的左派領導人認為這是政變,但大部分人認為人民起義才是主因,然後軍方是被迫做出選擇,不再捍衛莫拉雷斯的統治正當性。

拉美左派式微

現在最新的消息,莫拉雷斯透過 Twitter 證實將流亡墨西哥,並接受墨西哥政府的政治庇護。等於是宣告執政14年的政治生涯,畫下句點。

我們可以看到21世紀初拉丁美洲向左轉的領導人都凋零了,包括古巴的卡斯楚、委內瑞拉的查維茲、最近連巴西的魯拉,也陷入了政治風暴,被指控有貪腐的問題。拉美的左派勢力慢慢的式微。

對於莫拉雷斯的下台,還是令人蠻感慨的,他是玻利維亞首位印地安人的原住民總統。在2005年選舉上任後,修改過一次憲法,所以第一任不算,之後連任了2次,統治14年之久。

舞弊情節類似

原本這次他應該是不能再參選的,但他想修憲再延任,公民投票卻沒有通過,所以他壓迫憲法法庭出面解釋,不讓參選是剝奪公民權,才又繼續參選。

根據玻利維亞當前的兩階段選舉制,總統大選的第一階段投票中,除非有候選人「得票過半」;或者第一、第二名「得票率差距超過10%」以上者可直接當選。否則都必須進入第二階段投票,但弔詭的是,開票斷訊之前,莫拉雷斯與梅薩仍在個位數差距中糾纏,在開票直播重新連接後,莫拉雷斯的最終得票卻剛好比梅薩多出10.57%。

這就很像台灣50、60年代的時候,計票時突然停電,恢復電力後票數卻改變了,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平心而論,莫拉雷斯當初以首位原住民的總統當選,確實是讓玻利維亞人民十分振奮,他也對原住民非常的照顧,做了很多的改變,改變貧窮,脫貧的人口增加很多。

忘記初衷形象崩壞

但最後日子過得太奢華,新蓋的大樓裡頭有桑拿、泳池,頂樓還能停直升機,當初平民總統的形象完全崩壞。長期執政下,莫拉雷斯已經將自己當成了皇帝。

種種原因造成人民心灰意冷, 機會也給他了,但卻不珍惜,行為舉止越來越荒腔走板,是時候該下台了,所以人民紛紛走上街頭,而後衍生出後續我們所看的的暴動以及軍警倒戈等消息。

現在群龍無首的玻利維亞,我們就靜待,看看重新選舉後誰將再次領導玻利維亞人民向前。

問:首先,莫拉雷斯和對手梅薩,雙方票數非常的接近,而且是梅薩是經過一場停電才會落選,所以如果重選的話,梅薩機會是相當大的?

再選也是熟面孔

嚴震生:第1點是知名度,第2點是還他公道,所以梅薩應該會上來,但是我們看玻利維亞會有點感傷,在於梅薩也不是什麼新面孔,他過去就擔任過總統,所以很像在原地踏步,大家會期待能不能夠有新的人選出來,而不是只有這些政治人物。

著迷權力迷失自我

現在政治人物的賞味期都很短,所以你要是想要長期執政基本上很困難。莫拉雷斯的行為,就很像我長期研究的的非洲國家,非洲很多總統都是先修改憲法,修憲以後,前面的任期歸零不算,著迷於權力的滋味,感到不滿足。其實,玻利維亞經濟的狀況並沒有像厄瓜多、黎巴嫩這些國家來的這麼糟糕,但是我覺得政治人物還是要戒慎恐懼,不要因為權力迷失自我。

問:最後想請教嚴老師,現在玻利維亞幾乎是變成無政府的狀態,本應該接過「代理元首」職務的副總統、國會參議院院長、執政黨國會代表等「優先繼承者們」都紛紛請辭,軍方不知道要扶持誰,這樣的一個不確定性,對於玻利維亞會不會產生後遺症?

嚴震生:現在看起來,國會的副議長好像願意先接任,如果他接任了,就屬於過渡政府,這個過渡政府的功能就是暫時安定民心,然後馬上重新舉辦總統選舉,之後就等新政府上台。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