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7%9d%e6%99%ae%ef%bc%88%e5%be%8c%e4%b8%ad%ef%bc%89%e5%b0%b1%e5%83%8f%e4%b8%80%e5%80%8b%e5%85%a9%e3%80%81%e4%b8%89%e6%ad%b2%e6%84%9b%e9%ac%a7%e4%ba%8b%e7%9a%84%e5%b0%8f%e5%ad%a9%e4%b8%80%e6%a8%a3%ef%bc%8c%e9%9c%80%e8%a6%81%e4%b8%8d%e6%96%b7%e7%9a%84%e5%ae%89%e6%92%ab%e3%80%82%ef%bc%88photo_by_twitter%ef%bc%89

G7峰會結束 主談三大議題(20190829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9/01 16:16 點閱 97564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許雅筑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在法國西南部城市舉行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剛結束,想請嚴老師分析一下這次G7峰會有什麼樣的成果與亮點?

三大議題

嚴震生:第一個就是G7進行這一次的會議時,剛好發生了巴西亞馬遜森林大火,因為衝擊到人類生存的問題,法國又是巴黎協議(氣候協議)的一個宗主國,所以氣候變遷的議題絕對是非常重要的,馬克宏對此非常重視。

但美國總統川普並不支持國際間對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的共識,他認為,這只是科學家生出的假議題,讓美國的工業沒有競爭力等,使美國在這個議題上,沒辦法跟其他國際社會的領袖同步。

第二個是香港正在發生的事,G7當然也必須做出表態。他們表示希望中國大陸能尊重1984年跟英國達成的協議。但說實話,目前為止一國兩制還沒有真正的改變、大陸也沒有派解放軍進去,所以大陸也要求G7不要說三道四。

第三個就是因為這場會議由馬克宏主導,他總有一些比較出格的做法,他竟邀請了伊朗的外長到現場,讓場面相當尷尬。馬克宏請來伊朗的外長,當然是為了解決問題。

只是看起來美國還是堅持三樣事情,也是當時美國跟P5+1吧(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德國)達成的協議,就是伊朗不能發展核武。但川普認為這不夠,還要禁止伊朗發展飛彈並且停止支持中東其他地區的恐怖活動。

伊朗無法接受,才遭受美國制裁,並因此感到非常不滿,便想重啟核武。但重啟核武的計畫很可能會讓歐洲國家感到威脅,所以德、英、法都還是希望能跟伊朗達成協議。不過即使伊朗願意不再發展核武,德、英、法卻不能限制他們發展飛彈等,當中還有許多事情要協調。

川普基本上認為,他可以好好跟伊朗總統羅哈尼坐下來談,只是他對上述三個先決條件絕不願妥協。尤其川普永遠認為自己是談判高手,從他出的書到他上電視節目、實境秀所發表得言論,就能看得出來。

他一直認為,自己非常懂得談判,所以有可能會漫天喊價,表示三個先決條件伊朗都要做到他才能接受,只是結果會如何仍是未知。以上大概是川普在這次會議中碰到比較驚奇的部分。

川普遭孤立

另外,在討論氣候變遷會議的時候,川普被打臉。他說他不在場是為了跟德國總理梅克爾進行另外會談,但梅克爾明明也參與了該氣候變遷會議,導致川普馬上遭到馬克宏與媒體打臉。依美國媒體看來,川普在國際場合似乎愈來愈孤立,於是才會提出要把俄羅斯帶回來。

俄羅斯當年其實就是主辦國,當初準備在索契組織G8的時候,剛好因為烏克蘭跟克里米亞的事,G8其他國家都拒絕參加,之後當年的G8變G7,臨時改由德國主辦。

但我們都知道川普跟普丁是好朋友,川普才一直希望把俄羅斯找回來,但英、德、法等國都認為,要先把烏克蘭問題解決再談。若是明年的G7在美國舉辦,川普可能會直接邀請普丁來參加會議,雖然不一定是以會員國的身分參加,但至少會像今年埃及總統或伊朗外長那樣當來賓。問題是,普丁願意當一個來賓?

川普發言不當

其中最引發爭議的是,川普在會議上宣佈明年的G7可以到他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俱樂部舉行。美國人馬上表示這樣會有利益衝突的問題。但川普爭辯說,在美國的憲法裡頭,沒說做官的不能為自己加薪。

只是總統怎麼能夠在自己私人的俱樂部舉行國際會議?這樣是讓美國的納稅人付錢,肥了總統自己,這樣的言論連很多共和黨支持者都認為極其不妥。從此看來,G7衍生出很多川普不適任的情形,我覺得,這是此次會議中很有趣的一個觀察。

川普才該退出

問:歸納起來,幾個重點就是這一次的七大工業國集團的會議,裡面有幾個主要的議題:一是亞馬遜氣候變遷的議題,二是香港的議題,三是伊朗核協議的問題。我們也看見川普在G7中算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他高興就跟你開會,不高興就不接受協議,所以G7能討論出什麼成果,似乎都繫乎川普一個人。

我感覺,若G7變G6,把川普弄走了,可能全部問題就解決了,因為大家(六個國家)都會有共識。(嚴震生:川普就像一個三歲愛鬧事的小孩一樣,需要不斷的安撫。)簡單歸納川普態度,就是想把俄羅斯拉進工業國集團會議,但對全球變遷、伊朗的核協議等議題卻是半推半就。

香港問題

總之,大家都有共識的只有香港問題,卻受到北京的反駁,認為任何一個國家無權干涉他主權的問題。這件事情老師怎麼看?

嚴震生:我認為,如果直接聲明有效,那應該先去處理的是克里米亞的主權吧?我的意思是,還有很多地區的主權問題也要處理,像上次也提過印度的克什米爾的問題,也是印度完全不顧憲法就把克什米爾的自治權收回。

看香港現在的狀況,我認為還不至於到1984年中英協議中的一國兩制出現變化的情況。現在唯一的不同,就是當時沒有所謂的送中條款,而它可能會影響到香港的司法獨立。目前來看,香港政府說不送中了,但反對者認為應該要撤回。

G7未來定位

問:最後一個很短的問題,嚴老師你怎麼看G7未來的發展?

嚴震生:因為G7代表的主要是西方已開發的工業國,但世界經濟已出現新的一個局面,包括,金磚五國出現了,還有一些新興工業國,所以才會有G20的出現。G20未來可能會掌握主導權,對經濟的直接影響可能比G7更重要。

但是G7,畢竟是已開發的國家,他們可以扮演先鋒的角色,帶出議題的討論,以便未來在G20峰會上可以繼續,將巴西、印度、沙烏地、南非、印尼、韓國等其他大國的利益一同帶入討論。

所以我認為G7還是有存在的必要性。畢竟如果今天世界的經濟,特別是財政方面還是掌握在G7的時候手上,G7應該訂出遊戲規則讓其他國家可以好好遵循。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