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非裔眾議員 川普只為搏版面(2019073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8/07 11:40 點閱 172444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許雅筑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首先跟您請教一下,美國總統川普最近又講錯話了,他還是一天到晚口無遮攔,這次他批評的是非裔的聯邦眾議員康明斯的家鄉,也就是美國的馬里蘭州巴爾的摩。

以前他批評別人的國家,現在回來批評自己國家,而且還是離華府很近的地方。(嚴:不到一個鐘頭。)他說巴爾的摩是一個噁心跟老鼠盛行的爛地方,但講不好聽點,不管地方多爛也是川普在治理的地方,因為他是總統。

把一個國家治理成爛地方,於總統而言也是顏面無光吧。川普這樣一直不斷批評,到底是為了什麼?

川普沒資格批評

嚴震生:首先,康明斯是眾議院監督委員會的主席,他對川普的邊境政策常提出很多的批判,認為政策有許多非人道的地方,而且他在眾議院裡也算蠻資深,能做到主席,代表有一定的身份。

當然,巴爾的摩這城市跟過去我們所看到的一些美國大城市一樣是在沒落當中,譬如說底特律、匹茲堡,不過匹茲堡在鋼鐵工業沒落之後,也重新站起來過;而底特律自從汽車工業受到打擊後,現在還在努力當中。

巴爾的摩,像主持人所說的,就是離華盛頓很近的一個海島,如果川普想要關心,應該很容易就可以去看一看,也能提出一些政策或建議,無論是請市政府或馬里蘭的州政府都可以,但他卻直接批判當地選出來的眾議員康明斯。

尤其康明斯其實是一位蠻受尊重的議員,而他所在的巴爾的摩這選區,是一個比較富足的黑人區,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地方。

種族歧視字眼

所以今天川普等於是一竿子打進巴爾的摩,把他們說成是非常噁心骯髒的地方,且老鼠橫行,「infested」這個字指的是「老鼠橫行」,是二次大戰希特勒用來形容猶太人到處充斥之地。

川普用了一個讓人認為絕對是種族歧視、非常關鍵的字眼,甚至是會讓一些比較右派的人,聽到的這個詞就會頗有同感,這是川普引起的最大爭議。

認同政治

但川普的所作所為不僅止於此。剛好在這件事發生之後,巴爾的摩有一個機會請了民主黨的民權領袖之一、浸信會牧師夏普頓(Al Sharpton)來參加會議,夏普頓作為一個民權運動的良心也好,或是作為黑人的領袖也好,當然要對川普作出譴責。

結果,川普回頭攻擊夏普頓是一個騙子。而夏普頓回應,假如我是騙子,那我應該會在川普的內閣裡,因為他的內閣裡頭全是騙子,雙方不斷互相口水攻擊。

我認為今年川普在在這件事上沒完沒了,等於在搞「認同政治」,且在分裂美國。我們知道過去台灣也一直有「認同政治」,但至少現在台灣的兩黨的爭議是跟中國的關係,而不再關乎族群了。

如今在台灣也很少人會再去提「外省豬滾回去」這樣的話,所以我們在這方面似乎又比美國進步些。

鞏固選舉基本盤

先前說過,川普曾叫四位少數族裔的女性議員滾回他們的國家,川普用的這些語言都是右翼極端民族主義者最熟悉的語言。

大家認為他是在鞏固基本盤,當他對馬里蘭、巴爾的摩這地方進行攻擊時,我相信很多比較保守的中、西部州並不會受到影響。而馬里蘭州本來就是民主黨非常強的州,川普根本沒機會贏,所以既然一定是輸,就乾脆加碼罵一罵。

下一次你或許就能看到他罵加州了。上述都是他當選機會不大的州,但他會不會去罵密西根或威斯康辛州,我覺得就值得懷疑。

問:我想問一下嚴老師,他所罵的是馬里蘭州髒亂,但為什麼會被解釋成種族攻擊?是因為康明斯是非裔才受攻擊嗎?那如果這樣說,同是非裔的歐巴馬都已經當了總統不是嗎?

康明斯黑人身份招攻擊

嚴震生:若說川普攻擊的是巴爾的摩這個地區,那康明斯也不是市長,但回頭去想,假使當年歐巴馬去攻擊一些美國西部的鄉下地區很落後、有很多的槍枝暴力、鼠輩橫行,如果這樣講白人的城市,歐巴馬一定馬上被轟下台。

但今天川普明著就是針對康明斯是黑人才敢這樣講。而我們知道黑人常常在集中在城市,因為城市工作機會多,所以看到底特律、巴爾的摩、費城,甚至是匹茲堡這些地方,還有即使是在西部的城市,譬如說洛杉磯、西雅圖等都出過黑人市長,就知道民主黨勢力較強或黑人多一點的地區,黑人是有機會當上行政首長。

只是想博注意

那巴爾的摩今天被川普來攻擊,大家就會問川普,你為巴爾的摩做了什麼?就好比我們的總統對於國民黨執政的縣市不滿,就去罵新北市,說他們現在很糟糕、很爛,那大家就問新北市,那中央對新北市的待遇是不是跟其他綠營執政的縣市是一樣?

我覺得川普去指責康明斯他做了這麼久的議員,選區卻還很落後,就是他的錯。就好像我們說台北市的東區發展的還不錯,但大同區等區域卻很落後,就開始攻擊大同區選出來的立法委員是一樣的。

因為大同區立法委員又能夠做什麼?所以川普說的這些「老鼠橫行」、「滾回你們的國家」等一般在電影裡才會聽到的話,都是極端愛國主義者的用詞。有些美國人說,川普是因為這兩天美國民主黨又要進行辯論,怕失去鎂光燈的焦點,才會不斷發推特文。

牧師夏普頓講的一句話就非常簡單:「川普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孩子就要不斷的鬧事,所以最好的方式可能還是不理他吧。

共和黨反應

很奇怪的是,為什麼共和黨都沒有出來譴責他?其實馬里蘭州州長剛好屬於共和黨,雖然這個州很藍(民主黨的州),但選出了一位共和黨州長,他認為川普講話非常不公平,並進行譴責。

另外,過去康明斯捍衛過一位馬里蘭州的共和黨的眾議員,說他不是一個愛國主義或種族主義者,現在康明斯被攻擊,他也應該出面捍衛康明斯。他大概也受到一些壓力,這次便出來捍衛康明斯。

所以我認為還是要回到國會、政黨之間的一些基本禮貌。好比是英國在梅伊首相下台之前的最後一次辯論,我們都知道英國國會很小,他們有一個首相跟反對黨領袖,最後辯論的機會雖然也具有一些攻擊性,但卻很幽默,展現風度。整個過程中,美國真的還是該跟英國學一學,什麼叫做民主。

問:我看到一些分析人士強調,川普這麼做,基本上還是想獲得支持他的人的掌聲,而且明年選舉的時候,他似乎會說出更有強烈種族分裂性的話。他藉這樣做獲得選票,看來他的目的並非要得到對手對他的尊敬,而是對手愈恨他,他就愈能夠累積知名度,是這樣嗎?

攻擊目標區域

嚴震生:我覺得川普當然是為了鞏固基本盤,他選的地方也不太一樣,他攻擊很多自由派的地區,但他大概不會去攻擊五五波選區的少數族群,免得對他的選舉不利。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的分析,這些事如果從選戰的策略來理解,可能較容易明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