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伊大選落敗 「硬脫歐」恐不成(20170615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11/19 09:32 點閱 13386 次
梅伊在國會大選前民調還維持領先,選後結果卻仍未過半,現在國家局勢飄搖不定、沒有方向。(photo by youtube截圖)
梅伊在國會大選前民調還維持領先,選後結果卻仍未過半,現在國家局勢飄搖不定、沒有方向。(photo by youtube截圖)

二、梅伊大選落敗 「硬脫歐」恐不成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英國大選之後,我們看見英國首相梅伊非常有自信的解散國會來大選,但這一步走錯、步步錯,媒體說她是自取其敗, 英國這次的大選看起來工黨把保守黨打敗了,而且梅伊面臨的處境非常危險,英國脫歐的日程是否會延後?

堅持硬脫歐 意外失選票

嚴震生:英國開始正式談判是在6 月20 日,也就是選舉結束10 天左右。當時梅伊解散國會,是因為她覺得國會中有一些「軟脫歐」的立場,她自己的立場是「硬脫歐」,就是跟歐盟劃清界線,包括經貿關係都沒有互相優惠。

梅伊當時認為,如果她在民意正高時解散國會,選出來的新國會也許席次會增加,就會有新的民意基礎,在對歐洲的談判上面態度就能強硬些, 所以當時梅伊自認會贏工黨的領導人柯賓約10 幾個百分點,預估可增加100 個席次。

結果選完之後反而減少了10 幾席, 原本保守派是些微的多數,卻變成少數了,少數之後就得跟北愛爾蘭的極端保守派– 民主統一黨聯盟,才能組成「聯合政府」。

但雙方都不信任對方的情況下,要組成聯合政府也很難,因為聯合政府基本上需要有一致的立場,必要時可以分一點席次,可是看起來北愛並不想這麼做,北愛提出要做議題上的結合,意即第一次有足夠的議員支持梅伊選上首相,可是當上首相之後,北愛並不會每個議題都支持。

梅伊變成一個非常脆弱的少數政府,萬一有些議題沒有過半,國會裡頭做一個不信任投票的時候,政府就垮台、就要重選了。

政府垮台時,通常可以請第二大黨來組黨,可是以工黨現在的席次,加上蘇格蘭的國家黨、威爾斯黨、自由民主黨,加起來都沒有辦法過半,也是需要北愛的民族統一黨,但是他們絕對不會和他們聯盟,最終的結果就是,再一次解散國會、重選,工黨現在已經決定要走這條路了。

現在我們看梅伊的狀況,大家會覺得:「為什麼會掉這麼快?」,兩個禮拜多前保守黨發了一個宣言,說要有財政紀律:「凡是居家照顧年長的人,財產超過台幣500 萬,就要自行支付全額費用。」,以台灣為例,任何一種房子都超過500 萬,這個政策馬上得罪了一群英國的老年人。

年輕人都投給工黨

工黨的柯賓有點像美國的桑德斯, 「婦人要加稅、大學免學費。」年輕人就開始支持他,這次選舉年輕人投票率變高,大部分的年輕人選擇支持工黨,年輕人覺得在歐盟裏頭有更多的工作機會。

而梅伊的立場是要「硬脫歐」,但選出來的結果卻從多數變成一個少數政府,梅伊的主張似乎被拒絕了、被選民唾棄了。那現在要怎麼談脫歐, 是否要往軟脫歐走,這是梅伊現在最大的挑戰。

問:所以現在歐盟若要跟英國談判, 就不知道要跟誰談判?

嚴震生:當然還是要跟梅伊談判, 因為她還是首相。保守黨雖然沒有過半,但它還是第一大黨。而且這次保守黨得票的比例是有提高的,提高的比例是來自「英國獨立黨」,獨立黨上次有10% 的選票,這次只剩1%、保守黨拿了5%,工黨上次得票率低,這次卻拿了9%,看起來工黨的氣勢有在提升,但我也不認為這是工黨的氣勢。

大家普遍認為,柯賓不是一個很好的候選人,可是看起來他還願意為政策辯護,他的立場非常左派,非常左的工黨幾乎很難執政,我們看到前幾任兩個工黨的首相,包括布萊爾及布朗,兩個都是屬於比較溫和派的,也就是所謂的第三條路線。

梅伊的下半年是續政關鍵

但因為選民太唾棄梅伊了,反而讓柯賓的得票率增加,但我認為已經到頂了。接下來要看梅伊有沒有智慧能夠撐過這半年,在議題上能不能結合北愛的政黨,在脫歐上面能夠改變立場讓大家能夠接受,看起來才會有繼續領導的機會,否則半年、一年後就會再有一次選舉,梅伊的首相的生涯大概就結束了。

問:結論是,這次大選的後遺症或是產生的影響是脫歐可能會延期嗎?

嚴震生:我覺得不會延,但可能會變「軟脫歐」,就是英國還會留在歐洲聯盟 (EU) 和另外一個自由貿易組織當中的 (EEA) 歐洲經濟區,而不會完全脫離歐洲。當然我們在這中間看到英國非常需要美國幫助,但川普現在已自顧不暇。

所以我們回頭來看覺得美、英兩個英語系國家,過去領導全國5-60 年, 從英國19 世紀開始,大約200 年了, 這兩個國家,現在看起來有式微的狀況,好像變成歐盟、中國,都比較勇於跟美國嗆聲,包括馬克宏在氣候變遷協議跟川普嗆聲,包括梅克爾更重視歐盟的關係,我覺得會不會代表英美主宰全球體系,因為他們內部的問題太多,反而影響力越來越小。

主持人:這倒是我們值得觀察的國際社會現象,從梅伊的落選中帶來的骨牌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