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全球反恐戰爭 進入新形式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8/18 10:53 點閱 2053 次

全球反恐戰爭,如同所有的戰爭,都必須結束。但現今戰爭未止,只是目標轉向伊斯蘭國,情勢將更為險峻,各國都必須嚴陣以待。

ISIL 所有占領行動,都在累積攻擊能量,藉由發動一次總攻擊,成功拿下巴格達。一方面向全球穆斯林證明哈里發國不是想望,而是真實存在,藉此號令伊斯蘭天下;另一方面則看準歐巴馬的「避戰」心理, 不會派遣地面部隊重返伊拉克。仇恨是巴格達迪帶領ISIL 四處點火的趨動力。

手段更為殘暴

相較於「基地」組織,ISIL 的手段更為殘暴,巴格達迪的野心比賓拉登更大,因此需要吸收更多好戰分子,守住占領地區,進一步藉哈里發之名, 鞏固「伊斯蘭國」。

其戰略意圖不僅在控制伊拉克和敘利亞,制霸阿拉伯世界, 據此建立一個從西亞、北非到高加索地區,橫跨歐亞大陸的伊斯蘭國度。ISIL 的激進意識型態,在歐美國家、印尼、印度都有追隨者,甚至要求中國穆斯林效忠,其危險性遠高於「基地」組織,並已突破區域界限,成為全球性的威脅。

美國為德不卒,小布希全球反恐戰爭未竟之業,中東成為恐怖勢力大本營,成為伊斯蘭國家,甚至是全球的災難。以美國為首,針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行動,引發穆斯林的反美聲浪,撤軍後的留下的「軍事顧問團」未能協助建立足以對抗叛軍的武力,所提供的軍事武器,又落入恐怖分子手中, 足以讓恐怖組織「以子之矛, 攻子之盾」。這是巴格達迪敢於對美國派遣無人機空襲的有限攻擊行動嗆聲的主因,因為, ISIL 手中握有飛彈。

「以戰養戰」擴張

華府過於天真的認為擊斃賓拉登,並在伊拉克建立美式民主,就能擋住恐怖主義的擴散, 伊拉克建立在流沙上的民主實驗,因馬里基總理被迫下台, 證明失敗。在此之前的內部政治權鬥,卻提供ISIL 崛起的戰略機會。

歐盟和臨近國家已開始擔心ISIL 的擴張,法國、義大利、捷克以及土耳其雖允諾提供庫德族武器與之對抗,美國空襲伊北,又不打算派遣地面部隊重返伊拉克,進行地面作戰, 要依靠伊拉克部隊和庫德族戰士完全清剿叛軍,恐非易事。

一言以蔽之,ISIL 正逐步通過「以戰養戰」擴張「伊斯蘭國」版圖。一旦其影響持續向全球擴散,產生蝴蝶效應所觸發的全球反恐戰爭,規模必更勝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