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氣候〉大火災時代已臨:智利野火的啟示

汪中和 / 中央研究院研究員 2024/02/22 16:16 點閱 1890 次
南智利森林大火造成至少112人死亡、數百人失蹤。(Photo by Pixabay)。
南智利森林大火造成至少112人死亡、數百人失蹤。(Photo by Pixabay)。

根據歐盟哥白尼氣候變遷服務中心的數據,全球不但經歷了史上最熱的2023年,剛剛過去的一月又創了月均溫的最高紀錄,比工業革命時期的基準值高出1.66℃,震驚了氣候研究人員,也給2024年投下不祥的陰影。因為全球氣溫越高,發生火災的風險就越大,這是令人極為擔憂的趨勢。

智利森林大火損失重

實際上,從二月2日開始,智利中部和南部就爆發了一系列嚴重的森林大火,全國共有近2百起火場。該國總統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並請求國際協助展開大規模救援行動。截至目前,已有130多人因火災死亡,延燒面積超過4千平方公里,約有1萬5千多棟房屋焚毀。

其中比納薩瑪(Vina del Mar)和瓦巴萊索(Valparaiso)大區是兩個深受遊客喜愛的沿海度假城市,周邊居民多達100餘萬人,經大火蹂躪後,許多靠近森林地帶的社區都付之一炬,受災最為慘重。
這場火災是智利史上最嚴重的森林火災,打破南美洲野火的歷史紀錄,也是自2010年智利大地震造成500人罹難後,該國最嚴重的災害。根據國際災害資料庫的統計,這場智利火災是二十世紀以來全球排名第5大的野火災害。

森林大火原因複雜多元

氣候暖化以及聖嬰現象所導致的高溫與乾旱,是這場智利火災的最直接因素。目前正是南半球的夏季,智利許多地方都創下了 40℃以上的高溫紀錄;同時智利中部地區正經歷一個百年來持續最長的乾旱,降雨長期不足以致土壤十分乾燥,加上強風肆虐,為森林火災創造出最佳條件。

除此以外,不良的城市發展與土地管理政策導致了野火的蔓延與惡化。例如本次野火破壞最嚴重的地區,正是發展迅速的都會區,隨著大量外來居民的不斷湧入,造成更多的房舍及基礎設施進入周圍森林地區,人為的點火源也增加,成為火災易發的環境。

最後,為了創造木材貿易的經濟收益,原來的能抵禦火災的多樣化天然森林,如今被單一樹種的人工林所取代,一旦發生火災,火勢蔓延得更快,燃燒的強度也更大。

野火加劇 需要新策略

智利的火災凸顯了隨著氣候暖化的危機加深,我們正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大火災新時代。世界資源研究所利用衛星資料計算出,現在全球每年野火摧毀約3萬多平方公里的森林,相當於一個臺灣的面積,也是20年前的兩倍;同時火災季節的長度平均延長了20%,顯示災難性火災發生的時間增加了,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重大議題,要盡快制訂出全新的策略。

政府除了要增加防範森林火災的經費外,還需要將火災風險納入建築設計或建築施工的規範裡;在擬定土地使用的規劃時,一定要考慮到野火的風險;對容易受野火影響地區的土地利用,要訂定更嚴格的管制措施。總之,我們面對更嚴酷的野火挑戰,不能只是緊急的去救災,而是要轉向更具預防性的管理策略,防範於未然。如果我們不這樣做,我們將永遠被可怕的森林野火在後面追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