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獎勵的教育之道》

醒報編輯 2023/05/25 19:09 點閱 2408 次

從過去到現代的校園、家庭、社會中,獎勵制度幾乎無所不在。許多人發現依賴獎勵會帶來許多問題,卻苦無更好的做法。本書作者為第一線知名講師,二十年來在體制內外不靠加分、考試、獎品,卻能激發孩子的學習動機、培養自律自學能力。

教育社會企業「亮語」創辦人彭瑜亮(阿亮老師)從小學生教到高中生、資源班教到資優班、體制內教到體制外、孩子教到父母、學生教到老師,現場經驗超過二十年。全國演講數百場,聽眾從八歲到八十歲,累積超過十萬人,主題涵蓋「教育創新、親子教養、青少年陪伴」,被譽為「最有魅力的講者」。

剛畢業不久,我到一間小學代課,那是一個三年級班,再過一個月就要放暑假了。在教室裡發生的事情,讓我背脊發涼,那畫面至今我仍印象深刻。開始上課不久,我拋了一個問題給台下,幾個孩子陸續舉起了手。我點了一個離我最近的男孩,男孩開口了,卻不是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問了另一個問題:「老師,答對有什麼?」

「有⋯⋯答對就代表你會了,很棒啊!」這問題來得太突然,我有點不知所措。

「蛤——就這樣喔!那沒事了。」說完,男孩就把手放下了,後面幾隻原本舉起的手,也紛紛跟著放下,像是一朵朵瞬間凋謝的花朵。我不確定凋謝的是孩子的學習意願,還是我對教育的想像。

隨處可見的「獎勵制度」

很快,我便理解了情況,這是一個大量且徹底使用「獎勵制度」的班級。「獎勵制度」(或是加上懲罰的「獎懲制度」),在我們的教學現場相當普遍,幾乎是隨處可見。

在黑板的左側,常常都會有一個團體計分表,早期常用正字記號,或是各種顏色的磁鐵來加扣分,後來有的會改良成爬上爬下的無尾熊或消防員;而在後面的佈告欄,或是教室側面的柱子上,可能還會有個人的加扣分表,有時候會用「紅點點和綠點點」來代表正分和負分。

除了學校,有的家庭也會有類似狀況,比如冰箱門上面會貼著一張「家事記錄表」,上面記錄著「搥背十塊錢、整理房間三顆星星」之類的紀錄。在我的童年裡也有這樣的記憶,只要我睡前把書包和桌面整理好,就可以獲得十塊錢的獎勵。當時我把這個任務用五塊錢發包給小我四歲的妹妹,等她幫我整理好之後再去向爸媽請領十塊錢的獎勵,再把五塊錢分給妹妹,不但不用親自動手,還可以賺五塊錢的價差。但這樣的制度為何會在教育和教養的現場這麼普遍?

失去心靈的心理學

沒錯,就是「行為動機」。 這樣的心理運作機制,稱之為「操作制約」。簡單來說,就是透過「獎勵」來讓人更想做某件事,或是透過「懲罰」讓人不想做某件事。前者稱之為「增強」,後者稱之為「削弱」。

然而,這個心理學理論的時空背景,建立在「行為主義」的全盛時期,大多數的實驗都是以動物實驗為基礎,排除了自主思考和個人情感。雖然聽起來有點荒謬,但當時提倡的說法是「人只會因為外部的刺激而行動」、「人沒有自己的意志和想法」,因此被譏諷為「失去心靈的心理學」。

「獎勵制度」一定不好嗎?

換句話說,當我們執行「獎勵(懲)制度」(行為制約)的時候,重點是放在「如何讓孩子的某種行為出現或消失」,而非探討孩子的「內心世界」;然而,無論是獎勵還是懲罰,其實都存在相當高的風險,甚至會造成反效果。那麼只要使用了獎勵制度,就表示一切都糟透了嗎?

其實不然。獎勵制度並非毒蛇猛獸,問題在於對它「依賴」的程度,如果到了沒有獎勵孩子就拒絕學習,那這肯定是需要調整的;但如果只是班級或家庭的趣味活動,有了會增添趣味,拿掉也沒有影響,那其實是不用擔心的。

增添趣味性

我曾聽說過一位被稱為「新貴派老師」的高中班導師,他固定在抽屜裡放一盒新貴派,如果出現表現優異或是回答精采的孩子,新貴派就會劃過天際落在孩子手中,老師和孩子都會有默契地相視而笑。我想,高中生應該不會為了新貴派而發憤圖強,或是因為拿不到新貴派而意志消沉,那是師生間的一種默契、班級互動的一分趣味,何樂而不為?

又或者我們以「回饋」取代獎勵品,當看到孩子出現正面行為時,給予立即性的口頭肯定或是公開表揚,進而給予前進的動力,這樣的作法便能將外在動力逐漸移轉到內在成就,讓「獎勵到鼓勵」的過程,孩子不至於失重。

同理很重要

有些獎勵制度掌控在老師手裡,老師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要進行;但有些是學校甚至是制度的整體方向,那就不是老師可以左右的了。

比如面對各種孩子必須要參加的大型考試,這些考試並非以「幫助學習」為導向,而是以「測驗程度、爭取成績」為目的。很多老師會因為怕孩子懈怠,於是會在平常也大量增加許多這類考試,且不斷「恐嚇與利誘」孩子(「現在不⋯未來就一定⋯」或是「如果現在有⋯那就可以⋯」),而這樣的策略往往都會造成反效果,很容易讓孩子出現壓力過大、自我放棄。

那麼,我們還可以做什麼?我們先承認獎勵(考試)制度這件事本身的問題,然後陪孩子一起面對,讓孩子感受「雖然這件事糟透了,但有人會陪我一起度過。」當這樣的感受出現,便有了雙層意義:第一,當孩子知道「這件事糟透了」表示價值觀是正確的;第二,有人陪我一起度過,讓孩子不至於被拋下。甚至可以延伸到未來人生還有很多這樣的事情,但總是有辦法度過的。

當孩子具備這樣的認知和力量,就有機會把獎勵制度的傷害降到最低,只留下對於自我目標的追尋,或許也是一種前進的能量。

獎品VS禮物

獎品與禮物這兩件事情是截然不同的,必須釐清。獎品,存在著「固定規則」與「對價關係」,也就是「當你做到A,我就給你B,而且有程度上的差異」。禮物,具備「非固定性」與「真心誠意」的特性,比如我們看到孩子主動整理回收物,於是我們送他一隻大眼蛙公仔,告訴他:老師在他的眼裡看到跟這隻大眼蛙一樣的澄澈美好,所以想要送給他。

獎品,很容易就成為外在動機,讓孩子斤斤計較;禮物不會,再小的禮物都可以在老師的用心之下別具意義,讓孩子感到欣喜。相較於口頭的肯定鼓勵,禮物是一個更為具體的東西,想像那位收到大眼蛙的孩子,可能就把它放在鉛筆盒隨身攜帶,或是放進自己的回憶寶盒裡,適時地送一點小禮物給孩子,也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項。

「內在動機」是一切的關鍵

獎勵制度是利用獎品、分數、遊戲時間來引發孩子的「外在動機」,而外在動機的強弱,往往和增強物對孩子的吸引力有很大的關聯,當孩子年紀或胃口變大,增強物也得不斷「升級」。

只要給予更高級或有吸引力的獎品或分數,都能立刻看到孩子出現期望的行為,一旦停止增強物,外在動機很可能會跟著消失。於是依賴獎勵制度行動的孩子,也難以養成自學的能力和自律的習慣。然而,真正強大而長久的,是「內在動機」。

根據國家教育研究院的資料,內在動機指的是「個體在某種活動過程中獲得滿足與喜悅感後,這種喜悅與滿足感會促使個體繼續或加強此種活動進行的內在動力」,行為越是基於內在動機,我們越能得到發自內心的滿足感與成就感。

教育是一門「慢學問」

我們都希望教出有自制力和自主性的孩子,這也是為什麼教育和教養都是一門「慢學問」,一旦孩子的內在動機被引發,有了自學和自律的力量,一定會看到截然不同的風景。

「教育不是注滿一桶水,而是點燃一把火。」倒掉外頭的水,點燃孩子內心那把求知的火,熊熊火焰,可以燎原。 (昀恬/輯)

《不用獎勵的教育之道》
作者:彭瑜亮(教育社會企業家)
出版社:亮語文創

其他書訊: 
《多一法則》
作者:艾德・麥萊特
出版社:堡壘文化

本書教你如何將有意的想法與行動結合起來,讓生活發生巨幅的改變。除了領導力、時間管理、習慣和目標設定等重要的議題以外,不可能的思考、活在母體中、內心的平靜、信仰和禱告,以及為什麼你需要接受生活中的不便利,作者也會向你介紹他對於這些議題獨特新穎的想法。

艾德是一名非常成功的連續創業家,部分原因是他無可比擬的職業道德,還有慷慨激昂的演講能力,能夠使人們重整旗鼓。多年來,他涉足的領域包括科技業、房地產、醫療和食品產業等等,2022年,艾德更是被《成功》雜誌評為125名最具影響力的領導者之一。

《只要改變5%,生活就有全新的可能》
作者:李松蔚
出版社:幸福文化

本書中有真實的人生煩惱,更有你從未想過的直接建議。作者為知名心理學家李松蔚,收錄44個故事案例,談論很多人在真實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像是對自我的不滿、原生家庭的痛苦、夫妻關係的煩惱、工作與生活的矛盾等等。

資深心理學家李松蔚北京大學心理學系臨床心理學方向博士生畢業,曾在清華大學心理系從事博士後研究,並在清華大學學生心理發展指導中心任教。目前是家庭和青少年心理專職諮商師。

《電吉他&貝斯調修改製》
作者:李歐那多.洛斯朋納托
出版社:易博士出版社

一把百看不厭、順手好彈、音色悅耳的電吉他或貝斯,倚賴「美感」、「彈奏性」、「音色」三大層面涵蓋各種要素的相互激盪與調和。樂手、維修技師、製琴師應該從使用者立場出發,因應音樂屬性和演出體驗來排列優先順序,才可能選購、改造或做出適合的產品。

李歐那多.洛斯朋納托細胞裡充滿文藝復興的精神,現與妻子定居德國柏林。受到年少時期組裝貝斯的美好回憶強烈召喚,最終踏上了製琴師(luthier)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