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醬麵的故事

陳昭良 2022/07/25 12:28 點閱 1753 次

陳昭良(中華動態競爭戰略發展學會理事長)

下班了,不想吃一成不變的自助餐,跑到辦公室附近一家麵店去吃炸醬麵,吃到一半,店員神情慌張地跑來跟我道歉,「先生,先生,不好意思,送錯了!」「沒有啊,你送的是炸醬麵,大碗的啊,沒錯啊。」「不,不,不,真的是送錯了,你平常都點寬麵條,這次下錯了,幫你下了細麵條。」

共吃了600碗

我傻眼了「哇,你們服務那麼好啊。連我祇吃寬麵條都記得。」「你們平常是不是習慣把客人吃什麼都記得清清楚楚。」店員笑笑地對我說:「其實沒有耶,祇因為你太特別了。每次來都點一樣的。」「所以每位店員都很清楚。」

唉,我真是一個無趣的男人。我平均一星期吃二次麵,一年50星期,大概可以吃100碗,我辦公室搬到市政府站快六年了,算一算,我總共吃了600碗,竟然都是炸醬麵。

不行,我一定要設法改變。所以,隔了幾天,我又去吃麵了。這一次,我一定要自我突破,我鐵了心了,什麼麵都可以吃,就是不吃炸醬麵。一走進麵店,我就用很堅定的口吻對店員說:「老闆,我要吃麻醬麵。」

我要麻醬麵!

開什麼玩笑,怎麼能這樣子呢?我平常在企業界講課,講一大堆創新啊、轉型啊、變革啊,結果,最不創新、最死板的竟然是我自己,這怎麼行呢?沒多久,麵來了。我又傻眼了。怎麼送來的還是炸醬麵。那一晚我吃麵吃得很心酸。
不是我不轉型,而是人家不讓我轉啊!

又隔了幾天,我又去吃麵了。這一次,我一定要講得很大聲,而且我不跟店員講,我直接找老闆,我一定要確信老闆知道我吃「麻醬麵」的決心。我邁著堅毅的步伐走進麵店,走到老闆身後,用斬釘截鐵的語調,一字一字很清楚地對老闆說
「老闆,我今天要吃麻、醬、麵,大碗的。」

老闆切菜切到一半,停了下來,緩緩地轉過頭來,瞪著我,然後用很陰沈的聲音,也是一字一字很清楚對我說,「為、什、麼」,「為、什、麼。」

吃麵是選擇題

我被他嚇到了。為什麼,為什麼。我當然知道為什麼啊,但是當下我不敢說了,因為老闆手上還拿著一把菜刀,所以我也用很低沈的聲音,一字一字顫抖地對他說,「我、說、錯、了,我、要、吃、炸、醬、麵。」

%#@&$%,吃個麻醬麵有那麼難嗎?人家吃麵是「選擇題」,怎麼我吃麵就變成「申論題」,我還要跟老闆詮釋、申論為什麼要吃「麻醬麵」。那一晚我吃麵又吃得很心酸,不是我不轉型,而是人家不讓我轉啊

店員問我為什麼?

又隔了幾天,我又去吃麵了,這幾次下來,我堅信吃麵對我而言不是充飢,而是尋求自我突破、建立人生新里程碑的重大行動,作大事就必須謀定而後動,我先在門口張望一下,確認老闆不在,免得又在菜刀下,被逼著回答申論題。

我對著下麵條的店員說:「我要吃麻醬麵大碗的。」店員頓了一下,轉過頭問我:「啊,為什麼?」我有些生氣了,出錢的就是老大,還需要回答你為什麼嗎?「沒為什麼!我高興,我就是要吃麻醬麵,不行嗎!」

我確信他聽懂了,就坐在店裡,等著麻醬麵,結果,沒多久,我發現下麵條的店員A在跟另一位店員B在吵架。

2個店員吵起來

店員B:「你下錯了,他是炸醬麵。」
店員A:「他這次是吃麻醬麵。」
店員B:「不可能,他一定是炸醬麵。」
店員A:「沒有啊,他這次真的是點麻醬麵。」
店員B:「不可能,你就下炸醬麵就對了。」
店員A:「可是他明明是點麻醬麵啊。」
店員B:「是你資深還是我資深啊,叫你下炸醬麵就下啦。」

%#@&$%,我吃個麻醬麵有那麼難嗎?二位店員在我面前,竟然因為我而吵起架來,頓時我也不知該怎麼辦,就低著頭,不敢跟他們有目光接觸。但你愈怕事,事情就愈會來,二位店員吵到不可開交時,店員A:「不想跟你吵了,我們來問這位先生,到底他要吃什麼。」店員B:「好啊來啊,我們就來問嘛,看是你對還是我對。」「先生,你都是吃炸醤麵對吧?」「先生,你今天是點麻醬麵是吧?」

吃得很辛酸

%#@&$%,其實當下,說真的,我什麼都不想吃了,我沒心情了,我祇想快點回家吃泡麵,但面對我惹出來的事端,我又不能不排解,是吃麻醬還是炸醬?吃麻醬得罪店員B,吃炸醬得罪店員A。人生真的是很難,光吃一碗麵都能惹出那麼多事端。

算了啦,今天我誰都不得罪,我吃一碗小麻醬麵,一碗小炸醬麵。那一晚我吃麵又吃得很心酸。終於吃到麻醬麵了,雖然是小碗的,但彌足珍貴,是經過我幾星期以來,與天爭、與人闘,不畏逆境打擊才吃到的,「對人類而言,這碗麵是一小步,對我而言,卻是一大步。」

向千碗邁進

同時吃麻醬麵和炸醬麵,給我很好的機會,讓我一口麻醬一口炸醬,進行理性、嚴謹的驗證比較。沒比較就沒有傷害,我終於確定一件事情,炸醬麵果然比麻醬麵好吃。

所以之後我又重新回歸吃炸醬麵的路線,又經過二年吃炸醬麵的日子,直到疫情來臨才先暫停。

算一算,我大概累積了800多碗的功力,等疫情結束後,朝向千碗炸醬麵的高峰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