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蘭山下》誰才是VIP?

吳方芳 2022/01/03 09:54 點閱 17521 次

疫情未爆發前的一個夏日晌午,即將啟程前往中國旅行的我;受一位正要從上海出發,到深圳與我會合的好友之託,前往台北的愛馬仕專賣店,取回她訂購的一個價值不斐的愛馬仕手提包。友人央請我順道把這只手提包帶到深圳、交付予她。

向來對名牌服飾和名牌包包不甚瞭解的我;走進店裡説明了來意。

與貴婦交手

趁著工作人員聯繫友人的空檔,我好奇的逛了一下櫃上和架上一款款經典大器、既華麗又低調的服飾、提包和領帶。正由衷讚賞的當兒,身旁一位從頭到腳貴婦打扮、珠光閃閃的客人,不時對我投以輕蔑、鄙視的眼光。她眼中明明白白的對我表達著「憑妳,也配進來愛馬仕?!」。

也許是我的一身素樸穿著,和肩上的環保布袋讓她覺得礙眼吧!被貴婦這麼嫌惡著的我;不但不委屈、不生氣,反而玩心大起,開心的思索著該如何表現得更聳一些,好捉弄捉弄她。

正為著腦子閃過的各種捉狹劇情而忍俊不住的時候;一名工作人員來到我面前說:「真是久等了,經理邀請您先上樓到VlP室坐一會兒,馬上幫您辦好…」。

電梯門關上之際,我看見貴婦驚訝、失去鋒芒的眼神,還聽見她驚歎:「啊,怎麼是VlP?!」。而電梯裡的我,與她眼神交會之際,看到的不是位充滿論斷、偏見的傲慢女人,而是一個缺乏自信、失落平安的婦人。於是,我打消對她扮鬼臉的念頭,回報她一個由衷的、溫暖的笑容。

倘若有機會跟這位珠光女士聊聊,我想告訴她;踏踏實實生活著的每一個人都是VIP、VlP不見得需要行頭來堆砌,我也想跟她說一則「弦月小學」的溫馨故事。

我是VlP

17年前的初夏,我接獲溫哥華南素里鎮上「弦月小學」寄給家長的一封小女兒的入學通知單,和一張「榮譽班」的申請表格。

仲夏,校長再次來信,提及榮譽班申請人數過多,需採抽籤方式招生。我一邊捧讀來信,一邊不明究裡的嘀咕:「東西方家長都一樣;都想讓孩子擠進明星班」。

大雁歸來的早秋,女兒幸運地進入了弦月小學的榮譽班。但這所加拿大社區小學的榮譽班與台灣以學業成績為導向的明星班級截然不同,由19名孩童四位老師(導師、助理、特教老師、特教助理)組成的班級,因為其中兩名唐氏症孩童而名為榮譽班。

注重孩童品格和實踐愛與尊重的榮譽班,除了讓孩子學習日常課業,還訓練孩童輪流照顧班上的兩名唐氏症同學。值日的孩子胸前別著學校特製的、寫著「我是VlP」的大名牌,每早晨在短短3分鐘的隆重授職儀式之後,就由助理教師陪著展開一整日光榮的服務之旅。

弦月小學傳奇

小小年紀的VlP在擔任值日生這天,必須竭盡所能的協助唐氏症同學;大雪天也要起早到公車站等唐寶寶下車再攜手入校園、要陪伴唐寶寶上廁所、幫他在等候盪鞦韆的隊伍排隊、引領他熟悉圖書館借書還書規則、蹲下身子為他繫鞋帶、助他用餐及餐後收拾、耐心的面對他的負面情緒、為他讀繪本…。

當值VlP的日子裡,整日辛勞的VlP除了無法順利上課,也失去了下課的遊戲時間。與唐寶寶手牽手邁步的時候,更會因為步調不協調而三番兩次的一起跌跤。

在身體力行中,一個個VlP習得了豐富可貴的愛的功課。在服務弱小的時候,小一孩童除了克服困難而日漸老練,更親自體嚐了由助人而得的喜悅滿足。日復一日,唐寶寶不再是特殊族類,而是被大家以平常心對待的同班同學。彼此接納的氛圍也增強了唐寶寶的自信與能力。

放學時分是小VlP最快意光榮的時刻,全校師生、識與不識的家長、社區街坊都會主動向辛勞一天的當值VlP鼓掌、表示讃賞、感謝,也有鄰家奶奶編一串自家院子的鮮花,為小VlP戴上。我永遠忘不了那暖流在彼此間自然流動的弦月傳奇,更忘不了無比光榮的小VlP,因興奮而漲紅了的雙頰。難怪,每回輪到我的小女兒當值,她的眼眸總是比星光還閃亮。

「做在最小的身上」「人子(耶穌)來,並不是要受人服事,乃是要服事人」(聖經),那段美好的歲月裡;基督信仰裡所昭示的幸福與成功,在弦月小學榮譽班裡生根建造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