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a8%e5%b0%8d%e4%b8%ad%e6%94%bf%e7%ad%96%e4%b8%8a%e9%9d%a2%e5%8f%af%e4%bb%a5%e7%9c%8b%e5%88%b0%ef%bc%8c%e6%8b%9c%e7%99%bb%e7%b8%bd%e7%b5%b1%e6%9c%89%e9%bb%9e%e5%87%ba%e4%b9%8e%e5%a4%a7%e5%ae%b6%e6%84%8f%e6%96%99%e4%b9%8b%e5%a4%96%ef%bc%8c%e4%bb%a5%e7%9b%b8%e5%b0%8d%e5%bc%b7%e5%8b%a2%e7%9a%84%e6%96%b9%e5%bc%8f%e4%be%86%e6%87%89%e5%b0%8d%e4%b8%ad%e5%9c%8b%ef%bc%8c%e4%b8%a6%e6%b2%92%e6%9c%89%e5%be%9e%e5%b7%9d%e6%99%ae%e7%b8%bd%e7%b5%b1%e7%9a%84%e7%ab%8b%e5%a0%b4%e9%80%80%e5%8d%bb%e3%80%82

拜登國防外交政策 再次hold住世界(20210429 黃介正)

醒報編輯 2021/05/02 18:36 點閱 28141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黃介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文字整理:呂翔禾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要聚焦拜登總統上任百日的國防外交政策。上週已經談了他的內政,接下來看他的外交政策,特別是他接收了川普的攤子,不管是好攤子、爛攤子都有,因為川普其實對以色列與中東地區的和平還是有貢獻。

先從中國跟俄羅斯談起,再談到北韓、阿富汗、塔利班、伊朗等等,還有東南亞、台灣、日本這些地區,分析可以從哪些角度來檢驗拜登百日在國際外交上做了什麼?

重返國際社會

黃介正:拜登總統接任時,美國在國際社會整體的信譽大概是過去一百年來最低的時候,從二次大戰以後,美國作為世界的主要強權,在冷戰結束後,更是世界唯一的超強領袖地位,它所代表的價值也受到嚴重的衝擊,這是國際社會評估美國霸權低落的主要指標。

拜登總統是個有點理想色彩的國際主義者,在繼任總統之後,當然是以撥亂反正的心情來面對美國所處的國際環境。她(美國)最主要的亮點,第一個就是重返國際社會,重新拿到美國在國際社會的主導權以及領頭羊的地位。這一點他已經順利在做,而且是以國際氣候變遷議題為起手式。

團結盟邦、解除誤會

第二個就是針對美國面對的各種挑戰,拜登總統強調的是多邊主義,也就是號召大家一起來做,而不是由過去川普讓美國單幹的行為,既然講多邊主義,就花了很多的精神,說服美國傳統盟邦能夠重新信任、接納美國,讓美國有機會再回到駕駛座的地位。

團結盟邦、剪除彼此之間的不信任,是他的第二個主要的作法。第三個當然是應對主要的挑戰。從地緣政治上來講,若是跟中國所佔據的歐亞大陸,確實是以針對西半球美洲大陸,美國所引領的以海洋為主的,在地緣上面來講,有類似陸權國家針對海洋聯盟的對抗。

對中持續強硬

同時就軍事以及國際政治上,本來中國和俄羅斯就是美國的長期挑戰。在拜登政府就職以前,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就視中國是美國在未來可預見的幾十年最大的、綜合性的挑戰對手。所以,在對中政策上面可以看到,拜登總統有點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以相對強勢的方式來應對中國,並沒有從川普總統的立場退卻。

一方面是中國大陸本身所造成的壓力。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華盛頓整體政治氣氛,不容許新上任的拜登總統在對中政策上示弱。第二個就是俄羅斯,對俄羅斯大家有一點意外,拜登總統的態度比前任的川普總統態度還要再更強硬。

不滿俄國干涉選舉

我相信,一方面有可能是拜登總統從政40多年來,經歷了長時期冷戰的洗禮跟薰陶,對於俄羅斯或者是前蘇聯高度的不信任。另外一方面就是民主黨在過去選舉,尤其是希拉蕊要選總統的時候、俄羅斯曾派駭客入侵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電腦系統。

所以拜登總統即使是在黨內,對俄國也沒有放軟的空間、必須採取強硬,這也導致了很多外界批評,會不會因為拜登對中俄兩邊都強硬,而促使俄、中之間產生了同盟關係?

阿富汗撤軍的考驗

再來,我認為非常重要的就是中東問題。因為拜登總統評估後,應該無法依照川普總統當初的規劃,在今年5月1日自阿富汗全部撤軍,但是他也做了一件很特別的事情,就是選擇在911恐怖攻擊事件20周年的今年9月11日之前,要全部撤出在阿富汗的美軍。

由於美軍的完全撤出,導致歐洲許多長期在阿富汗作戰的軍隊,也同步要在一段時間之內全部撤離,這就會使得中東地區,至少在阿富汗、伊拉克的部分產生很多的疑慮:對伊拉克來講,是不同族裔之間的紛爭;阿富汗的話,是塔利班跟政府軍之間,盤踞的勢力要如何整合。

拜登總統說,他不會因為全部撤軍,就把美國對於該地區的關心移開。當然這些話,在美國的歷史來講,我們很難取信,畢竟美國想要脫身,也未必如此容易,即使沒有軍隊駐紮或在當地作戰,美國的外交作為恐怕還要再更加強。

北韓問題難解

至於北韓的部分,北韓問題最早開始就是冷戰結束後柯林頓總統時期。其實民主黨在處理朝鮮半島問題的方面的成績雖然都不好、不及格,但是分數卻都比共和黨總統要來得高。

在朝鮮半島危機過去三十年當中,其實真正有提出解決方案,也實際上結合周邊國家一起來做的,不管是早期美日聯合起來的朝鮮半島能源合作組織,或者是到歐巴馬總統時期的六方會談,民主黨總統執政的時候,對於北韓問題是以給糖為主。

反而是共和黨的小布希總統以及川普總統,基本上都是用強壓的方式,中間獲得的效果參差不一,但問題始終沒有解決。到明年,朝鮮半島核危機就進入三十多年,仍反覆陷入重複的惡性循環。

我不認為拜登政府有很好的解決方案。後面也要看到南韓總統文在寅明年任滿以後,是不是不再有執行北方政策或陽光政策的南韓總統?美、韓如何共同來應對北方的朝鮮危機?這還要再觀察。

伊朗制裁鬆綁陷兩難

問:剛剛黃老師講到核武,我就想到伊朗。伊朗也是美國很頭痛的對象,核協議、跟其他國家一起對抗伊朗,還有制裁的問題。這方面拜登有任何動作嗎?

黃介正:拜登總統其實陷入兩難,一方面,拜登碰到的對手包括中國大陸、俄羅斯,還有伊朗等等,在拜登上臺後的態度都差不多,都是希望美國先糾正川普時期的錯誤,回歸常態或者是解除制裁,然後才願意進入下一輪、雙方有意義的會談。

現在拜登總統在伊朗問題上面也面對同樣的挑戰,就是到底對伊朗的經濟制裁、相關出口管制的部分要不要先放鬆。但是明明知道,在川普總統退出了伊朗核協議之後,美國想要再重新跟原來另外五個國家,一同再重新再跟伊朗來談,此一時、彼一時也,條件已經有所不同。

美對伊仍充滿戒心

美國能不能夠回歸到歐巴馬時期的狀態?其實現在的機率已經非常低了,所以要談一個新的協議,又不放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和禁運,已經讓這個問題打結。再加上,伊朗確實曾經攻擊過美國在中東的軍營,不論從海上或者是用無人機的方式攻擊過美軍。

所以拜登總統就任之初,美國跟伊朗會不會要用兵、打起來,本身就不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這也是我想拜登總統把中央司令部的前任司令洛伊德.奧斯丁提升,任命為國防部長的主要原因,就是如果真的這樣用兵的話,中東地區打起來的機率,還是遠高於遠東地區。

多層次的亞洲外交

問:最後來談談拜登的亞洲政策,在東南亞、東北亞,甚至包括台海兩岸,這個部分可以做簡單的分析嗎?

黃介正:拜登總統在亞洲也是鞏固盟邦,它有層次感:第一個是承接川普總統的四方會談,把它提升到元首層級,也就是美國、日本、澳洲、印度。然後就是強化美國跟日本、南韓的盟邦,二加二會談都舉行了,再來就是美國如何面對中國。

以兩岸關係來講,拜登總統表演了也許是在美台關係上,拜登所有對外政策中,最漂亮、操作最完美的雙邊關係。美國總統派遣的特使團同時抵達上海和台北,兩個特使都是拜登總統在參院的同僚,也是好朋友。

出訪安排完美操作

一個官方、一個民間,兩個都是好朋友,使得在整個操作上面到了近乎完美的均衡,又不會違反美國本身的一中政策。這一點是可能是在拜登處理任何對外雙邊關係中,最精彩、也是最亮眼的表現。

問:看來一百天還沒有辦法做太多很明確的評估。不過從現在的跡象看起來,能否用一句話來形容拜登的國際外交手腕如何?

黃介正:我覺得是穩步前行、重拾信任吧。

問:我們希望能夠看到未來更和睦的國際關係,透過美國站出來做領導者能夠hold住國際局勢,我們當然更希望拜登的身體健康一點,在他任內不要退化。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