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87%aa%e5%be%9e%e7%ac%ac%e4%b8%80%e6%ac%a1%e7%b8%bd%e7%b5%b1%e5%80%99%e9%81%b8%e4%ba%ba%e8%be%af%e8%ab%96%e5%be%8c%ef%bc%8c%e5%b7%9d%e6%99%ae%e8%88%87%e6%8b%9c%e7%99%bb%e7%9a%84%e6%b0%91%e8%aa%bf%e9%96%8b%e5%a7%8b%e6%8b%89%e5%a4%a7%ef%bc%8c%e6%8b%9c%e7%99%bb%e6%8c%81%e7%ba%8c%e9%a0%98%e5%85%88%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美國民調兩極化? 拜登領先10個百分點(20201015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10/15 12:23 點閱 6152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每次只要接近大選,大家都很關心候選人之間的民調差距,到底誰領先誰落後?但事實上,民調也並不是完全準確。而這次美國大選的民調呈現出非常奇妙的模式。

不同的媒體的民調結果,居然是不同的人領先,而且差距很大,所以就讓選民及讀者,有點無所適從。到底誰的民調才是準確的?有的說川普領先、有的說拜登穩操勝券,甚至連選舉人票都還算好了。請教嚴老師關於美國大選的民調應該怎麼看?

拜登民調領先擴大

嚴震生:美國有個網站叫做真清晰政治 (Real Clear Politics),這個網站會收集所有相關重要的民調,包括美國的總統選舉雙方民調、在關鍵的搖擺州的支持度、參、眾議員、州長等重要的選舉。

裡面不會只有比較偏袒某一方的資訊,會有親共和黨的福斯、哈里斯、華爾街日報,也有偏民主黨CNN的民調等等。之前的資料可以看到,在暑假的時候拜登的平均支持度是領先川普7-8個百分點。

但最新數據顯示,主流的民調拜登的平均支持度已經領先川普到10個百分點,最多還達到16個百分點,差距已經開始拉大。

自從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後,川普有點暴走,然後大家都在觀望他得了新冠病毒之後,會不會有同情票導致民調提升,但看起來也沒有增加太多。

川普須把握辯論機會

川普現在開始進行造勢,或許可以鞏固基本盤,但或許很難再開拓新的選票,我曾強調,美國人口是台灣的14倍,如果按照台灣的新冠病毒確診死亡的病例僅7人來算,美國大概是100人左右,但美國目前卻有高達21萬人死亡。川普眼中卻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還說若不是他主政,美國可能死200萬人,說法太誇大又缺乏同理心,導致選民對他很灰心。

也有很多人在討論會不會有什麼「10月驚奇」能讓川普逆轉情勢的?現在比較麻煩的是,第二次的辯論會的形式是讓還沒有決定投誰的民眾,向兩位候選人進行提問,但現在因為川普確診取消了,這也等於失去一個贏回民心的機會。

現在只剩下10月22日第三場辯論,也是最後一場,我認為如果川普願意接受幕僚的建議,在最後一場的辯論會上做一些修正,比如說不插嘴或說一些無意義的話,我想還是有點機會的。還有差不多20天左右才投票,川普其實是有機會扭轉一些局勢,縮小一些差距。

拜登健康成隱憂

也有外部的隱憂是,拜登目前領先的幅度擴大,共和黨的參議員可能為了自保,怕川普若沒當選會影響到他們的選情,會開始進行切割,對川普的選情來講更加不利。

此外拜登已經77歲了,他健康問題一直是公眾議論的點,從現在開始到選前,有不間斷的造勢活動跟行程,他的身體是不是能撐得住?這也值得我們繼續觀察。

問:美國大選時都會有一些所謂的搖擺州,照您剛才的分析還看,目前這些搖擺州是不是已經不搖擺,或是說大致底定了?

佛州、俄州是關鍵

嚴震生:如果從川普上次贏得大選的三個搖擺州,賓州、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來看,目前都是由拜登領先5%左右,拜登只要贏下這三個州,看起來就很穩了,反過來講,萬一川普輸掉了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那處境就更艱難了。

特別是佛羅里達州跟俄亥俄州,川普上次的大選在俄亥俄州贏了8個百分點,大家都認為這已經是共和黨的票區,結果這次又成了搖擺州,拜登在俄亥俄州的民調幾乎與川普打平。

俄亥俄州和佛羅里達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兩州當天晚上可能就可以開完票的。如果結果出來川普輸了,大概就會有個底了,因為密西根跟威斯康辛還有賓州,有很多的通訊投票,所以會開的慢一點。

問:請教嚴老師,到底川普這些年的執政是怎麼樣失去民心的?其實他上任時,許多民眾還蠻支持他的,他也一副非常了解選民的樣子,或許做法看起來好像很荒誕,但卻是爭取選票的方法,他是輸在哪裡?

未善用政績優勢

嚴震生:我認為,他沒有搞清楚自己是執政者,川普過去3年的政績其實並不差,從經濟的表現,美國的失業率降低、股票市場指數創新高等。但因為新冠病毒的衝擊,這些全都被打回原形,或是受到重創。

但川普應該要懂得換個說法去說服選民,像是如果今天我再當選,將帶領美國好好對抗疫情,然後再創經濟的榮景,讓選民來信任他帶領美國經濟反彈的能力。再加上他對企業實施減稅、大法官的任命讓他獲得很多基督教福音派的支持,包括外交上,促成以色列與阿聯酋等國家建交等,都是很好的政績。

但他就偏不這樣說,一定要說很自大的說美國疫情並不嚴重,但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很嚴重,然後說自己染疫可是很快就康復,病毒根本不可怕,他忘了的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總統級的醫療照顧。所以他不肯承認政府抗疫不力,也缺乏同理心,這是對他選情最大的傷害。

問:最後請教嚴老師,雖然美國現在還沒有投票,鹿死誰手還不知道。不過美國總統的更迭,或對於國家未來的文官制度或是發展會產生巨幅的改變嗎?這是目前全球外交界都很關注的事情。

拜登上任重返國際

嚴震生:美國在1800年,220年前就發生了第一次政黨輪替,當時的總統亞當斯輸給了傑佛遜,也是很和平的轉移政權,唯一被詬病的是說,他在卸任前4個月的期間,任命了一堆法官,但是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美國歷史上已經發生過很多次的政黨輪替了,他們有成立一個不隸屬任何黨派監督交接的組織,所以若這次真的是由拜登當選,應該也不會發生問題。現在比較擔心的是萬一選舉結果,川普認為說過程有問題,他會不會不願意交出政權?這是大家比較擔心的部分。

問:如果川普很和平的轉交政權,在拜登的任內,美國會是什麼樣子?

嚴震生:美國將重返國際社會,會再一次擔任國際社會的領袖角色,不會讓國際社會好像是無政府的狀態,且陷入無止境的鬥爭狀態,我覺得國際社會缺乏一個有威信的領導者,如果拜登當選的話,我想美國將有機會重建國際地位。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