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a6%99%e6%b8%af%e6%83%b3%e8%a6%81%e5%8a%a0%e9%80%9f%e6%b0%91%e4%b8%bb%ef%bc%8c%e8%ae%93%e4%b8%ad%e5%9c%8b%e4%b8%8d%e5%be%97%e4%b8%8d%e6%8e%a1%e5%8f%96%e8%a1%8c%e5%8b%95%e3%80%82%ef%bc%88photo_from%e7%b6%b2%e8%b7%af%e6%88%aa%e5%9c%96%ef%bc%89

國安法拒外國勢力 香港光環恐不再(20200527 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5/27 19:09 點閱 58624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陳是祈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大家最近最關心就是香港的國安法。中共要在香港強推國安法,是為了抗拒外國勢力的介入跟施壓,其實已經引起諸多反彈,特別是美國,台灣當然也很尷尬,到底要採取什麼態度去「撐香港」。請教一下嚴老師,香港就像熱鍋沸騰,這幾年的抗爭已經很強烈了,中國要強推國安法的意義為何?

中國的「巧門」

嚴震生:其實不是。香港的問題從去年反送中可以看到,香港政府也無法通過國安法,最後是撤案收場。今年又有新的立法局選舉,所以靠香港來改變態度,更不容易了。

中國這次「兩會」本來預計3月舉行,因為疫情延到5月21日開始,大概就是準備先發制人。我唸一下香港基本法第23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借力聯繫」。

當然,我們知道「反送中」是單獨的狀況,但這個第23條從特首董建華時期推出,這麼多年來,始終沒辦法通過,上一次也是延期。中國一開始會想讓香港自己來制定,畢竟香港是比較自由開放的,大部份的人若想獲得中國的資訊,香港就是一個情報交換中心。在這個情報資訊交換中心中,是否有很多顛覆中國的組織有機會活動?

中國就是本來寄望於香港政府能通過這條規定,但香港一直無法通過,且新的立法局選出來後,民主派的人越來越多,建制派的人變少,所以看起來中國只好換個方式,所以他找到一個「巧門」,在基本法第18條裡頭,特別提到全國性的法律,所以透過自由填空的方式達到目的。

台港狀況不同

如果香港行政區發生不能控制或者危及國家安全的行動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可以宣布戰爭狀態。我們這樣想,美國聯邦政府的國家,每個州有各自的法律,有些事情地方可以決定,有一些是中央決定,一但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後,就變成適用於全國。

香港的狀況有些類似,因為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儘管回歸中國後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但是是一個特別行政區,有自由制定法律的空間,但也不希望因為自由而危及國家安全。現在讓香港自己通過法律以禁止外國勢力擴張,但香港自己過不了,中國就「幫你做」,那這樣到底有沒有違反中國的憲法?或者有沒有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其實是沒有的,所以中國就是利用這樣的巧門。

台灣跟香港其實是完全不同的狀況,所以我們不要把中國通過國安法,就認為一定會適用到臺灣。香港根本就是在中國統治之下,只是設立了一個特別的行政區,有直選也有間接選舉,如香港特首和立法局。中國的話,無論是各地的市長或者省長,或者黨委,都是派的,哪有選舉?所以香港有一些特殊的民主程序是中國沒有的。

但是中國也不是說今天因為沒有民主程序,香港有些事情就不能干涉,所以這次利用國家級的兩會,包括人大跟政協,讓他們往後有法源依據,可以管治香港抗中的行為,或者外國的勢力。

中港之間沒有信任

問:謝謝嚴老師分析。這裡牽涉到了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就是香港跟中共之間其實是沒有信任的,中共越是要通過法令、越是要阻止外國勢力介入,但這卻是香港唯一可以生存跟取得自由空間的來源。如果不是全世界在關注,或是願意來「撐香港」的話,香港就是死路一條。香港人絕對不會願意完全受中國統治,也希望能夠援引國外的勢力,保持某種程度的平衡?

嚴震生:我們還是要做一個對照。在1997年之前,香港非常自由,但是沒有民主,也完全沒有選舉,就是個殖民政府。香港人也覺得說只要能賺錢就好,但在殖民政府離開前,有這樣的協議,希望香港能夠慢慢開放,更多的代表性。從中國中國角度來講,香港應該安於這種狀況,但是對香港來講,一旦有了民主,他們還要更多,中國就會覺得當初殖民統治時期,怎麼這麼願意當順民呢?

現在中國來統治,香港人就開始要民主,即使已經是一國兩制。從中國的角度會覺得,我是說50年不變,但你們(香港)也一直在變,本來按照程序在走,可是香港要把民主化的速度要加快,又有這麼多抗爭,我想這方面香港和台灣都有某種心理上的障礙,本來覺得中國落後、看不起他們,香港特別有一種優越感,結果現在發現了廣東、深圳或上海,發展不見得是超越,但已經比香港更快。

今天做了抗爭之後,香港或許忘了一件事,這點跟台灣有點關係。他們會認為香港跟台灣很像,會有一種新的自我認同感〈港獨〉。香港和台灣都有個錯誤的認知,常常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但其實兩者是不一樣的。

國外勢力是保障?

問:香港人不接受港版的國安法,似乎他們認為,國外勢力對他們而言是一種保障?

嚴震生: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假使跟外國人接觸,要栽贓就比較容易。各國在香港大部分都有都有領事館,這些領事館的官員常常會跟當地人接觸,也會和學者接觸。例如我在台灣,我也會跟各國外交官有所接觸,他們有時候會請問我一些問題。是不是我跟他們接觸之後,就變成我也在「顛覆」呢?

香港人擔心,可能即使不談論政治性的東西,但是要栽贓顛覆的罪名就師出有名,最後就是不信任的問題。

問:雖然香港已經回歸了,但是香港對於祖國不信任,所以才會產生矛盾,如果高高興興的話,什麼法都沒有問題的?

嚴震生:是的,如果像主持人所說是內政問題,臺灣也沒什麼置喙的餘地。我們自己也有國安法,哪個國家沒有國安法呢?就像美國也不會讓夏威夷有自己的國安法。

美制裁害了香港人

問:所以川普的制裁或者報復,是不是就沒有道理?

嚴震生:第一個,真的沒什麼道理,第二個,就算真的制裁,美國因為香港有這樣的特殊地位,可以跟美國有很多的貿易交流,讓香港的商品進到美國不加稅,所以美國自然會想我為什麼還要給你這些優惠?

如果美國不給香港優惠的,反而是香港人民受害,不是中國受害啊。所以現在蠻尷尬的,假使今天各國採取制裁,就是香港人受害,如果要制裁中國就應該直接制裁中國。

問:所以香港人也蠻可憐的,從某個角度來講,你不抗爭好像也不行,你抗爭了又反彈回自己。

嚴震生:所以英國、台灣都會呼籲香港人說,歡迎移居過來。拿英國來說,過去我們常講1997年之前,很多人都希望香港人到歐洲去,因為香港的年輕人對歐洲的老化人口是有幫助的。但我認為,假使今天台灣開放,來台灣的香港年輕人多,台灣青年人口正好不足,所以開放了也不見得是壞事。

香港過去有一個很麻煩的地方。在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之前,我到香港的時候,香港人覺得他們拿英國的護照是很了不起的,萬一出了事還可以到英國,結說聯合聲明做,英國沒有特別給他們照顧,反而是澳門拿到葡萄牙的護照,可以進入葡萄牙再進入歐盟。英國的香港人進不去,覺得比澳門人還不如。

現在英國又在開放了,說拿香港護照可以通融,可是英國很久沒有照顧這方面,都是老一輩的香港人了,可是英國要的是年輕的香港人。

香港光輝恐不再

問:結論來看,對中國也是很尷尬。譬如說,我今天如果緊抓住香港,香港東方明珠就變成黯淡的地方了,但是不抓住,香港又不斷製造問題,一直反叛,所以變成政治跟經濟只能二選一?

嚴震生:香港還是很重要,但是對習近平來說可能沒那麼重要,因為過去香港的中國勢力都是江澤民那批人,把香港的錢藏起來或者透過香港洗錢。習近平會認為,我不是一個香港的受益者,所以他來整頓就比較容易。

問:結論就是香港經過這樣折騰,恐怕以後經濟力量至少削弱一半。人也走了,錢也沒有了,制裁也來了。

嚴震生:所以曾有人說,我們認得的香港已經不存在了,歷史中的香港就是歷史,已經不復當年的樣貌。

主持人:雖然中國有很多大城市興起,但是永遠不可能取代香港,是個挺哀傷的結局,來繼續為香港祈福吧。我們當然很想念過去的香港,如今中國要對香港予取予求,我們好像也很難講什麼。只能說,台灣開大門,要來的歡迎來,如此而已。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