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d%97%e9%9d%9e%e4%b9%be%e8%84%86%e5%8b%95%e7%94%a8%e8%bb%8d%e9%9a%8a%e4%be%86%e7%b6%ad%e6%8c%81%e5%b0%81%e5%9f%8e%e7%a7%a9%e5%ba%8f%ef%bc%8c%e9%9d%9e%e5%b8%b8%e6%99%82%e6%9c%9f%e7%94%a8%e9%9d%9e%e5%b8%b8%e6%89%8b%e6%ae%b5%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防疫拉距人民溫飽 非洲政府鎖國兩難(20200429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4/29 18:51 點閱 58828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新冠疫情襲捲各國,從中國、美國、歐洲各國都災情慘重,而非洲也從最開始的零確診,到近期的情況愈來愈嚴重,大部分的非洲國家衛生條件較差,且人民並不富裕,有人開玩笑說,新冠病毒是有錢人才生得起的病,在非洲窮人沒有辦法自我防護,沒有居家隔離的地方、甚至連口罩都買不起。

而為了防止疫情擴散,許多非洲政府都實施封城禁令,像是索馬利亞、奈及利亞等國,民眾因為封城無法工作,頓時失去收入來源,以致爆發抗議潮,並且說出:「寧願染疫,也不要因為封城餓死。」所以這中間變成兩難的選擇,兩個選擇都很悲哀,人民的呼聲聽起來真的非常的悲傷。請嚴老師分析。

嚴震生:非洲人口大概接近10億,以這樣大的人口規模,目前為止的確診案例大概3萬左右,相較於就美國人口也不過3億多,但確診數卻突破百萬,以比例來看算是低的。

但是非洲跟其他國家不同,他沒有所謂的紓困方案,可以看到歐洲、美國、日本、台灣都有相對應的措施去補救低迷的經濟,和補貼人民受到的損失。可是非洲原來就比較貧窮,所以紓困大概是很難有的。另外,非洲人因為文化的原因,也比較難做到所謂的「社交距離。」

這次疫情最嚴重的兩個非洲國家,位置在一南一北,南邊的南非和北非的阿爾及利亞,確診案例都超過3000個。其他54個國家中甚至還有葛摩和賴索托兩個地方是零確診的,看起來非洲狀況不嚴重,但是大部分的非洲領導人都知道,萬一發生大規模擴散,以非洲的公衛能力、醫療資源等根本無法負荷。

而且非洲人民無法保持社交距離,他們跟歐洲人滿像的,一見面就是臉貼臉,打招呼是一定要做的。亞洲國家對於維持社交距離比較容易達到,因為亞洲文化比較內斂含蓄,所以打招呼的方式不會這麼熱情到需要擁抱之類的。

再加上非洲的穆斯林文化有很多大型的聚會,跟美國的基督教堂也是一樣,我們看到美國在封城時,同樣面臨不要被封鎖的抗議,而且抗議運動的名稱還很難聽,叫做解放美國〈liberate America〉,解放這兩個字,其實是共產黨用比較多,但川普居然也鼓勵這個口號,讓人匪夷所思。

但這也顯示,不同的文化對於封鎖的認知不同,在亞洲大家就乖乖配合,因為大家對於病毒害怕的程度較高,且亞洲的人民比較少會想跟政府唱反調,畢竟疫情之下活命要緊,但對於嚮往自由的歐美國家、還有不習慣封鎖的非洲國家來講,政府的封鎖就像把生命的某部分剝奪了一樣。

非洲的人民除了不習慣之外,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們得出來工作,才有收入能夠養家活口,因為他們並沒有政府的紓困補助。而另外,奈及利亞、索馬利亞這幾個國家,穆斯林的比例都比較高,但索馬利亞不過才300多個確診,比台灣還少,奈及利亞900多個,以奈及利亞2億人口來講,真的也不多。

所以人民才會覺得說,政府是在窮緊張什麼?根本不需要鎖國跟發布禁令,因此出來抗議,但非洲政府也有為難的之處,畢竟一旦沒有掌控好,那散播的速度跟嚴重性難以想像。

以2013年伊波拉為例,從2013到2015年這段期間,當西非的獅子山、幾內亞、賴比瑞亞很多人得到伊波拉之後,為什麼會造成大流行?是因為他們有一個風俗,會去跟死亡者的屍體擁抱一下,所以到最後就造成整個境內快速散播。

有過前車之鑑,所以非洲的國家領導人曉得,如果會人傳人的新冠狀病毒,如果不嚴格執行社交距離、鎖國的話,以非洲的衛生和文化來講,絕對很快就造成大流行,非洲到現在為止,10億人口中只有3萬人確診,死亡人數也才1000多人,比起紐約算是好很多了。

因此對非洲民眾來講,就會覺得沒有這麼嚴重,瘧疾死的人比這個還多,甚至在索馬利亞、在奈及利亞、盧安達因為要管制他們、派軍警出來維護秩序,要求維持鎖國禁令,結果打死掉的人可能還比得新冠死亡的人還多。

問:請教一下嚴老師,您剛剛提到南部的話是南非、北部是阿爾及利亞,那南非爆發的很嚴重的情況,居然派7萬個軍人要封城?

嚴震生:因為警察跟當地民眾比較熟,比較沒有距離怕會放水。因為警察跟群眾之間長期有互動、是有感情的,所以南非乾脆用軍隊來處理,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

就像盧安達疫情並沒有很嚴重,接近1000萬的人口也才100多人確診,跟台灣的狀況其實差不多,但是這些國家他們的公衛和醫療體系跟臺灣怎麼能夠比?所以只好防範於未然。

問:所以是不是他們的民眾比較不聽話?

嚴震生:我只能這麼講人民不習慣,所以變成是政府要用震撼教育,才能夠達到目的。非洲過去也有很奇怪的想法,譬如說,剛開始非洲人認為愛滋病是白人才會得的,不防範的結果就是愛滋也在非洲蔓延。

非洲人為什麼會認為他們不會得愛滋?因為他們認為愛滋是同性戀才會有的,但非洲的同志其實沒有那麼多,所以他們不會有問題,結果非洲愛滋病很嚴重,像我們的邦交國史瓦帝尼有一陣子,平均壽命不到40歲,很多都是死於愛滋。

所以病毒是不會分種族的,像這次的新冠病毒,一開始大家都認為這是亞裔才會得的,結果現在全球大流行。

問:非洲人寧願染疫,不餓死,聽起來真的有點悲傷。我們不希望他們染疫,也不希望他們餓死,所以我想聯合國也好、非洲聯盟這些組織得發揮一些力量,來幫助這些國家,且因為病毒導致國家內部軍民關係變緊張,這也是大家不樂見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