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7%9d%e6%99%ae%e5%b0%8d%e7%96%ab%e6%83%85%e8%bc%95%e6%8f%8f%e6%b7%a1%e5%af%ab%e3%80%82%e4%bb%96%e8%aa%8d%e7%82%ba%e5%aa%92%e9%ab%94%e6%8a%8a%e6%96%b0%e5%86%a0%e7%97%85%e6%af%92%e8%aa%87%e5%a4%a7%e4%ba%86%ef%bc%8c%e5%8c%85%e6%8b%ac%e6%94%bf%e5%ba%9c%e3%80%81%e8%81%af%e9%82%a6%e6%94%bf%e5%ba%9c%e7%9a%84%e5%ae%98%e5%93%a1%e8%ac%9b%e5%be%97%e5%9a%b4%e9%87%8d%ef%bc%8c%e5%b0%b1%e6%98%af%e4%b8%8d%e6%83%b3%e8%ae%93%e4%bb%96%e9%80%a3%e4%bb%bb%e7%b8%bd%e7%b5%b1%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美國防疫緊繃 問題出在川普(2020031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3/12 15:58 點閱 5987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陳是祈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第二個話題是有關於美國如何對抗新冠肺炎。美國總統川普是個非常強硬且固執的一個領袖。過去他好像還在幸災樂禍看中國武漢肺炎的慘況,如今美國國內有確診也有死亡病例,究竟要怎麼防疫?

川普態度堪憂

嚴震生:如果說以他個人的性格來看,他還蠻在乎這些傳染病。因為川普過去的白宮幕僚長(其實算是臨時幕僚長),在會議時咳嗽,立刻就被川普趕出去了。那時候還沒冠狀病毒,川普就像是「你傳給我這什麼東西」般生氣。

由此可見他非常在意傳染病,其實並不是他不擔心,只是他更在意能不能連任。所以當這個病毒開始擴散的時候,他可能有些幸災樂禍,但是真正講起來,美國其實要做很多的防備的,川普就是輕忽,輕描淡寫的把病毒講得好像不會傳到美國一樣、說不定一天就消失了,講這些不負責任的話。

然後再加上在整個過程當中,因為川普不信任美國的公務員,他認為這些聯邦政府的公務員就是所謂的建制派,就是華盛頓沼澤,要把他們抽乾,目的是爭取預算。因此華府官員,包括CDC(美國的防疫中心)預算就被他砍了。而當防疫中心需要金預算時,在川普的眼裡他認為,這些公務員誇大他們所講的嚴重性跟需求,就是要來騙預算的。

問:他對氣候變遷就是一樣的看法。

嚴震生:對!他的看法大概都是這樣,覺得「當你們提出,我就必須答應喔?」的態度。很多美國聯邦政府裡頭報告,譬如說有很多的小孩子有什麼病情、有什麼文盲的需要更多的預算來教孩子讀書、識字,或者所謂社工、社會工作。

他都很有防衛心。所以他會勸他們說,你確實可能有憂鬱症,來成為我的一個案例,就可以維護存在的價值。假使今天都沒有任何人有問題了,當然那個老闆就會說,需要這麼多社工幹嘛?概念是一樣的。

不信任媒體和反對黨

第二個,他對疫情輕描淡寫是他認為媒體把新冠病毒誇大了,包括政府、聯邦政府的官員講得嚴重,就是不想讓他連任總統。他覺得是「陰謀論」,認為疫情是民主黨跟媒體所製造出來的假消息,所以他非常輕佻的來對付這個疫情。但是美國華爾街的股市是最直接的反應,當疫情擴大之後,華爾街的股市跌得鼻青臉腫,跌破歷史紀錄。

這個時候川普就在意了。他要競選連任,必須要有好的經濟表現,因為這是他最能夠吹噓的政績。
他常說,看我上台之後,美國的經濟多好,失業率較低,尤其喜歡指向股市說股市多好。可是如果股市垮了,他發現這個會衝擊他的選舉,所以才開始回頭認真,任命副總統彭斯作為處理疫情的總指揮。

對於病毒不以為意

最後一個比較大的問題,當今天要處理這個問題,在台灣也好、在韓國也好,政府要給很多錢,要去做測試,要去做檢驗。可是在美國,大家發現做一個檢驗要幾千塊美金,誰做得起?只能在家自我隔離。

川普過去又喜歡在造勢場合吹噓,剛好近期有一個保守黨的聯盟大會,共和黨的政治人物都去了,去了才發現現場有人確診冠狀病毒,有好些人自主隔離了。記者問川普要不要做檢測,他說「我的醫生說不需要」,可是都已經證明接觸到他身邊的人,有些眾議員已經自主隔離了,但是川普還說沒有,你就知道他面對疫情有多不以意了。

美國體育賽事不喊卡

到現在為止,在義大利跟德國,大型活動都停止,很多運動比賽是沒有開放觀眾入場的,但美國還是有,雖然美國的NBA正在考慮相關措施。甚至3月份開始、俗稱「瘋狂三月(March Madness)」,是大學籃球聯盟的季後賽選出68個隊伍廝殺,人聚集是非常多的,現在也面臨同樣的情況,就是這些大型活動要不要喊停?

各州有不同的想法,所以因為是美國是聯邦,各州情況不一樣。但川普不能因為是民主黨州,例如紐約州的庫默市長,就認為人家是製造恐慌來影響選情。

問:美國碰到像川普這樣的總統跟領導方式,對比歐洲或其他地方的疫情,會有什麼值得憂慮的地方?

美國醫療費用太貴

嚴震生:光看義大利一天增加這麼多病例,就表示連歐洲先進國家都沒有辦法完全處理,現在美國這樣的態度也會衝擊社會。當然川普還在講,他說只死幾十個人,比照流感死上萬人不算什麼,但問題是流感是有藥的,冠狀病毒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正的藥跟疫苗。

而美國面臨的最嚴重的問題是,醫療費用真的太貴了,所以一般人即使有症狀也不敢去做檢驗,或者說相關醫院也沒有這樣的設備。我認為這次的疫情也讓美國必須回頭想想,醫療的制度是不是只有有錢人才能夠使用?但是有錢人或許覺得窮人得病不關我的事,可是散布出來的時候,大家都有機會得病。

我常講的一個話是,疫情發生的很多人會帶著歧視的眼光看亞裔,但是病毒沒有歧視的,誰都可以感染,所以不要把他當作是一種特定階級、人種才會得的病,大家都有可能得到。

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問:其實川普在二月有啟動防疫措施,且宣布由副總統彭斯擔任指揮,而且緊急通過高達83億美金預算來提供各州政府防疫,其中超過30億美金會用在疫苗研發,也不能說他都沒有做事。

嚴震生:但已經晚了。西雅圖開始有人死之後,他才開始行動,找彭斯來擔任總指揮。問題是,彭斯在這個醫療領域又不是一個大家可以信任的人,他也是不太相信科學,跟川普態度類似,這個所謂的領導的合法性還是會讓他感覺不一樣。

彭斯今天開始重視後,川普還是這麼輕佻的在他的推特上講一些話。共和黨這樣的一個保守陣營的大會裡,完全都沒有準備做好隔離或防護,大家還在接觸,才發現裡頭確實有散播者。看伊朗的狀況,死掉多少重要的官員,就是無法對長期在進行的事物做即時的修正。

剛剛講過川普喜歡造勢場合,喜歡跟人家握手,喜歡去得到這種擁護,但這個時候不能啊,總統安全很重要,如果川普這麼愛惜生命,但他可能更愛惜連任,所以才會犯下這樣的錯誤。

問:目前川普的態度,很多人懷疑他在隱瞞疫情,您覺得有這個可能性嗎?

嚴震生:他一開始就這樣了。美國人在郵輪上確診,他說不要算到美國頭上,他喜歡現在比較低的數字。我剛剛講最嚴肅的問題是,美國人得了也不會驗出來,也驗不到那麼多人。

問:總之我們做個結論,就是川普的態度會使得美國的疫情被低估?

嚴震生:我們所看到的第一個最直接的,就是股市反應了,確實很嚴重。第二個,各級的學校,例如哈佛大學,全部都遠距上課,包括在華盛頓西雅圖很嚴重的地區,華盛頓大學早就開始遠距上課。這些慢慢大概就會感覺到,鄰近感比較真實。未來川普應該取消所有的造勢,包括這兩天美國民主黨還有大型活動,可是包括像拜登和桑德斯,他們在俄亥俄州下週要選出黨代表,都已經取消大型的造勢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