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d%b0%e5%ba%a6%e9%96%8b%e6%94%be%e5%8f%97%e5%88%b0%e5%ae%97%e6%95%99%e8%bf%ab%e5%ae%b3%e4%be%86%e5%88%b0%e5%8d%b0%e5%ba%a6%e7%9a%84%e6%97%8f%e7%be%a4%ef%bc%8c%e5%8f%af%e4%bb%a5%e6%92%95%e6%8e%89%e3%80%8c%e9%9d%9e%e6%b3%95%e7%a7%bb%e6%b0%91%e3%80%8d%e7%9a%84%e6%a8%99%e7%b1%a4%ef%bc%8c%e7%94%b3%e8%ab%8b%e6%88%90%e7%82%ba%e5%8d%b0%e5%ba%a6%e5%85%ac%e6%b0%91%ef%bc%8c%e4%bd%86%e6%98%af%e7%a9%86%e6%96%af%e6%9e%97%e6%8e%92%e9%99%a4%e5%9c%a8%e5%a4%96%e3%80%82(photo_by_twitter)

印度修法排除穆斯林 美國罕見譴責(20191218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2/19 13:52 點閱 33466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印度最近國籍法修法,叫做印度公民法,開放鄰國受到宗教迫害來到印度的族群,可以撕掉「非法移民」的標籤,申請成為印度公民,出發點其實是好的,但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卻被排除在外。此提案一出,即引起各地民眾上街示威,譴責該法將分化社會,違反印度憲法中的平等權、禁止宗教歧視等原則。

印度屬於一個多種族、多宗教匯聚的國家,但是對於穆斯林為什麼這麼的排斥?嚴老師您怎麼看?

應一視同仁

嚴震生:印度公民修正法律主要是針對3個國家,巴基斯坦、阿富汗跟孟加拉。印度方面認為這3個國家都是以伊斯蘭教為國教,所以非伊斯蘭信徒在該國會受到歧視,因此必須對這3個國家的非伊斯蘭信徒做一些宗教的保障。這些少數宗教包括印度教、錫克教、佛教、耆那教、祆教(俗稱拜火教)和天主教。

這3個國家主要為伊斯蘭教,因此可能讓其他宗教感覺受到壓抑,但是即使如此,在巴基斯坦內,也有印度教信徒官做的很高的,甚至在最高法院的也有。其實我認為還有一個最急迫需要協助的少數族群,就是緬甸的羅興亞族,也在隔壁、且被壓迫的最嚴重。

但緬甸羅興亞族是穆斯林,因此並沒有被列入公民修正法的適用範圍內。所以大家都會認為該項法案基本上只允許非穆斯林的人能受到幫助,是為了要沖淡印度境內原來既有的穆斯林人口。

穆斯林邊緣化

就有穆斯林團體將矛頭指向總理莫迪,認為此法會使穆斯林邊緣化,其實是總理的印度教民族主義的展現。莫迪解釋,穆斯林在受該法規範的國家不是宗教少數,才將其排除。我認為印度政府真的要保護少數族群,就該同樣納入穆斯林少數族群受迫害的地區。

印度本身有14%的人民是穆斯林,為什麼不網開一面?在這方面宗教歧視的意味濃厚。另一個原因是,在印度東北邊的阿薩姆省,以出產茶葉聞名。印度官方擔心的是網開一面後,隔鄰孟加拉的伊斯蘭信徒湧入後,會爭搶到原先印度人民的工作機會,進而造成整個的社會不安定。

全面執政機不可失

為什麼印度總理莫迪要推動這個具有爭議,且受到抗議的立法?最主要是因為他贏了大選之後,覺得反正獲得人民的授權,再加上2016年第1次推出這項法案的時候,執政黨在上議院還沒有占多數席次,這次是上、下議院都有絕對多數的情況之下,他想:既然全面執政有什麼不推動的道理?

大家比較擔心是說,印度算是亞洲最大的老牌民主國家。雖然印度國內的宗教、種族和語言非常複雜,但能夠長久維持民主屬實不容易。只是現在因為這項立法公然的歧視、排擠穆斯林,也讓這老牌的民主國家蒙上一層灰。

接下來,如果這項立法是為了未來要建立一個以印度教為國教的國家的話,那這是對印度老牌的民主政治造成更巨大的傷害,這點是大家比較擔心的。因此,才會引起德里、邦加羅爾、印度理工學院、伊斯蘭大學等知識分子的群體抗爭。

問:觀察這次印度公民修正法的抗爭有兩大特色,第一、除了原本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外,其實有很多大學生,他們不一定是穆斯林,也站出來抗議;第二,警方採取非常強烈的鎮壓手法,造成很多警民的衝突,甚至已經有6個人死亡,而且抗爭的範圍一直在擴大,至少有17個大城市有示威活動,這已經不是一般的遊行了。

歷史因素埋下種子

嚴震生:事態已經演變的有點無法收拾了,原先日本首相安倍的訪問都因此而延期了。但我們換個角度想,莫迪當初獲得高票當選,這是不是這就是人民要給他的託付,要他完成這個立法?這就成了民意的對抗,看誰的民意強,最終一定是印度教的名義強,那穆斯林只能再邊緣化,從原先的14%之後可能更少。

印度當初要從英國政府殖民獨立時,就有一個問題,印度境內有穆斯林也有印度教,所以在1945年末期獨立時,就有稍微劃分說,如果是穆斯林就往巴基斯坦移動,如果是印度教可以留在印度,但是不可能完全劃分得很乾淨,就會有一些印度教徒在留在巴基斯坦,但比例不高,大概2%左右。然後有些穆斯林留在印度,結果成為了少數宗教之後就受到迫害。

問:這中間有一個比較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態度,美國一向都是很支持印度的民主發展,對印度政府侵害人權的行為一向反應冷淡,但最近印度總理莫迪取消印控喀什米爾自治權,並使國會通過被指歧視穆斯林的公民法修正案,美國的態度忽然轉變,罕見的譴責印度。

是不是美國跟印度的關係有點惡化?莫迪明明受到廣大民意投票擁戴,美國為何還要譴責它?嚴老師您怎麼看?

美國政治考量

嚴震生:我覺得美國是不得已的,美國有一位宗教大使布朗巴克光,過去是堪薩斯州參議員,他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大力推動宗教自由,所以他必須要出來講話,但是美國並不會用太嚴厲的手段或語氣,畢竟印度跟台灣一樣是美國對抗中國的一個棋子。

美國為了印度,把原來的亞太戰略改名為印太戰略,就是要把印度納入日本、澳洲跟美國圍堵中國的防線中,我覺得美國一定還是有其政治考量,但他的這個宗教大使出來講兩句話也是應該的,否則的話,他也對不起他身為民主老大哥宗教大使的這個職務,但是究竟美國會對印度施加多少壓力,是有些疑問的。

而且,美國才剛指責過中國大陸壓迫新疆維吾爾族,同樣也是穆斯林,那現在印度的公民修正法,公然排擠、歧視穆斯林,美國豈能夠不講一句話嗎?必須要講一點話,但是不會太嚴重,也不會導致雙方的關係交惡。

問:如果真如嚴老師所說,那就要看印度的群眾的示威與莫迪的對峙,到底最後誰認輸、又如何解決這棘手的問題。

嚴震生:今年看到現在,法國黃背心運動又再起,今年就是個抗爭年,從中東到
拉丁美洲再到歐洲,然後現在到亞洲,到處都是在抗爭,我相信短時間內,印度的群眾抗爭不會太快散去,會持續一段段間。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