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3%a5%e5%80%ab%e6%af%94%e4%ba%9e%e5%85%a8%e5%9c%8b%e5%a4%9a%e5%80%8b%e5%9f%8e%e5%b8%82%e9%83%bd%e7%88%86%e7%99%bc%e6%8a%97%e8%ad%b0%e7%a4%ba%e5%a8%81%e9%81%8a%e8%a1%8c%ef%bc%8c%e5%8c%85%e5%90%ab%e9%a6%96%e9%83%bd%e6%b3%a2%e5%93%a5%e5%a4%a7%ef%bc%8c%e8%b6%85%e9%81%8e20%e8%90%ac%e4%ba%ba%e7%bd%b7%e5%b7%a5%e4%b8%8a%e8%a1%97%ef%bc%8c%e6%8a%97%e8%ad%b0%e7%b8%bd%e7%b5%b1%e6%9d%9c%e5%85%8b%e4%b8%8a%e4%bb%bb%e4%bb%a5%e4%be%86%e6%8c%81%e7%ba%8c%e6%83%a1%e5%8c%96%e7%9a%84%e7%b6%93%e6%bf%9f%e8%88%87%e6%b2%bb%e5%ae%89%ef%bc%8c%e5%90%84%e7%a8%ae%e7%9b%a4%e6%a0%b9%e9%8c%af%e7%af%80%e7%9a%84%e8%85%90%e6%95%97%e5%92%8c%e6%9a%b4%e5%8a%9b%e5%95%8f%e9%a1%8c%e3%80%82(photo_by_twitter)

全球爆反政府示威 政府如何贏回民心?(20191127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1/28 09:52 點閱 17183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在全世界各地,如非洲、美洲、南美洲以及亞洲地區都發生反政府的示威遊行,這些示威的共同特色都是以年輕人居多,他們
看不見未來再加上貧富差距擴大,因此對當權者產生各種的不滿,上街反抗當權派,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香港的反佔中運動。

我們之前在節目中也討論過智利,厄瓜多、玻利維亞都相繼發生抗爭,今天就要談一下哥倫比亞的反政府示威,請嚴老師跟我們分析一下,整件事情的國際背景。

反政府抗爭延燒

嚴震生:在政治學中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溢出效應」(spillover),就是說當一個國家有反政府的行為出現,就會影響到其他國家,產生連鎖效應。這一波的反政府示威可以說和香港有一些關係,但最大的影響是年初就開始的委內瑞拉反政府抗議,之後一路延燒至厄瓜多、玻利維亞、智利、秘魯然後再到哥倫比亞,這幾個國家都屬於安地斯山脈的國家,也因為地緣相近容易相互影響。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才剛上任1年多,通常來講1年多應該還在蜜月期才對,但是民眾也照樣抗議,而智利的總統皮涅拉,之前做過4年總統,並不是政治新手,現在第2任也面臨很多的抗爭;玻利維亞總統莫拉雷斯,2006年開始做總統,修改憲法讓自己連任了4次之後,最後被人民趕下台。

再看到黎巴嫩、伊拉克,這些國家主要的共通點都和建制派有關,而政府的政策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人民生活困苦,國家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但政府卻要加稅甚至刪減補貼預算,漲這些生活基本費用像是水電、瓦斯等,傷害的絕對是窮人,有錢人根本不在乎,比如說智利的地鐵從20幾塊漲到30塊,對台灣人而言感覺還好,但是對於平均月薪只有台幣1萬元的智利來講,就差很多。

教育及治安問題

以哥倫比亞的狀況來看,造成示威的原因除了貧富不均外,對於年金改革方面,已退休的人員發覺改革後退休金變少了,未來可能不夠養老;另外也有發覺哥倫比亞政府在基礎教育或是高等教育的投資都非常不足,所以他們希望政府能夠在教育方面簽訂協議,讓青年受教權得到妥善的安排與發展。

另外一點原因是,哥倫比亞政府跟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長期以來雙方不斷的抗爭,好不容易在2016年時簽訂了和平協定,但近期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餘黨好像又開始蠢蠢欲動,在杜克上任的15個月以來,已有數十人死亡,尤其是考卡省(Cauca),這個地區還有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餘黨、傭兵和販毒者的存在,出現暴力升級的趨勢。

執政7成不滿意

再加上在政府加強打壓哥倫比亞革命軍餘黨的行動中,造成至少8名無辜未成年少年被射殺,引起強烈反彈,執政不得民心,杜

克支持率不斷下滑到上任以來新低。民調顯示對杜克不滿的指數高達69%,支持率只有26%。哥倫比亞長期以來由右派執政,我想即使換了總統,也很難讓人民去體會到你的政策方向在哪,因為太多中下階層的人了,首要應該解決貧富差距及治安問題才是最重要的。

問:請教嚴老師,政府該如何去回應人民的訴求,而您看這個政府本身的態度可能堅持什麼樣的底線?

革命軍復員

嚴震生:我覺得杜克上台也才1年,時間真的不長,而且長期由右派執政,所以首先要在政策上面做調整,要照顧到弱勢、學生及退休的人,除了這個之外,在治安上面,與革命軍談好的和平協議是不是能執行徹底?

哥倫比亞的革命軍,如果說要讓他們重新回到社會復員,在解除武裝後,如何找到最適合他們的工作,且讓社會重新接納他們,不會讓他們再次重拾武裝,需要找到中間的平衡點,如何去談妥這些協議,這個是很重要的。

給執政者的省思

問:最後一個問題請教嚴老師,這些抗爭的原因很多都來自於執政者的各種腐敗、暴力或是貪汙,這些盤根錯節的問題綜合在一起導致人民走上街頭。也令人非常感慨,這些執政者為什麼會如此漠視民意,聽不見底層人民的聲音,且自我感覺良好,在金錢跟權力的引誘之下失去了自己?

應該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當初人民這麼樣的擁護你,最後卻是痴心換絕情,感到很失望,嚴老師您看過這麼多國家的政治情勢,有沒沒什麼感慨可以跟我們分享?

嚴震生:我覺得政治人物不能做太多空泛的承諾。政治學中有講到政治就是一個權威的分配資源,所以當權者要分配資源,就應該要去理解大概錢投資在哪裡比較重要,能照顧到越多的人民越重要,而且是永續發展的進行下去。

像台灣目前的情況對於基礎建設方面總是嫌不夠,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迷思,已經太多反而沒有投資效益。

第2個就是當基礎建設足夠了之後,可以再拓展其他部門,包括退休、長照、教育等方面,我覺得這些都是政府在資源的分配上,要讓人民看得到。現在台灣少子化的問題,接近大選兩個黨的候選人都在提關於小孩國家養的政策、照顧得更多,提供更多的資源,這個就是要把資源花在刀口上吧。

我想執政者就是不要被意識形態所左右,多造福人民,才會讓國家往更好的方向邁進。

問:謝謝嚴老師深入的分析,讓許多國家包括我們的政府引以為戒,該做的事就要好好做,不要等到人民發起抗爭才想要彌補,那時候就為時已晚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