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槍擊案涉種族主義 川普:不要怪我(20190807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8/08 09:22 點閱 169724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美國發生兩起很嚴重的槍擊案,目前我們知道這兩起事件並不是恐攻,而是他們自己國內不管是孤狼也好,或是國內恐怖分子也好,所犯下的悲慘案件。

然而大家比較關心的不只是事件的發生,同樣還關心美國總統川普的反應,也因如此,引起了美國兩黨的口水戰,請嚴老師分析。

拉丁裔「入侵」美國

嚴震生:這兩起案子都讓人非常痛心,第一個槍擊案發生在3日周六白天,地點位於德州靠近墨西哥邊境的艾爾帕索,這城市是很出名的邊境城市,當時犯人攜槍進入沃爾瑪超市掃射民眾,造成21人死亡。

因這整個案子是無差別的掃射,所以造成很多傷亡;槍手並不是本地人,他是從德州達拉斯的東邊的一個小鎮,駕車約9個鐘頭才到艾爾帕索犯案。

而且兇手在開車前往犯案地點之前,還在Facebook上發表自己將要做的事,這行為可說是一種「宣言」(manifesto),好比馬克斯共產黨宣言。他在宣言中表示,西班牙裔、拉丁裔真的是「入侵」(invasion)美國,他特地選用了這個詞。

受川普語言煽動

剛才主持人提到川普的反應,川普對拉丁裔有很多仇視的語言,像川普曾說拉丁裔進到美國大多是強暴犯,或是毒品犯;甚至對於一些拉丁裔、在美國出生的法官,川普認為他們不會有公平的判決。

尤其最近我們看到,川普對於美墨邊界的非法移民談話,也都是在針對拉丁裔。所以兇手是不是真的受到川普的「啟發」?還是說,他是上網看了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的網站才會如此?

但無論如何,他跟俄亥俄州那個兇手,都是不滿25歲的年輕人,哪來這麼多的憤怨跟仇恨?有人認為說,總統川普許多作為偏向種族歧視,又經常使用攻擊性的言論轟拉丁裔,導致很多白人也將自己所有的問題,全數歸罪於少數族群,怪在這些非法移民頭上。

三軍統帥變安慰統帥

剛好艾爾帕索這個地方就有很多的拉丁裔人,尤其是墨西哥裔,這次死亡的民眾中也有很多是墨西哥國籍的公民,這也讓墨西哥總統非常生氣,包括他們的外交部長也在抗議。

看起來,要說完全沒有受到川普總統激烈性談話的影響,大概也是很難推責,特別是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希望能看到的是一個總統代表著三軍統帥,現在卻成為了一個安慰的統帥。

譴責只是場面話?

不過川普通常在這種事件上發言都不會很特別,沒辦法帶領國家走向合一,這一次,他倒是真正做到兩件事。事件發生之後,他照稿念並譴責白人至上主義。

但我相信川普的照稿念,是實實在在的按照幕僚給的稿子。好比是兩年半前,川普在維吉尼亞州夏綠蒂鎮殺人案第一時間發言被譴責後,他也照稿念了,結果念完之後他又不承認那些話。

這樣反反覆覆的行為,對於所謂他的支持者,或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他們就會認為川普是在被迫講述官方、場面話,而不是真正地在譴責他們,所以川普還是很認同他們的言論。一旦這樣的想法繼續傳染下去,是很可怕的。

槍枝管制又被提起

美國過去不是沒有大規模的攻擊,像歐巴馬總統在任時,康乃狄克小學也有發生瘋狂的槍擊案,但與種族無關,被殺害的都是小學生。可是這種大規模、由種族原因引起的槍擊案,在川普上台後,的確是比以前要多一些。

這不僅是一個仇視的問題,槍擊案一連串下來,槍枝管制問題又被提出來了。過去美國對攻擊性的武器是有法律在規範的,可是這法律通常都有期限,期限到了就應該要將它延期,但上次卻沒有。

所以這一次對於攻擊性的武器,看起來美國國會跨黨派會支持對槍枝管制背景調查等研究。對於川普的發言,其實這次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他發言有講到這些殺人犯,可能是有很多的心理問題,他認為應該要重視心理治療這一方面。

推責到電玩遊戲

另外,川普也將責任歸咎於漫畫、動畫及電玩遊戲上,他舉例電玩中有很多都與殺人有關係,例如帶槍枝埋伏對方等等,為什麼不從這地方著手?對此,有人認為這是推卸責任,可我覺得這也不是沒有道理。

畢竟當玩家在電玩一路殺的時候,可能也不會覺得一條命是一條命,到最後可能判定也會跟現實有所出入。但我相信還是該從各方面來著手,只是槍枝管制還是最重要。

問:請教嚴老師,民主黨的人認為,如果要追究槍擊案的罪魁禍首應該是川普自己,因為他有很多的歧視言論都是針對拉丁美洲裔跟非法移民,這也間接導致很多的仇恨犯罪,有點「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意味。

嚴老師您認為,川普平常的言論是不是有助長這樣的暴戾之氣?

把她們送回國!

嚴震生:確實川普在佛羅里達州有談到少數族裔,底下的人也有講這些少數族裔的女性國會議員;川普提起時,底下的人好大聲地喊「Sent her back!」(把她們送回她們國家),這就跟希拉蕊競選的時候,底下人在喊把她關起來、把她關起來「lock her up!」一樣。

而且有一段是大家比較沒有注意到的,川普當時演講表示,對於很多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一事束手無策,底下居然有人喊「射殺他們!」川普回應「我想大概不行,除非你們在『Panhandle』(佛羅里達西邊一塊鍋柄形狀的地方)才可以射殺卻不會惹禍上身。」

你想想看,川普以這種話回應,是不是也等於開了一張空白支票,暗指隨便你們去?尤其德州艾爾帕索剛好上面也有一塊「Panhandle」,不過艾爾帕索離那塊地區還是有一段距離。

暗示激烈手段

總體來講,我的意思是川普的言論就像當時他說希拉蕊一樣;川普說「希拉蕊大概會當上總統,你們也阻止不了她。不過,還有一個東西叫做憲法第二條修正案。」川普意指你們有槍,可以把對方幹掉。

這種言論,我覺得都是讓極端主義、愛國主義的白人,或是種族主義、新右派甚至是納粹,都受到了一點鼓舞或暗示。特別是這次艾爾帕索槍擊案的犯人,看起來就是有受到了川普的暗示。

問:通常美國一發生大事,大家就會開始檢討槍枝氾濫問題,但檢討完後又消聲匿跡了?

歐巴馬忍不住了

嚴震生:對!但這一次我覺得有比較特別,美國算是打破了一個先例。因為歐巴馬作為一個卸任的總統,是從來不願意對接任他的總統行為處事上發表太多意見,我也相信每個卸任總統會認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等於是不要干涉下一任,但歐巴馬這次有講話。

歐巴馬認為川普發言應要小心一點,川普也馬上回擊他說,「你任內不是也有發生很多事嗎?但我當時也沒有責怪你。」川普還說,如果別人說是因為你才發生這些事,你能接受嗎?所以兩人就產生了一點口角。

重視「國內恐怖主義」

現在大部分的人認為,美國應重視「國內恐怖主義」,因為這確實對少數族群包括拉丁裔人都有蠻大的心理壓力。可以想想看,艾爾帕索有7成都是拉丁裔人,他們今天住在那裡可能已經有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也有。

拉丁裔備感壓力

今天這樣子恐嚇他們,讓他們開始覺得「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會是一個問題」,也讓現在拉丁裔人要在美國生活都產生了壓力,這算是分裂了美國,並不是一件好事。

主持人:沒錯!美國應該要注意社會上這些隱約的不安,否則這樣的事情只會多、不會少,非常謝謝嚴老師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