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大選變天 經濟改善有望?(20190710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7/11 10:04 點閱 190446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希臘大選變天,右翼重返執政,跌破很多人眼鏡。希臘的選舉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改變?選民在想什麼?倘若新的右翼政黨重返執政,是否能解決希臘嚴重的經濟問題?希臘經濟還有沒有辦法挽救?請嚴老師分析。

右翼政黨回歸執政

嚴震生:這一次希臘大選提前了一段時間,為什麼會提前呢?原因是現任的希臘總理左翼齊普拉斯在歐洲議會的選舉當中表現不佳,為此,他才將選舉時間提前,卻沒想到局勢變得更糟。

不過這次選舉,齊普拉斯仍有30%以上的支持率,已經算不錯了,但終究還是要將執政權交還給右翼政黨「新民主黨」。至於,新民主黨得票率不到4成,大約只達3成8至3成9左右,但因希臘的選舉制度很特別,即便沒有過半,也有可能選贏。

50席免費送

希臘有300席的席次,事實上能夠選擇的只有250席,等同於第一大黨加權送50席,也就是當勝負已定,席次卻未過半時,會直接加贈50席,確保贏方席次能夠過半,保持政治上的穩定,這是一個錦上添花的選舉制度。

透過這一個錦上添花的選舉制度,右翼政黨即便在票數上只勝過對方8%,席次卻比左翼「激進左派聯盟」多上一倍,等於單獨一黨就能組成內閣,也代表即將上任的新總理米佐塔基斯能夠更順利執政。

四年前右翼為何會下台?原因在希臘當時的債務危機,右派為了要接受歐盟借權條件,變得要縮緊肚皮,實施很多的撙節制度,左派則拒絕撙節制度。但後來左派還是有實施一小部分,否則也無法向他國借到錢來脫離困境,於是債務危機至今也沒真正解決。

希臘是一個很有歷史,非常驕傲的民族。如果看過《我的希臘婚禮》,電影裡的角色認為什麼東西都是希臘發明的,每一個字的字根都可以從希臘文找到。所以今天希臘在一個比較沒落的情況之下,新民主黨提出來的理念就像在說要恢復希臘曾有的光榮,因此,很容易吸引部分選票。

帶領希臘重返榮耀

我在2017年時,曾經到希臘去跟他們的智庫對談,齊普拉斯在那時就已經面臨到了一些挑戰,大概是週末的時候,就有年輕人會到廣場上抗議,不滿政府沒有改善國家的失業率,公務員也被裁掉很多,整體經濟不算好。

雖然不能說新民主黨非常像川普,但他們有點類似,因為新民主黨表示,要讓希臘重返榮耀,將這樣的願景帶給希臘人民,對此,民眾還是願意聽的。

問:這次選上的右翼政黨米佐塔基斯,背後是一個龐大的政治家族?

政治名字「甘迺迪」

嚴震生:希臘從來都是政治家族,過去我們看到的帕諾斯‧卡姆諾斯,也是來自政治家族,父親與兒子都做了好幾任的總理,所以米佐塔基斯的父親也擔任過總理,這並不意外。

反倒是米佐塔基斯做出「切割」,他說,「不要看我的名字,而是要從履歷來評斷我。」說到名字,美國也有類似的政治名字「甘迺迪」,在美國只要有姓氏是甘迺迪的人出來選舉,基本上都會當選。

好比是約翰甘迺迪的兒子,他甚至沒有出來選舉,但美國人卻非常迷戀他;再談約翰甘迺迪的姪子,也就是羅伯甘迺迪的兒子,連他出來選舉也當選了;還有愛德華甘迺迪在麻州參與選舉的例子,所以甘迺迪在美國就是個政治名字。

政治家族不是原罪

布希家族也是。布希父子倆都擔任過總統,兩個兒子也分別做過德州、佛羅里達州的州長,就連上次選輸給川普的傑布布希,他的兒子在德州也有擔任職務。由此可知政治家族並不是只有在希臘,美國也很常見,日本更甚。

不過米佐塔基斯強調,「不以我的名字看我,而是看我的政策。」我認為,這比較能夠吸引年輕人,尤其他做的改善與訴求也與以往不同,感覺是想要擺脫過去家族政治的陰影,可能也是吸引選票原因之一。

甚至米佐塔基斯的外甥5月才剛當選雅典市市長,他的姊姊還是雅典市的首位女市長,確實是徹底的政治世家,也難怪米佐塔基斯想要做一個切割。但身為政治家族並不是原罪,畢竟身為政治家族有時候必須背負著更大的包袱,也會導致參選不易。

問:請問嚴老師,您對於米佐塔基斯有什麼期待?您認為他有沒有機會再創希臘的光榮?

福利不會無窮無盡

嚴震生:我覺得這是他給年輕人、希臘人的一個願景。當然,他確實會做減稅相關的政策,希望能讓希臘政府更有效率。雖然我們都明白右派並不會給予高度的社會福利,可是我認為希臘人在經歷左派政府後,大概也漸漸明白,想要無窮盡的社會福利是不可能的。

舉例來說,希臘的公務員在全世界是享有最高休假時間的,日後可能都會慢慢縮減。像現在台灣的公務員也明白,以後拿到的退休金不會與以往的多。一旦有這樣的認知,再由右派來執政,怨恨也不會那麼多。

因為就連最支持你的左派政府,都沒有辦法保障你能獲得大量的社會福利。等到右派執政後,開始做稅制改革或鼓勵投資方,一旦做得好,應該也是能稍微帶動經濟的。

問:如此說來,整個歐洲國家對希臘的右翼新政府是報以期待跟樂觀?

選民年齡降至17歲

嚴震生:拿希臘這次大選跟之前做比較,其中最大的改變就是選舉制度。希臘將選民年齡限制從18歲降到17歲,而年齡降到17歲又能快贏的話,等同右派不一定要靠中年族群才能得到選票。

再加上這次極右派並沒有過3%門檻,數據呈現出希臘人民是不太喜歡希臘政府這種左右、極右、極左的在參與政治,進而組成聯合政府的,寧願給右派完全單獨執政的能力。

過去左派的齊普拉斯還需要結盟組成聯合政府,但右派新民主黨這一次完全不需要,158席直接超過原定一半的150席,又加上選民年齡降到17歲還能拿到這般成績,跟希臘之前選舉的狀況已不相同。

改善希臘經濟

對比之前兩大黨票數不到4成的情況,而這一次兩黨票數相加甚至快突破7成,我認為,這對於希臘這種內閣制的國家是比較穩定的。畢竟內閣制國家是按照比例代表制原則來分配席次,小黨只要超過2至3%,就能進入國會。這會影響政府的組成,並造成政治不穩定。現在看來,希臘的政治是會慢慢穩定的。

主持人:從這兩個要點,可以期待希臘的新政府。第一、希臘擺脫了民粹;第二、希臘的經濟起碼能獲得改善,這大概是全世界都樂見其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