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國總統當選爭議大 親共恐影響我邦交(2018013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01/31 17:40 點閱 52739 次
我國向來有與中美洲邦交國斷交的傳聞,所以總統蔡英文(左)一直希望透過宏都拉斯總統(右)就職典禮的時候出訪,聯絡感情。(photo by wikimedia)
我國向來有與中美洲邦交國斷交的傳聞,所以總統蔡英文(左)一直希望透過宏都拉斯總統(右)就職典禮的時候出訪,聯絡感情。(photo by wikimedia)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宏都拉斯選舉情況激烈,現任總統葉南德茲自知選不過對手,突然暫停計票,重新計票之後突然逆轉勝了,現在葉南德茲要就職卻引起抗爭,由於宏都拉斯與台灣是邦交國,邦交是否會有變化?請嚴老師分析。

選舉爭議 美、墨承認

嚴震生:我國向來有與中美洲邦交國斷交的傳聞,所以總統蔡英文希望透過宏都拉斯總統就職典禮的時候出訪,聯絡感情。但就如主持人所說,宏都拉斯爆發嚴重抗議,國內局勢混亂,所以外交部原來規畫由副總統陳建仁代表出訪,結果沒想到抗議規模太大了,最後正、副總統都取消出訪,葉南德茲的就職典禮也低調舉行。

中美洲國家在民主化之後普遍有個特色,就是大部分國家的總統任期都只有一任,但可以隔任回鍋,避免執政濫權。但宏都拉斯現任總統葉南德茲在任的時候就修憲,讓總統可以連任一次,這已經夠爭議了;選舉期間葉南德茲一直勝算不大,結果沒想到在選舉計票過程中,他眼看情勢不對,就暫停計票,重新計票之後變成葉南德茲贏得5萬票。

這當然會引起爭議,不僅反對黨無法接受,美洲國家團結組織也認為選舉過程有問題,但是美國、墨西哥等國家還是承認了葉南德茲,等於給予他當選的正當性,讓葉南德茲擁有繼續和反對黨對抗的理由。

假使美國出面質疑、反對,那情況就不一樣了;但現狀是美國給予認可,讓葉南德茲算是競選連任成功。

不過,台灣就尷尬了,因為面對葉南德茲這位未來很可能與中國大陸建交的總統,我國想要繼續維持與宏都拉斯的邦交關係比較困難。

恐埋下衝突因子

問:葉南德茲以這種手段連任,是否為國家衝突埋下因子?

嚴震生:沒錯,宏都拉斯可以說是全中美洲最暴力的國家,不僅犯罪率居高不下,社會貧富差距也很大。雖然葉南德茲認為自己連任,才能創造出新的就業機會,但以目前執政狀況而言,只是讓宏都拉斯背上負面印象,我不認為他繼續執政情況就會有所好轉,應該換一個人上台,至少改善人民的觀感。

再加上葉南德茲修憲更改總統任期,是否也會引發骨牌效應,讓中南美洲其他國家也跟著修改總統任期?這會衍生出很多問題,因為你能夠多選一任,就很有可能多選第二任。很多國家的制度設計都是擔心威權統治的復辟,譬如韓國總統只能做一任5年,就是避免總統濫權專政。

拒讓國際勢力當和事佬

問:民眾抗議葉南德茲當選總統,在就職典禮爆發很多衝突,這對一個貧窮傾向軍事統治的國家不是一件好事,嚴老師如何估計這個事件的後遺症?

嚴震生:葉南德茲有承諾就任之後,要和反對黨、抗議民眾對話,但反對黨強調,如果要讓美洲團結組織等國際力量介入,那他們的任何決議都必須具有強制性,如選舉質疑有舞弊,是否應該重新選舉等?不能只是當個和事佬,幫葉南德茲背書了事。

不過,葉南德茲現在也只是緩兵之計、以拖待變,我認為這樣很難讓宏都拉斯的社會和解,如果選舉有爭議,葉南德茲應該出面解釋為何自己能夠勝選,但可能其中有見不得光的事情,所以局勢才會一直僵在那裡,抗議也會持續下去。

斷交恐引發骨牌效應

問:宏都拉斯是我國邦交國,您方才也提到葉南德茲有點親共,而宏都拉斯也算是中南美洲的大國,這是否會對我國在中南美洲的邦交穩定性造成影響?

嚴震生:我國在中美洲的邦交國過去非常穩定,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巴拿馬,再加上比較晚獨立的貝里斯曾經全是我國邦交國,2007年哥斯大黎加首先與我國斷交,這對我國衝擊很大,因為不算上巴拿馬與貝里斯,哥斯大黎加與其他4國曾相當於中美洲的聯邦,5國關係密切,擔心會有骨牌效應。

但所幸10年之內沒有出什麼問題,而10年之後是巴拿馬與我國斷交,我認為現今再動搖我國與宏都拉斯的關係,對其他中美洲邦交國的穩定性會有一些危險。

包括之前台灣擔心萬一教廷和中國大陸建交,中美洲天主教國家可能會因此而動搖,說我們的精神領袖已經跟中國大陸建交,我們也要跟隨其後,所以我國還是要繃緊神經、強化外交。

金援不一定有用

問:不過宏都拉斯是一個貧窮國家,我國還是有機會靠金援挽留這個邦交國?

嚴震生:當然,我國也有提供宏都拉斯交換生的名額,提供獎學金補助等,但這些人還是屬於中上階層的菁英,也有可能是既得利益者的一份子,回國後不一定能改善宏都拉斯基本的社會問題。

金援也有兩難,因為你的金援可能大部分都進了政治人物的口袋,對宏都拉斯整個社會沒有什麼實質幫助;但你不讓政治人物貪汙,又怕對方轉向親共。

主持人:邦交國可能是用金錢賄賂換來的,這些都是外交上不堪聞問的一頁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