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5%9c%96%e8%aa%aa%ef%bc%9a%e7%94%b1%e6%96%bc%e5%b7%b4%e9%bb%8e%e6%81%90%e6%80%96%e6%94%bb%e6%93%8a%e4%ba%8b%e4%bb%b6%e4%b8%ad%ef%bc%8c%e6%9c%89%e5%85%87%e6%89%8b%e6%8c%81%e6%9c%89%e6%95%98%e5%88%a9%e4%ba%9e%e8%ad%b7%e7%85%a7%ef%bc%8c%e6%81%90%e6%80%95%e5%b0%87%e5%bd%b1%e9%9f%bf%e9%9b%a3%e6%b0%91%e6%94%bf%e7%ad%96%ef%bc%8c%e6%b3%a2%e5%8f%8a%e5%88%b0%e5%88%b0%e5%85%b6%e4%bb%96%e7%84%a1%e8%be%9c%e7%9a%84%e9%9b%a3%e6%b0%91%e3%80%82(photo_by_freedom_house_on_flickr_%e2%80%93used_under_creative_commons_license)

巴黎恐攻影響 美俄法積極互動+G20、氣候峰會 大國為恐攻奔波+韓國反課綱上街頭 朴槿惠鎮壓(醒報國際現場 20151123 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5/11/26 16:47 點閱 40880 次
由於巴黎恐怖攻擊事件中,有兇手持有敘利亞護照,恐怕將影響難民政策,波及到到其他無辜的難民。(photo by Freedom House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由於巴黎恐怖攻擊事件中,有兇手持有敘利亞護照,恐怕將影響難民政策,波及到到其他無辜的難民。(photo by Freedom House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一、巴黎恐攻影響 美俄法積極互動

主持人:最近在法國發生重大恐怖攻擊事件,美國、比利時等國家已開始嚴加戒備。再來,從恐攻者的身分來看,各國難民政策可能都要受到影響。

嚴震生:對,從二次世界大戰以來,911是史上規模最大的恐怖攻擊,之後有組織出來聲明為其所為,這些犯罪者的身分有包括比利時、摩洛哥籍,有在比利時出生的法國籍,也有敘利亞難民混進來的,還有第二代及在法國出生的。

這些身分多在中東,沒有美國籍,所以美國有藉口向阿富汗的恐怖組織進行攻擊,許多東歐國家也加入幫助美國。

如果法國發現,這次的恐怖攻擊跟敘利亞的IS脫不了關係,就可能會展開大規模的聯合攻擊。法國採取的回應是空襲,如果法國沒有做出反應,或是派出地面部隊都是不妥的。另外,如果在法國自己境內發現兇手多是本籍的,就會在國際上被看作是自己沒有管理好國內的問題。

這次事件還影響到敘利亞的難民,因為其中有兇手的護照上是敘利亞籍,這會影響難民政策波及到到其他無辜的難民。原本歐巴馬準備接收一萬名難民到美國境內,現在這項政策受到相當大的反彈,包括共和黨的參選人皆表示反對。從法國人民的角度來看,他們可能陷於自身安全及接受難民的兩難之間。

主持人:法國社會生態複雜,法國人口中穆斯林占了很大部分的比例。很多人擔心法國的恐攻不會只有這一次,因為法國籍的穆斯林受訓回來後不只影響到法國,可能也會影響到西歐地區的其他國家。

嚴震生:土耳其跟敘利亞的邊境目前可能只有庫德族比較能掌握當地的情勢,外人比較難進去。不過這也是為何IS沒有號召聖戰士都到敘利亞,不擴張聲勢,反而要求聖戰士回到居住國展開行動。

回顧過往英國曾也有過類似的恐攻事件,而那些兇手多是移民第二代,因為第一代的難民移民可能甘於在新的環境生活,即使從事低階的工作,但第二代土生土長的移民小孩可能個人意識抬頭,認為受到的對待是不公平的,認為這一切是不公不義的。所以第二代的難民會回去尋根,甚至被恐怖組織吸收,這些都是英國跟德國要面臨的問題。

主持人:有可能法國聯合起其他國家的勢力展開反擊,卻反倒更刺激敘利亞的恐怖組織嗎?

嚴震生:聯合空襲這是有可能的,但之前美國跟法國都有空襲的部隊卻發現效果不佳,因為那邊不是個都市化的地區,而且會炸死很多無辜平民。且就連當初北越承受美國許多轟炸也不曾投降。所以最後地面部隊勢必要進去,但也會造成軍人死傷,估算下來是否划算,還有最後有可能也變成戰爭嗎?都是問題。

還有另外的問題,就是俄羅斯站在阿薩德一方對抗伊斯蘭國,這造成法、美擔心是否聯合其他國家一起打擊敘利亞,反倒幫助了阿薩德。但我想基於人道以及報復的原因,聯合反擊只是遲早的事。

主持人:這樣的恐攻事件似乎已觀察出大國之間微妙的互動。

嚴震生:確實,甚至接下來將要討論到的G20高峰會中,歐巴馬與普丁兩人對談達半小時的時間,可見這次恐攻事件對大國有深遠影響。

二、G20、氣候峰會 大國為恐攻奔波

主持人:在法國遭恐攻的時間點上有兩個重要的國際會議,一個是G20高峰會在土耳其安卡拉,另一個是氣候變遷會議在巴黎舉行,全球領袖都會濟濟一堂。過去議題可能偏向經濟,但這次因為恐攻事件也將列入討論的範疇之中。請嚴老師跟我們分析各國如何看待這件事?

嚴震生:G20至今已經辦了十次,而舉辦的地點分別由會員國主持。包括我們的鄰國韓國也曾主辦過,還有中國也是。

這組織導因於當初的工業八大國已無法掌握金融風暴後的經濟動脈,反而是金磚四國表現不錯,所以也邀請了金磚國,還有坐擁豐富資源的國家,例如韓國、土耳其,更重要的是在南美的國家如阿根廷及墨西哥,除了這19個國家另外的成員是歐盟。

這個影響力已超出了以往只有七個工業國家參與的時候(G7),涵蓋了大部分重要經濟大國。過去的議題多包涵經濟及氣候,還有難民,但這次因為巴黎的恐攻事件,及主辦國土耳其在地緣上與敘利亞相當近,明顯的這次的主題將圍繞在反恐。

另外,巴黎也將在11月底舉行另一場氣候高峰會,安全上有所顧慮,這也是為何主題將跳至反恐。尤其主辦國土耳其的主要信仰是回教,國際感受很深。

主持人:這次的G20高峰會,除了歐巴馬和普丁的互動成為焦點,其中習近平也被列入座上賓,他們一舉一動都受到注目外,議題的討論上似乎恐攻已經達成共識,那麼這次會議還有其他值得關注的焦點?

嚴震生: 一個議題的重點是,在土耳其舉行的會議上,目標是希望全球能發展健全的經濟,解決貧窮,因為貧窮就是恐怖主義的溫床。可能一個年輕人沒有未來卻有著經濟壓力,沒有太多選擇餘地的他可能會加入恐怖組織來解決家裡的經濟問題。至少,這些大國看到了這一點,而我希望接下來的局勢能有更多抗貧的行動出現,以便打擊恐怖主義。

另外,環保的議題上需要從已開發國家到未開發國家都需要達成共識,其中有一個困難便是未開發國家並不希望受到已開發國家的限制,其實對不同開發程度的國家存在著不同的排碳量的限制。

主持人:可以請再分析一下G20達成怎樣的共識?這些會員國擁有強大的經濟能力可能做出的結論將是導向自身利益,但是否將危害到其他勢力較弱小的國家?另外對於反恐是否有具體的主張?

嚴震生:當初,西歐這些國家靠著重工業的發展而有今日的成果,但如今的潮流下,重工業將被淘汰,改而注重環境的保護。反觀現在急起直追的國家,例如中國及印度,卻需要這樣的機會來發展經濟,所以造成他們心理不平衡,就像是父母親叫小孩少吃肉改吃素菜,但小孩可能會反抗因為當初父母自己吃很多肉,卻要求下一代少吃。

但這樣的氣候變遷無論是哪一國都將遭受到的問題,而中國等國若有意識到此問題並重視它才有可能有合作的機會。

今年,我認為在排碳方面會有比起以往更好的表現。另外,反恐這樣的議題也將原本不對盤的普丁跟歐巴馬兩人拉在一起,一同面對難民的問題。這次將協調出一個結果,將顧及到難民的基本人權及國家自身的安全,這是最重要的一個發展。

主持人:G20與氣候變遷峰會,這兩個的組成國有不少重疊吧?

嚴震生:在巴黎的氣候高峰會是個聯合國相關的會議,有19個會員國包括我們也很想參加,他跟G20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有很多東歐的小國家會加入,縱然成員眾多可能意見分歧,但領頭羊譬如中國、印度的意見會是整個會議最終的意見。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要將談到韓國也爆發了反課綱的這個議題,稍後進行。

三、韓國反課綱上街頭 朴槿惠鎮壓

引言:韓國的學生都很理想派,左派的很多,動不動走上街頭抗爭,第二年,大學畢了業、服役,搖身一變變成軍方

主持人:韓國好幾個勞工團體、公民團體和農民團體爆發了反課綱運動,跟台灣一樣要反課綱,而且他們的反應跟台灣馬總統可不一樣,南韓總統很兇喔,她要求用水柱來噴灑鎮壓這些抗議民眾;我們台灣政府還不太敢這麼做呢。

請嚴老師跟我們分析一下,韓國所爆發的反課綱議題在哪裡?跟台灣相異和相同在哪裡?

嚴震生:第一個,不是只有水柱,還有噴辣椒水,包括記者都受害。這次不是只有反課綱,而是反課綱的人士和勞工、農民結合一起來反政府,基本上是這樣。

但反課綱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反課綱是因為朴槿惠要推動2017年以後,韓國就是一個課綱,大家會擔心只有一個課綱,會不會過度美化她的父親朴正熙時代?我們知道這其實也是有爭議,老一輩的韓國人提到朴正熙會覺得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韓國,因為他是整個韓國現代化的推手。

主持人:跟我們的蔣經國一樣。

嚴震生:差不多。他1961年執政到1979年遇刺身亡,整個韓國經濟成長是在他底下翻轉,甚至我們台灣最不喜歡、韓國人最痛恨的全斗煥。此外,光州事件,殺死了這麼多的人,可是全斗煥時期大概是韓國經濟最好的,這1980年代,反而在民主時期,不見得會很好。

而朴槿惠做為總統又是朴正熙的女兒,大家會覺得:「你故意變成一個課綱,不讓我們來講不同的看法...。」可是呢?因為有很多不同的課綱,甚至也有一些親北韓的教科書,教北韓的主體思想(Juche),等於在台灣教共產主義思想一樣,把北韓美化,這在教科書裡都是有的。

所以,大家反對的理由都不一樣。現任政府認為,課綱這麼多元,很容易形成批判政府或不信任政府,缺乏愛國情操,當然希望統一;但反對者卻認為這是有意在竄改歷史。現在的政府認為這樣多元的課本美化北韓,也是不好。

我先舉個例子,讓大家明白:像美國高中也有很多歷史課綱,結果現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又是黑人、又是腦外科醫生的Ben Carson,他說:「哇,美國這些課綱都在反省、都在修正過去的歷史」以往大家都認為美國人很喜歡愛國教育,這把美國人太美化了,如今新的版本做了很多批判和檢討。

可是Ben Carson他說:「我讀完這個之後,我都想加入伊斯蘭國了。原來美國這麼糟糕啊?我讀了歷史得知美國又是屠殺印地安人,又是把日本人關入集中營,或在越戰中使用化學武器使多人致病...,幹了這麼多好事,讀完歷史,我都想加入伊斯蘭國了。」所以歷史課本到底要不要有愛國主義啊?

我請教過一位國內對現任政府有點批判的教授,他說,說老實話,中小學課本還是應該存在愛國主義,畢竟沒有人願意拿出自己歷史課本,檢討過去歷史滿是罪犯或殺人魔,好比假設自己爺爺是殺人犯,你願意拿出來檢討?寧願不提。

主持人:是沒辦法建構光榮感?

嚴震生:對,沒有榮譽感、愛國感。這只是其中一個議題,另外還包括勞工議題,他們擔心未來法律一旦修改,這些大企業可以任意解聘勞工。勞工很容易被解聘,等於說勞工權益沒有保障,當然上街頭,而且是好幾組人一起上街頭,竟面臨到政府非常頑強的對抗,剛才主持人講的,不僅是水柱,還噴辣椒水。

可惜的是,朴槿惠正參與G20大工業國會議,並沒聽到勞工訴求;回國後又會再出席在馬尼拉舉辦的APEC亞太經合組織地區貿易峰會,看來抗議的對象不在國內,出國了,這也是比較有趣的一份。

主持人:剛剛嚴老師提到,韓國最近爆發七萬人蠻大規模的抗爭,我們都會擔心到底甚麼樣的抗議,像台灣不管是太陽花事件或反課綱事件,其實民眾心裡會很擔心,怕會造成怎麼樣的後果,比如從示威演變成暴力、演變成對抗?韓國政府到底壓不壓得住?就像台灣一樣,我們也擔心我們的總統壓不壓得住?這些學生會挺多久?都會讓大家很緊張。

嚴震生:我們看韓國的抗爭,我自己每次都會覺得很好笑,為什麼?韓國的學生都很理想派,左派的很多,動不動走上街頭抗爭,第二年,大學畢了業、服役,搖身一變變成軍方,得奉命「抵擋」他的學弟抗爭行動,終於服役完,進了大企業,又搖身一變變成被抗爭的對象。

絲毫不覺得一路走來,身分的轉變會產生邏輯問題,反而覺得這就是人生的一部分,覺得上大學自然要抗爭、丟擲物品,服了兵役,就是要無奈地抵擋我那些出來抗爭的學弟。韓國仍然普遍認知,理所當然要進大企業,還是大企業的工作最好,自然進了大企業。

所以你看這次抗爭的勞工的看法,他們認為自己國家以大企業為主,和台灣以中小企業為主不一樣,假使朴槿惠給了大企業自由--可以肆意解聘勞工,那麼勞工的權益在哪裡?這就是他們勞工擔心所在。

我們台灣也會有這種想法--一家大公司試用員工,試用期內可以隨時不再任用該員工;但一旦成為正式員工,就得前一個月通知、給予資遣。這些相關法規都是在保障勞工。可是如果保障勞工過度,就像過度保障了公務員,勞工一旦怠惰,怎麼辦?效率和保障拿捏的尺度是很重要。

韓國是個以大企業為主的國家,一旦權益完全不對等,勞工當然會擔心。

主持人:沒錯,最後再簡短地請教,你覺得韓國政府壓不壓得住?台灣學生一受傷馬上就告上法庭,根本不會放你罷休,一定鬧到底。

嚴震生:根據我長期觀察韓國,我認為大家都是要表演一下、走一套,走完以後就沒有了。」就是學生要表達他的理想--參加過學運、抗爭過;警方因曾借用軍方力量抵抗抗爭,表明自己曾捍衛過自己國家;抗爭過了,自然而然進到大企業工作。

主持人:所以就是不會擦槍走火,也不會失控?

嚴震生:不太會,我覺得不會失控,但是會丟東西嘛,像這次有個老人家,可能被水柱沖倒了,受到傷害,可能生命有些危險,但基本上不會有太多的衝突。

主持人:結論就是在民主社會中,我們看待這些抗爭啊、走上街頭啊、遊行,都當看作是常態。個人各自表述自己的意見,也不用太緊張,要不然,我們這些做媽媽、作家長真的都好緊張,會不會出甚麼狀況--孩子被貼標籤、做記號、被抓走?會不會有甚麼傷害?

嚴震生:其實不會吧,抗爭完了還不是進大企業?大企業也不會去調查你是怎麼進行抗爭。

主持人:台灣也是這樣,參加過太陽花學運的人很多也都進了社會。謝謝嚴老師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再見。

圖說:南韓學生為反課綱上街頭,朴槿惠卻下令鎮壓。(photo by PRORepublic of Korea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圖說:南韓學生為反課綱站上街頭。(photo by YouTube網路截圖)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