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親密關係模式,藏著你過去的傷》

醒報編輯 2023/11/28 19:17 點閱 1526 次

越愛越無力,不是因為愛消失了,而是你們都受傷了。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治療在關係中隱隱作痛的傷疤,愛將在柴米油鹽中繼續生長。

修復婚姻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問題」當作成長的階梯。每個人的愛情婚姻觀、相處模式、行為習慣,都源自原生家庭和過往經歷,經營關係不只需要外在的說話技巧,還要深入彼此內心,找出內在的衝突根源。

這本由心理諮商師撰寫的書,將帶你察覺投射在婚姻中的個體創傷,透過諮商室裡的真實案例及心理學研究,分析不良關係的形成過程;邀請你放下對立,撕下標籤,探索彼此行為背後的真相,並提供深入溝通、化解差異、緩解關係的調整策略。

著名物理學家霍金曾說:「雖然我有物理學博士學位,不過女人至今對我來說,仍是非常神祕的,而且是一直都沒辦法解開的謎團。」難道世間只有女人的心最難懂?不,對女人而言,男人的心也一樣難懂。

看不見的冰山

古語云:人生難得一知己,千金難覓一知音。為什麼知音難覓?皆因人心難懂。我們所能看到的世界,僅僅是行為的世界,而人的內心世界是如此隱蔽。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哪怕是同床共枕的伴侶,也很難做到無話不說、真情流露,特別是華人家庭在表達真情實感這方面是非常困難的。我們把這種現象稱為「述情障礙」。

「述情障礙」是怎麼形成的呢?我們小時候,有情緒通常是不被允許的,「不准哭」、「不准鬧情緒」,甚至因此而受到懲罰。所以我們討厭流露情緒,哪怕有情緒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一般情況下會盡可能裝作沒事。漸漸地,我們便與自己的心分離了,變成了心裡有話口難說。比如熱戀中的情侶,女生突然生氣了,和男生說:「你滾!」事實上,她的內心是希望「你快點來抱抱我」。我們對孩子也一樣,內心是期望子女成材的,但表達出來卻是「像你這樣長大了絕對會去當乞丐」、「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我們都有過很多莫名其妙的時候:「我也不想這樣說,但是忍不住就脫口而出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如果我們連自己都搞不懂,我們怎麼去懂別人呢?

把眼光轉向內在

心理學家榮格有句名言:「向外看,夢遊;向內看,覺醒。」覺醒是把眼光從外在轉向內在,焦點從行為轉到內心世界(內心世界就是一座隱藏的冰山,或者叫潛意識),這時我們就會打開內在的那雙慧眼,覺察到在他和我的內心世界裡發生了什麼,我們的內心都經歷了什麼。

你可以嘗試帶著一份好奇,去瞭解一個未曾觸碰的內心世界。你將會發現人們所做的事、說的話、經歷的事,都只是一種表面現象,促成這些表象的是那些背後的心理過程。如果你願意去看,你將嘆為觀止,因為在人的內心發生了一系列不為人知的心理活動,才有了那樣的行為。

比如你想心平氣和,但又控制不住發脾氣,這就好像有兩個聲音:想心平氣和是你意識的聲音,忍不住發脾氣就是潛意識(內在冰山)的聲音。又比如你喜歡一個女孩,想告白,但又擔心對方拒絕或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不敢告白,想要告白是意識,覺得自己配不上是潛意識。

可以說,我們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由我們的潛意識冰山決定的。如果我們不瞭解潛意識,就只能被潛意識牽著鼻子走。我們來看一則伊索寓言:

路人感到溫暖

有一天,北風向太陽發起挑戰,要和太陽打賭,看誰先脫下路人的衣服,誰就是勝利者。北風施展威力,用力猛吹,但是風越大,路人把衣服裹得越緊,最後北風不得不放棄了。北風請太陽出來,看看他的本事,太陽撥雲見日,陽光普照,路人感到溫暖,便將衣服一件件地脫下來。北風使出渾身解數也沒有做到的事,太陽輕而易舉就做到了。

改變絕對不是強迫發生的,能強迫的只是表面的行為。如果我們不瞭解一個人內心的需求和心理活動,只在表面行為上去拚命努力,控制自己不能發脾氣,那些所謂的為你好和靠「打雞血」維持的毅力常常以失敗告終。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行為就是那生長在地面上的草,怎麼燒都沒有用,只要根還在,草必重生。因此,執著於改變表面行為是下下策,透過表象看本質,從內在開始做轉變才是大智慧。在我們知道一個人潛意識的冰山歷程後,我們將會成為「太陽」。在人際互動中,我們就會變得簡單很多。

小婷知道好友小月準備離婚,便建議她離婚前找我做個婚姻諮詢,就當是給她的婚姻最後一次機會。

小月決定藉這個機會和丈夫江好好談一下孩子的撫養問題。至少說清楚離婚以後,他們各帶一個孩子,怎麼讓孩子感受到父母雙方的愛,把對孩子的傷害降到最小。於是,小月夫妻二人出現在我的團體諮詢裡。

兒時的畫面

他們疲憊、尷尬、互相看不慣。

第二天,在上完理論部分的講解課後,小月很積極地站出來爭取到做個案諮詢的機會。她先分享了理論內容帶給自己的觸動,覺得自己和丈夫現在才意識到,兩個人都活在自己的「有色眼鏡」下,並戴著「有色眼鏡」審視對方的生活。這種思維和行為使夫妻二人都感覺特別累,而且覺得生活如一潭死水,毫無改變和改善的可能。小月鼓足勇氣表達出了自己在婚姻中的痛苦,並希望自己可以摘掉「有色眼鏡」,看到婚姻痛苦的真相。

我問他們:「準備好了嗎?」還沒說話,小月已經止不住眼淚了,他們分別點了點頭,個案便開始了。
「你小的時候,爸爸媽媽是怎樣相處的?」我問小月。
小月說印象中最深的畫面就是:「爸爸媽媽爭吵著,廝打著……」媽媽的眼淚、爸爸的倔強,都出現在眼前。

我按她所說,請兩個人分別扮演她的父母,做出相應的姿勢:站立,一手插腰,一手互相指責。
「看著他們。」我指了指扮演父母的兩個人,「和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

小月的腦子裡迅速跳出一個畫面:在她還很小的時候。爸爸當時的工作是祕書,每天要寫報告,寫到很晚。因為小月愛哭,爸爸思路受到干擾就會發脾氣。一次,爸爸喝了酒之後,惡狠狠地說要把她從樓上丟下去。他們家住五樓,掉下去,是會死的。從那之後,每次爸爸喝了酒,媽媽都會抱著小月不放手。因為怕爸爸真的藉著酒勁把女兒扔下去。小月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就已經學會,哭的時候不能哭出聲音,要讓眼淚順著臉頰流下來,然後快速擦掉。

我用溫和而堅定的眼神看著她,和她對視的那一瞬間,小月的眼淚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彷彿終於可以放心地哭了。

我看了一眼江。江強忍住的淚水也流下來了,他抱住小月說:「老婆,你真辛苦。」小月哭得梨花帶雨,在江的肩膀上抽泣著。

帶著那恐懼感生存

我很有感觸地說:「這個女孩子,在還那麼小的時候,就要帶著那麼強的恐懼感生存。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爸爸摔死,連真實的情緒都不敢表達。她還那麼弱小,就築起一層層的盔甲,讓自己的外表變得強大來保護自己,這是她當時唯一可以生存下去的可靠武器。你們兩個只在一起三年的時間,她怎麼能說放下就能放下自己最寶貴的武器呢?」

小月從江的肩膀上抬起頭,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我。

「可你有沒有發現,你最強大的武器,也正在傷害你最親密的愛人和家庭?」我帶著關切的眼神看著她。

給她多一些安全感

小月若有所思,眼淚再一次流了下來。她說:「剛剛,我的心砰的一聲,腦子裡出現了好多江的語言和表情。我很震驚,從沒有想過,我竟然在用我習以為常的東西,給了他那麼大的傷害。可這一點,我自己並不知道。」這時候她才想起江說過的話:「你有照過鏡子嗎?你吵架的時候臉都變形了,像個瘋子,特別地醜。」

「可能真的是我太強勢了。」她的眼淚繼續嘩嘩地流。我沒有繼續追問小月發生了什麼,我知道此時的眼淚,意義是不一樣的。

我溫和地轉向江:「你愛她,愛這個家,就給她多一些安全感。她的武器永遠都會在身上,但只要家是安全的、溫暖的,她就不會拿起武器針對你,而是拿去對付別的人和事。這樣的話,你的老婆才會在家裡溫柔,在外面能幹。」江轉過頭看著小月,狠狠地點了點頭。

江的原生家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媽媽是國中學年主任,屬於很強勢的指責型的人。他的爸爸對江卻極其寵溺。他的媽媽經常要他不要去做課間操,而是去老師那裡背英語;他的爸爸雖然只是一名普通職員,卻透支家裡的錢,為他買了一台電腦。

江在很小的時候,就在父母寵溺和指責這兩個極端狀態來回切換中成長。所以,他從小就習慣性地把自己的情緒封閉起來。特別是個人情感的表達,他幾乎沒有。

摘下了「有色眼鏡」

小月之所以和他吵架也是這個原因,他真的不懂別人最起碼的情緒。兩個小孩生病住院,他不是去醫院照顧,而是在家裡陽臺上烤肉。所以小月覺得他不配做爸爸,才執意要離婚的。甚至女兒都不叫他爸爸,而是對著那個接她放學、買零食給她的司機叫爸爸。

也正是這件事,成為他們鬧離婚的導火線。如果小月能夠看到江的原生家庭創傷,對自己的丈夫或許會多一些理解,少一些埋怨。我引導小月去想像江面對父母如此矛盾又頻繁的情緒變化,幫助她去理解自己的丈夫為什麼如此沒有共情能力,為什麼如此封閉自我情感、不善表達。因為如果他不封閉自己的情感,就會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一會兒被媽媽罵得狗血淋頭、垂頭喪氣,一會兒又被爸爸寵得得意揚揚、「天下第一」。

我告訴江:「你曾經封閉自己,是因為父母極端的教育方式。母親的強勢和掌控讓你強烈渴望自由,現在請你認真地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你自己挑選的愛人,她從小就很好強,但她不是你的母親。」

我再次轉向小月:「你可以慢慢地試著走進他的心裡。這個男人不是你的父親,他是你選擇的愛人。他不習慣表達情緒,過去他習慣透過打遊戲獲得自由和放鬆,你可以給他自由嗎?你願意瞭解他在想什麼嗎?你願意感受他的苦惱嗎?你們願意一起分享內心的快樂和煩惱嗎?」此時,兩口子的眼睛都亮了。

個案結束後,江和小月這一對原本決心離婚的夫妻摘下了「有色眼鏡」,化解了心結,也願意珍惜對方,重新好好相處。

看到了對方的需要

從做完個案到現在兩年多了,小月和江幾乎沒再吵過架,感情穩定,溝通良好。孩子們從原來的不喜歡、不接受爸爸,變成搶著和爸爸玩。

曾經的小月和江,並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伴侶和孩子感受到幸福和愛。現在,他們只是比從前多看到了彼此所做的一些事,多理解了對方,幸福就這樣迎面而來了。這次疫情,很多夫妻居家辦公,矛盾增加,要離婚,而他們的關係並沒有惡化。江不會抱怨小月不做家事、不做飯,小月不會說江只顧玩遊戲不顧家。兩個人各自用自己喜歡的節奏生活。

意外的是,每一次小月去做家事,玩遊戲的江也會放下遊戲走進廚房幫忙。他們之所以都有所改變,是因為他們摘掉了原來那副有色眼鏡,真的看見了對方,看到了對方的需要,而不是盲目地想要改變對方,讓對方符合自己的期待。當真正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放鬆下來後,才能做更好的自己。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都心照不宣地支持著彼此,才有最後的風雨相依。

探索內心冰山世界的過程,是一門瞭解自己和他人很重要的學問。我們知道對方的行為和反應背後,內心走過了怎樣的歷程,於是我們就有了理解對方的能力。懂自己,懂對方,婚姻關係就會得到改善。倘若你能懂得周圍人的心,那會發生什麼變化呢?在第五章我們還會有詳細的理論和實踐指導。(章文/輯)

《你的親密關係模式,藏著你過去的傷》
作者:曾少芬
出版社:高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