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咖啡坊》台灣電動車的未來怎麼走?

邱文福 2022/12/07 18:03 點閱 2626 次
行競科技的 Miss R 電動超跑測試圖。(網路截圖)
行競科技的 Miss R 電動超跑測試圖。(網路截圖)

許多人期待電動車可以成為第二個護國神山,殊不知特斯拉誕生時,台灣桃園龜山就是他的最主要基地。但馬斯克接手後,發現台灣官方無相關政策支持,即便已有眾多零組件仰賴台廠,仍決議撤出台灣。

那幾年,朋友競相投入鋰鐵電池業務,其中包括進入末端商品如車輛銷售,但因財力關係,只能選用小摺公版套入電池而非另行設計,但小摺已成為電信手機商續約的贈品,喪失產品魅力而終止。

早發的電動商機

當年台灣雖然沒有很強的造車能力,卻有極大機會直接導入電動車領域。可惜官方的產業政策欠缺,後來天下雜誌採訪特斯拉離台報導,官方一句「政策問裕隆」的答案讓人無言。特斯拉退出台灣後,民間所有一頭熱的電池、電控、馬達等等領域,頓時全面轉移中國。

因為中國科技部長萬鋼的堅持,電動車「一步到位」空有口號,技術卻有落差,包括比亞迪在內的數百上千家業者,在萬鋼砸下「十城千車」等鉅額補助方案下,中國大廠向台灣廠家大拋紅利,於是台廠爭先恐後奔入中國,參與大大小小概念車、樣品車產製。

至於有人說特斯拉避走台灣,錯不在官方,而是因為美國政府挹注特斯拉幾億美元,其實美國政府不過「融資低利」支持特斯拉買廠造車。台灣官方的沒有作為,替官方塗脂抹粉的話並無意義。

”AA”
行競科技的電動超跑。(網路截圖)

電動車MIH馬首是瞻

近年來,有「造車之神」美譽的鄭顯聰Jack Cheng放下「中國蔚來」NIO電動車新勢力,返台出任鴻海集團MIH電動車總部執行長。接收裕隆集團原技術單位華創公司的各種專利,並以鴻華先進為基礎,創立MIH平台向全球銷售電動車。一時成為台灣新護國神山樣板。

幾年下來,MIH除買下美國Lordstown Motor,將供應自家電動車平台造車外,也簽約多個廠牌,運用發表的幾個車輛平台(底盤),賣給包括美國新興電車廠Fisker在內的商家。台灣本地也分別推出大巴士、小RV、小轎車,並讓納智捷接單尋求浴火重生機會,2023年或2024年將推出休旅車款式,對外更已模仿特斯拉訂購模式,訂金台幣1千元收受數萬訂單在手。

其實,知情者都知道,電動車製造不難,所以全都一窩蜂擠入「AI自動駕駛系統」,台灣已有廠商向官方聲稱完成Level 4(幾乎是自駕系統最高等級),拿走政府高額補助款消失無蹤。

”AA”
有「造車之神」美譽的鄭顯聰Jack Cheng返台出任鴻海集團MIH電動車總部執行長。(網路截圖)

放棄約束 自由開展

其實台灣官方該做的是,放棄老舊汽車廠設立規則,自由展開甚至強化獎勵來面對電動車政策。因為電動車既然製造簡易,當然應該開放,即使採行模組化建構,也不再需要線型組裝生產線,廠方空間需求大為減少,客製化生產更是趨勢。無需一昧仰賴MIH,它會不會是下一個台灣護國神山,說真的沒有多少人在乎。

台灣當然可以造車賣到國際。最直接的例子是國際牌洪家第三代的洪裕鈞,他熱愛老古董車,創設行競科技(XING Mobility),完成世界級電動賽車設計,得到廣泛的國內外媒體報導。如今,洪裕鈞與他的超跑,目前除了缺乏更積極的「品牌」引導之外,完全是台灣未來在電動車領域可以努力的方向之一。

”AA”
洪裕鈞與其電動超跑。(網路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