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6%b0%91%e5%9c%8b%e4%b8%83%e5%8d%81%e4%b9%9d%e5%b9%b4%ef%bc%8c%e5%9c%a8%e7%95%b6%e4%ba%86%e5%85%a9%e5%b9%b4%e9%a0%90%e5%ae%98%e4%b9%8b%e5%be%8c%ef%bc%8c%e6%88%91%e5%88%b0%e7%be%8e%e5%9c%8b%e5%8a%a0%e5%b7%9e%e5%a4%a7%e5%ad%b8%e6%9f%8f%e5%85%8b%e8%90%8a%e5%88%86%e6%a0%a1%e7%95%99%e5%ad%b8%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1

我如何成為基督徒(黃家齊/交大電機系退休教授)

醒報編輯部 2021/05/20 17:27 點閱 12874 次

我從小在天主教的信仰背景下長大,一直到大學,每逢要填個人資料卡的時候,在宗教信仰那一欄,我總會毫不猶疑的填上天主教三個字。小時候,長輩們偶而會帶我去教堂望彌撒,神父講些什麼早已忘記了。但是我卻一直記得耶穌在十字架苦像上憂傷的表情以及教堂窗戶玻璃上漂亮的彩色。

心思屬於窗外

經過長輩們的教導,我知道了天主是天地的主宰,祂雖然住在至高之處,卻也細察人心中的意念,所有的罪惡在祂面前無法隱藏。長輩們隔著簾子在神父面前告解的情景,也時常在我的心頭浮現。雖然如此,在當時南台灣豔麗的驕陽下,我的心還是屬於窗外的。

停留在籬芭上的蝴蝶,水溝裡的彩色透明小魚,颱風天後颳落樹枝上的螳螂,和線放完了飄到墓地裡的風箏,在在都比教堂裡的東西感到有趣多了。

那時是民國五十年前後,我上了小學。在第一次考國語的時候,我因為沒有準備,一時心急,就把課本夾在大腿下面偷看。那一次我竟然考了一百分。在老師發考券的稱讚聲中,我卻是在心裡充滿了羞愧。

那次聖誕聚會

自此以後,我唸書自動自發,加上天資還不錯,功課一直都很好。上學以後,家裡連續搬了幾次的家,長輩們也不再住在一處,教堂更不常去了。初中的時候,我們家搬到了臺北。

高中就讀於建國中學,班上有一些基督徒的同學。其中有一位同學在一個聖誕節的前夕邀請我到他的教會去參加聚會。那一天晚上的詳細過程我已不復記憶,但是當晚我第一次聽到同時也記下了「以馬內利」這四個字。基督徒都知道「以馬內利」是「上帝與我們同在」的意思。然而,對於當時的我而言,這四個字就像中國的成語「天人合一」一樣,似乎只是一個遙遠的理想。

認知自己是罪人

上了大學之後,我在那一位高中同學的影響之下買了一本中英文對照的新約聖經。這是我讀過的第一本聖經。從這本新約聖經,我認識了耶穌是神的兒子,為拯救世人脫離罪惡死在十字架上。我也開始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罪人,需要天父的赦免和一個新的生命。

在民國65年,也就是我大三的時候,我做了一個禱告,求天父憐憫我,赦免我的罪,帶領我的一生,賜給我一個新的生命。(這個禱告我是寫下來作禱告的,就寫在我的第一本聖經的最後頁,請見文後照片)。然而,因為那時我沒有讀舊約,對於聖經真理的認識還是非常粗淺的。

遙望教會

在大學中我閱讀的興趣廣泛,舉凡文學,哲學,心理學,歷史,和禪學方面的書也都看了一些。那時我家住在和平東路二段的巷子裡,每天上學放學坐欣欣52路車都會經過臺北靈糧堂。常常經過的時候,我都不自覺的望一望那一間教會樸實的建築,心裡想著耶穌可能就在裡面。

雖然如此,在大學四年之中,我還是跟著我的母親偶而到聖家堂去望彌撒。那時我想天主教信的是爸爸,基督教信的是兒子,都是一家人,應該是錯不了。

民國七十九年,在當了兩年預官之後,我到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留學。隔年,我的母親急病過世。母親的死對我而言是一大打擊。自此,我開始思想人生的意義。人為何而來?人活著為了什麼?人死了往那裡去?其間,柏克萊的一位基督徒同學常常幫助我,並且也常邀請我一起去查聖經。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基督徒的查經聚會,我感覺到有一種說不出的愛與溫暖在他們的心中。慢慢的我的心裡也就不再感到那麼憂傷了。

妻子憂鬱只靠天父

第二年的秋天,我在美國成家。內子彭惠姊妹與我有相同的天主教信仰背景。她初來美國,在附近的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唸碩士學位。然而過了一年,內子拿到碩士學位之後卻因為與指導教授之間缺乏良好的溝通,在做研究上遇到一些挫折,心裡想不開以至於竟得了憂鬱症(Depression)。

當時的情況非常的嚴重,我只有建議她暫時放下學業,好好的休養。接下來的兩年,我一方面要做研究,一方面要照顧妻子,真是非常的不容易。唯一能倚靠的只有那位我還不是很認識的天父。

其間恰有一位剛到美國的基督徒姊妹帶領內子一起去了教會。在我們停留在柏克萊的最後一年,有一天內子自己在家讀到一句聖經經文的時候,受感動不停的流淚。自此,她經歷了神奇妙的醫治,她的病不但完全好了,不久之後也懷孕了。

基督徒的喜樂關懷

我在1984年拿到博士學位之後申請到美國GE公司研發部門的一份工作,於是就和已懷有身孕的內子一起到了紐約中部的一個小城。

內子在生產之後不久就申請到附近理工學院博士班的入學許可,於是我們就搬到了學校裡的已婚學生宿舍。我一面工作,內子一面唸書。在我們住的宿舍區裡,有一個屬於聚會所的家庭聚會。我們初到那地,聚會所的弟兄姊妹很熱情的接待我們。

此後我們經常參加他們的聚會。有時候輪到在我們家,我就幫忙照顧孩子,偶而也跟著唱一唱詩歌。那一陣子我耳濡目染,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心中的喜樂和彼此間的關懷。他們的禱告充滿了熱情,禱告的時候像是耶穌就在他們身旁一樣。

內子1988年畢業之後,我們一起申請到美國IBM公司的研發部門工作。此處位於紐約州南部,靠近紐約城。由於感到有信仰上的需要,我們到達之後不久就經由朋友的介紹來到了一個華人教會。那裡的弟兄姊妹很懇切的接待與幫助我們。此後我們就固定參加那裡的主日聚會。

愛的呼召

我坐在下面聽,一連聽了三年,時常在聽道之後覺得扎心。對於聖經的真理也開始有了基本的認識,同時我也慢慢的參與一些教會的服事。在第三年的時候,神幾次以異夢的方式來向我啟示聖經的真理,並且引導我看希伯來書七章17節。我終於認識到耶穌就是神按著麥基洗德的等次設立的大祭司,他不僅是為我的罪獻了贖罪祭而死在十字架上的大祭司,他也從死裡復活,他是基督,也是我永遠的王,於是我就從心裡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

我們家在那年又添了一個孩子。隔年1992年,在舉家遷回台灣之前,我與內子在我們紐約的教會受洗,歸入耶穌基督的名下,正式成為神的兒女。

【黃家齊簡歷】
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系、電信工程研究所退休教授
研究領域: 行動通訊、蜂巢式系統、無線通訊

臉書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theatonedones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