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ard_armitage%ef%bc%89%ef%bc%883%e6%8e%92%e5%b7%a6%ef%bc%89%e5%8f%8a%e5%8f%b2%e5%9d%a6%e6%9f%8f%e6%a0%bc%ef%bc%88james_steinberg%ef%bc%89%ef%bc%882%e6%8e%92%e5%b7%a6%ef%bc%89%e7%ad%89%e4%ba%ba%e8%a8%aa%e5%8f%b0_%e4%b8%ad%e5%a4%ae%e7%a4%be

同時遣使訪問兩岸 美國的算盤與我方的因應(20210415 黃介正)

醒報編輯 2021/04/15 21:48 點閱 31079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黃介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文字整理:呂翔禾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最近派了兩個特使團,一個到台灣,另外一個到中國大陸,分別討論有關於台海兩岸以及美國關注的問題,來到台灣是前參議員陶德,去中國大陸的是美國的氣候特使凱瑞。目前已經知道的消息,就是凱瑞到中國邀請習近平參加氣候峰會。

另外,來到台灣的前參議員陶德與拜登總統曾經非常要好,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也是競選的重要顧問。現在雖然沒有公職,但是應該也是帶著非常重要的任務來台灣訪問。我想要請老師幫我們解讀一下拜登總統的兩面手法、兩套外交戰略,究竟有什麼樣的深意?

拜登精準外交手腕

黃介正:我覺得這次拜登政府的安排應該是非常精準、也非常精彩的一個外交操作。兩位特使不論是來台灣的這個陶德與赴中國的凱瑞,兩個人都是參議員出身,凱瑞還曾經競選過總統、陶德則沒有,且凱瑞現在是拜登政府正式任命的氣候大使跟特使。

陶德沒有任何官職頭銜,但是拜登跟陶德與凱瑞,三個人同朝當參議員非常多年,他們三個人的交情本來就很好,所以總統的好朋友一個去上海談氣候,一個到台北來談台美關係,一個是官方交流,一個是非正式交流,而且時間是同一天。

凸顯美國重視台灣

這種精準外科手術式的安排,應該是非常老練的外交人員,經過了長時間的思考所設計出來的,目的在求海峽兩岸對等。對台灣而言,不要讓台灣感覺在美中強權競爭的時候,台灣只是一個附屬品,而美國更重視美台之間的雙邊關係。對中國大陸而言,就是美國在台灣有重大利益,中國大陸必須要瞭解。

問:美國在台灣有重大利益,指的是軍售嗎?還是我們也算是「第一島鏈」裡面的一員?

黃介正:對!對美國來講,她在台灣的利益是多層面的,當然有軍售利益,美國人還想要出口含萊克多巴胺的美牛、美豬,這些都是為了商業利益。此外,美國也有他自己的戰略利益,台灣作為第一島鏈的中心點,對美國西太平洋防禦線來說,是不可以被突破的缺口,這是戰略利益層面。

戰略、價值綜合利益

另外,再高一個層次是美國先民從歐洲到新大陸,經常認為自己是山丘上的「光明之城」,所以他們有道德的責任和義務要支持弱小國家。有別於歐洲傳統的帝國主義。因此有一些美國人會認為,即使美國走的是霸權路線,但他的霸權不是惡搞,是善良霸權。

所以美國是個錯綜複雜、交錯的政治體,他在台灣的利益也包含各個層面。

問:想請黃老師分析,這次美國的氣候特使去中國會有討論哪些的議題?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

重回多邊起手式

黃介正:中國大陸的部分。我覺得拜登總統找他的好朋友,又是曾經做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人凱瑞,再回過頭來做氣候大使,可見在拜登總統看重多邊主義對於美國在多邊機制中的領導地位,以及美國對於氣候變遷本身的關注。氣候變遷變成美國重拾他在國際事以及多邊主義領導權的一個起手式與標竿。

即便國務卿布林肯說過,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是三種:在可能的地方合作、在應該的地方競爭,在必要的地方對抗,因此氣候變遷就變成合的這塊,標竿性的東西。所以凱瑞中國大陸去訪問,而且不是要中國的對口人物到美國來,是他移樽就教。

來訪的代表團

至於對台灣來講,因為我個人認得訪問團三位中的兩位(Richard Armitage和James Steinberg),而且是很熟的朋友,彼此都可以用第一人稱打招呼。他們這個團來應該是充分顯示拜登政府不希望因為政權輪替,造成非常明顯的在美國對臺政策上的落差。

事實上,美國共和黨、民主黨都非常支持台灣,只是態度和做法不一樣,過去的政府可能把台灣當作一個工具,或者是一個矛頭,沒事就可以拿來戳北京一下。我在聆聽代表團在拜會總統府的時候,我相信他們講的非常的清楚,他們來訪單純為了台美雙邊關係。

安撫台灣情緒

這個訊息是令人感覺到欣慰。美國在柯林頓總統的時候就提出過。但是在實際操作面,所有人都知道,美、中、台三組雙邊關係是相互影響的,這是我們希望這個影響盡量降低:跟臺灣交往純粹是為了台灣,不要為了中國而跟臺灣交往。

問:最後問黃老師兩個問題:美國既然派人到兩岸遞橄欖枝,你覺得習近平會在這次的晤談中,對美國提出什麼主要的要求或是期待?另外,蔡總統這邊也會怎樣向美國的特使提出台灣的期待與要求?

黃介正:我不知道去上海談氣候變遷的凱瑞會不會被授權,在中國大陸訪問期間,觸及到美中之間全面性的關係。那麼美國國務卿跟國安顧問到底有沒有拜託他,或是拜登有沒有請他帶話,因為畢竟雙方的高層才剛剛談過,他到底是要去緩和氣氛呢?還是再去堅定立場?

台灣多點實質利益

這要看他的行程走完,並有公開的消息出來,我們比較能夠判斷。

另外,關於美國跟台灣的部分,我相信台灣的立場非常清楚,不論哪一黨執政,只要碰到美國的代表,一定是非常高度重視台美雙邊關係,期待台美雙方能夠有更緊密的溝通合作。

實質面的話,一定會講的就是臺美之間的自由貿易,相關機制要儘速的推動。另外,就是台海的安全,這是台灣的「軟肋」,非常在意的一塊,希望美國可以給台灣更多的支持。

美關切萊豬、軍備

反過來想說,美國這個團會不會在見完記者、閉門座談的時候、特別關切萊克多巴胺公投?如果今年公投過了以後要怎麼辦?民進黨政府準備怎麼做,請你給我一個說法?

或者是第二個,中國大陸有很多軍事上面的反應,在國防預算還有戰爭準備上到底做了多少,能否跟我做一個說明?如果兩岸都認為不會打,都沒有面對戰爭的準備,那這並不符合美國利益(軍火商)。我覺得美方可能會提到這個部分。

美國再要求台灣

所以,與其說是我們要美國做什麼,不如說美國來要我們做什麼。他們願意離開美國,面對疫情檢測被戳好幾次鼻孔(檢測),打完疫苗還要再檢測,然後飛那麼久的路途,他們都在美國東岸,如果一點東西都沒有帶回華盛頓,我不相信。

這些可能是全都已經跟幕僚單位事前談過,等到正式的團來、總統拍板,才能夠把榮耀歸與總統,外交操作本來就是這樣。

問:好,我們做個結論。無論如何,美國既然都派人來,那我們準備怎麼送大禮?蔡總統針對萊克多巴胺豬的進口,恐怕要有個說法,讓美國人能夠滿意,不然的話,所謂客從遠方來,那麼我們到底送什麼禮,是他們能夠滿意的。這一點我們全體民眾要去幫忙蔡總統思考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