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a%e5%af%84%e7%94%9f%e4%b8%8a%e6%b5%81%e3%80%8b%e5%b0%8e%e6%bc%94%e5%a5%89%e4%bf%8a%e6%98%8a%e4%b8%8a%e5%8f%b0%e9%a0%98%e5%8f%96%e6%9c%80%e4%bd%b3%e5%8e%9f%e5%89%b5%e5%8a%87%e6%9c%ac%e7%8d%8e%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寄生上流》奪最佳電影 背後的意義與操作(20200212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2/13 09:36 點閱 59239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奧斯卡最佳影片竟史無前例的,由韓國電影《寄生上流》拿下,《寄生上流》能拿下最佳外語片已經證明其電影的實力,但是能夠贏過所有入圍的電影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可見它不只是一部外語片,更具有美國或者是普世價值的電影,這是讓大家都非常津津樂道的。

嚴老師您看過這部電影,請您分析《寄生上流》這部電影,究竟為什麼可以在奧斯卡這麼商業的活動中獲得多數肯定?

電影題材反映現況

嚴震生:我覺得,《寄生上流》這部電影不僅題材和劇本非常好,它也顯示出現代人對於貧富差距狀況的一種無奈,這讓所有觀劇者感同身受, 也是一種普世的問題。可以看到,2019年有非常多的國家發生抗爭,其中多數都與貧富差距有直接的關係,所以這部電影不僅是反映了韓國的現況,也反映出很多國家底層人民的心聲。

《寄生上流》可以說是喜劇與黑色驚悚劇的完美轉換,也是上層社會與底層社會的寫實對照,它把所有電影的元素都放進去了,然後整部電影中,所有演員的戲分比重都差不多,並沒有誰特別突出,所以這次的提名很有意思,竟然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都沒有被提名,但是最後竟然得到最佳影片、最佳外語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4項大獎,成了大贏家。

好萊塢注重娛樂成分

好萊塢的電影跟歐洲的電影觀點很不一樣,好萊塢比較著重在商業成分,歐洲電影則是很注重藝術方面,所以台灣導演侯孝賢的電影,到歐洲獲得很多獎,但票房都很慘澹,因為他的拍攝手法非常唯美,藝術成分很高,可是對於一般觀眾來講會太過於沉悶。過去的香港電影就比較像好萊塢,娛樂價值比較高。

這其實也是一種兩難,好萊塢以前在奧斯卡頒獎時,就面臨很大的挑戰,因為電影著重娛樂成分居多,就會讓大家覺得沒有什麼藝術價值,所以就是很難抉擇,在藝術價值與票房中間拉扯著。

成功的行銷策略

2019年的電影不乏好電影,像是《小丑》、《1917》等也都是叫好又叫座,《寄生上流》能從中脫穎而出,必定有一些關鍵的因素。眾所皆知奧斯卡獎向來是一場商業遊戲,不是光論實力而已。發行商必須研擬出造勢策略,辦活動接觸影迷,砸錢在網路平台或平面媒體等撒廣告。

但《寄生上流》的行銷團隊反其道而行,他們並未採取大規模放映的方式,而是採取限量影廳上映的模式,先在三間戲院上映累積觀眾,聚集各地影迷前來朝聖。最終成功創造首週37.6萬美元票房紀錄,單廳平均達12.5萬美元,創下北美非英語片新猷,口碑也為之帶動。

穩扎穩打的擴展

然後在參展的方面穩扎穩打,在坎城榮獲最大獎金棕櫚獎之後,陸續參加多倫多影展與紐約影展的首映,一路征服北美媒體、影評人。這也是他們行銷團隊堅持逐步擴張電影影響力的策略,非常奏效。

我姪女在美國專門從事電影推銷,她推銷小成本電影的方式,就是在公園或是一些小地方播放電影,讓民眾看免費的,慢慢的就會有些影評出現,就會吸引更多人想觀看, 李安的《斷背山》也是從小的地方慢慢發跡,到後來可以躍上大螢幕,所以好的電影也要有好的市場行銷模式,兩者相輔相成。

美國人不愛字幕

過去美國人看電影不喜歡看字幕是出了名的,因為他們覺得那是種干擾,所以像是《藝伎回憶錄》裡的日本武士與藝伎都得說得一口標準的英語,而對於這點《寄生上流》奉俊昊導演,也在金球獎獲獎時幽了美國人一默,奉勸美國人試著「克服一英吋的字幕障礙」,如此一來,「你會發現更多的好電影」。

問:大概歸納一下《寄生上流》的成功點。第一、它不只有藝術價值,也有商業價值。換言之,電影本身是一種跨越生活階級的故事,讓人感同身受。第二、整部電影是屬於嘲諷、黑色喜劇的作法,這樣的特質也引來很多人的好奇。第三、電影後續的行銷策略非常奏效,在美國從小戲院開始累積票房,最終也打出了好口碑,讓奧斯卡投票的人有印象,不是突然殺出的黑馬,而是穩扎穩打的進行?

台灣題材不夠新穎

嚴震生:選出奧斯卡入圍者與得獎者的影藝學院,過去常被戲稱為「老白男」集團(由老人、白人、男性組成,或者老年的白人男性為主要成員),保守程度可想而知。而為了去除掉這樣的尷尬標籤,近年開始調整選民結構,外國人的比例愈來愈多了,亞裔的人也逐漸增加中,朝向更多元的投票。

在看到韓國《寄生上流》在奧斯卡上得獎之後,台灣的影迷也會想到底哪時候,台灣也能在奧斯卡上奪下獎項。我認為,台灣電影的題材對於批判政府、社會概況還是比較少。台灣有拍過一些很感人的電影,可是都是以過去的歷史背景當作題材,例如白色恐怖、霧社事件等。可是韓國這個故事就是現代所面臨到的問題,更能直擊人心,觀眾的認同與參與感更重。

問:嚴老師您覺得,李安以他對美國市場的電影經驗,是不是台灣導演中唯一有可能挑戰奧斯卡的?

李安應拍中國貪腐

嚴震生:我覺得,李安如果能夠能以中國政府貪腐的問題為題材去拍攝,雖然這個題材很敏感,但是我相信,對中國老百姓來講,一定是很感同身受的,且美國人也愛看,中國的貪腐及貧富懸殊的狀況,特權階級的壟斷等,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做的題材。

但《寄生上流》這部片子,沒有直接控訴或攻擊政府,就是把歷史以及現況結合起來,電影中有錢人家竟然可以有一個地下室有電、有水、有冰箱是為了防範未來南韓若受到北韓攻擊能夠避難用的,整部電影的想像力非常豐富,還有這個如何製作假的畢業證書,混進有錢人家裡當家教,都是非常很有創意。

這些電影情節都在諷刺韓國當今社會的亂象,但是又沒有指名道姓是誰,留給影迷自行想像的空間,也道出貧富階級之間的無奈。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我們也不能劇透太多,聽眾朋友若有興趣的話,現在即將重新上映,在各大戲院演出,大家抓緊機會去一睹奧斯卡最佳影片得主的光采。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