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e%e5%9c%8b%e6%b0%91%e4%b8%bb%e9%bb%a8%e5%9c%a8%e6%96%b0%e7%bd%95%e5%b8%83%e4%bb%80%e7%88%be%e5%b7%9e%e8%88%89%e8%a1%8c%e7%9a%84%e7%b8%bd%e7%b5%b1%e6%8f%90%e5%90%8d%e5%88%9d%e9%81%b8%ef%bc%8c78%e6%ad%b2%e7%9a%84%e4%bd%9b%e8%92%99%e7%89%b9%e5%b7%9e%e5%8f%83%e8%ad%b0%e5%93%a1%e6%a1%91%e5%be%b7%e6%96%af%e4%bb%a5%e8%bc%95%e5%be%ae%e5%84%aa%e5%8b%a2%e5%8b%9d%e5%87%ba%e3%80%82(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民主黨初選開跑 新罕布什爾揭曉(20200212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02/13 09:34 點閱 58613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允慈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正進行黨內初選,在共和黨部分,川普出線毫是無懸念。但民主黨的部分呈現拉鋸,特別是訪問的當下,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剛開完票,哪些人是民主黨的領先群,請嚴老師替我們分析一下。

初選形式不同

嚴震生:觀察家認為,在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才算是真正的第一次初選。上星期在愛荷華州舉行的初選,是黨團會議(Caucus)性質。因為民眾晚上要花費1、2個鐘頭、甚至更長,來完成會議中的討論,所以投票參與率比較低。但是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是人人熟知的形式,直接投票給支持的候選人。

另外,新罕布什爾州和愛荷華州的初選還有第二個不同之處。愛荷華州的初選是黨團會議,一定要具有民主黨員身份才能參與。但在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只要不具共和黨員身份,都可以參加這次初選。所以外界時常質疑,支持共和黨,卻沒有登記共和黨黨員身份的民眾,會投票給弱勢的民主黨候選人,讓較強的候選人不易出線。

拜登後勢看漲

這種未登記黨員的共和黨支持者,大概佔新罕布什爾州選民結構的1至2成。但如今開票進度已經7成,一如預期的,拜登表現不好,支持度只有8%左右,在候選人中排最後。他在前兩天的選前辯論也提到,自己在愛荷華州被打得很慘,並預期自己在新罕布什爾州會再被打擊。

不過拜登也為自己設立了防火牆,表示要掌握未來在內華達州,以及尤為重要的南卡羅萊納州的初選。南卡羅萊納州有近4成民主黨的選民是非洲裔,而非洲裔正是拜登的主要支持群眾。在愛荷華州、新罕布什爾州的非洲裔選民都非常少,是對他不利之處。

桑、布並駕齊驅

另外,桑德斯在愛荷華州的得票率最高,這也在預期之中。不過他與布蒂吉格在黨代表票上只差距1~2票,雖然桑德斯贏得的普選票多,但和布蒂吉格頂多只算打平。而這次在新罕布什爾州,由於桑德斯是從隔壁的佛蒙特州起家,佔有地利,並且他4年前也選的不錯,所以這次初選還是桑德斯領先,得到26%支持率。而布蒂吉格在愛荷華州,氣勢上來之後,到了新罕布什爾州,也排名第2,擁24%支持率。

問:剛剛嚴老師提到拜登,我想觀眾會有一點不解,為什麼嚴老師要花這麼多篇幅,說明拜登前副總統的現況。拜登雖具有關注度,但是卻沒有選民的支持度,只排名第5,為什麼會還值得討論?

拜登受勞工歡迎

嚴震生:首先,拜登做了2任共8年的副總統,還當了30多年的參議員,經驗非常足夠。另外,拜登的立場比較溫和,可能是川普最嚴峻的對手。他可以贏回白人、藍領階級、工人的選票,而因為家庭背景出自勞工階級,也能獲取勞工階級的信任。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始終認為,他在全國的擁有高支持度。

而剛好,美國總統初選前面2個州,太小、太白、也太鄉村。勞工階級都聚集在都會區,而前2個州鄉村農民比較多,對他比較不利。而初選來到第3、4個州後,特別在內華達州,有很多的拉丁裔的選民,會對拜登帶來一點優勢。

克羅布徹條件好

觀察民主黨排名前5位的候選人的年齡,第5名的拜登、第4的華倫、還有第1的桑德斯,皆已超過70歲,反觀布蒂吉格才37歲,年齡差距太大了。其中,克羅布徹59歲,看起來年紀最為合適。

就政治背景而言,布蒂吉格只做過一個小城市的市長,以台灣為例,就類似於鶯歌區的區長。支持者會覺得,治大國若烹小鮮,小事做好就可以了。但克羅布徹至少做過2任的聯邦參議員,也做過明尼蘇達州的檢察官,對整個美國的司法,或者聯邦政治十分熟悉,他的背景可能比較合適一些。

問:顯然,目前美國總統的初選,特別是民主黨,局面還是非常混亂。已經進行初選的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也還不足為民主黨的黨內初選結果作定論,5人各有勝負。那麼,我們討論這5個候選人的戰況,意義為何?

仰賴實力決勝

嚴震生:若美國初選進度持續拖延,是不是必須討論一個制度,丟棄15%的門檻,改採用贏者全拿。如此,勝負一下就出來了,民主黨也可以快速的整合政黨內部來對抗川普。

不過,選舉應該回歸本質。回想過去台灣的初選制度,1996年,民進黨的彭明敏、謝長廷、許信良、和尤清4個人在全國進行初選對抗李登輝。反觀台灣現在的政治情勢,都靠知名度或民調來做決定,這不是好事。

從美國民主黨的總統初選可以觀察出,比起靠知名度,選民願意給新候選人機會。布蒂吉格從小州慢慢經營,雖然從政經歷不足,但是藉由辯論會上的表現和提出政策,在初選嶄露頭角。反觀拜登,是知名度最高的候選人,但辯論表現差強人意,細節也經營不善,最後分別位居第4、第5。

選舉過程重堅持

民主黨舟車勞頓的初選好處在於,當屆或是未來有潛力的政治人才,可透過各州的選舉跟經營,得到成長的機會。就像克羅布徹在愛荷華州位居第5,只得到12%支持度,在新罕布什爾州,就排到第3,得到20%。他將選舉資源集中在前2個州,若表現不好資源將耗盡。不過他在新罕布什爾州士氣上衝,就會有捐款援助。

克羅布徹將自己視為除拜登和布蒂吉格的另類選擇,因為他比較溫和,而桑德斯及華倫屬於偏左派。如果克羅布徹的氣勢起來,民眾會將克羅布徹視為主流候選人,相較拜登較有年齡優勢,較適合帶領國家。所以,在選戰中能不能持續撐下去,攸關重要。

問:言下之意,美國民主黨初選經歷多個州,實際上是磨練政治人物的機會。包括候選人的辯論表現、募款能力、以及在全國面前的形象管理,無論最後能不能成為總統候選人,對政治人物而言,都是很好的練習?

捐款人數成指標

嚴震生:對,不僅是捐款數目,捐款人數也要夠多,候選人才能夠參與辯論。可惜的是,華裔的民主黨候選人楊安澤退選了,他的想法很特別。一開始民眾覺得,每個月發給國民1000美元的政策,根本是天花亂墜,後來這個政策卻進入主流辯論。再者,他展現了驚人的網路聲量,在網上募到大量小額捐款,得到多人捐款認同。對候選人來說,不僅捐款數目重要,捐款人數也是個很重要的指標。

問:謝謝嚴老師的說明,讓我們更加明白,美國民主政治施行的基本理念,透過政見和訴求,贏得民眾支持。在漫長的初選過程中,也是一種難得的民主教育。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