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b%ae%e5%89%8d%e5%85%a8%e7%90%83%e6%ad%a6%e6%bc%a2%e8%82%ba%e7%82%8e%e7%9a%84%e5%ba%b7%e5%be%a9%e6%af%94%e4%be%8b%e7%b4%84%e7%82%ba8_%ef%bc%8c%e7%9b%b8%e8%bc%83%e6%96%bcsars%e9%80%a0%e6%88%90%e8%82%ba%e7%ba%96%e7%b6%ad%e5%8c%96%ef%bc%8c%e6%b2%92%e6%9c%89%e6%98%8e%e9%a1%af%e7%9a%84%e5%be%8c%e9%81%ba%e7%97%87%e3%80%82

與SARS纖維化不同 武漢肺炎無後遺症

林祐任 2020/02/10 19:32 點閱 9204 次
目前全球武漢肺炎的康復比例約為8%,相較於SARS造成肺纖維化,沒有明顯的後遺症。(Photo by Pixabay)
目前全球武漢肺炎的康復比例約為8%,相較於SARS造成肺纖維化,沒有明顯的後遺症。(Photo by Pixabay)

【台灣醒報記者林祐任綜合報導】目前全球武漢肺炎的康復比例約為8%,雖然相較於SARS造成肺纖維化,較沒有明顯的後遺症,可惜尚未出現有效的治療方法。此外,中國醫生詹慶元宣稱痊癒者體內的抗體恐怕持續不了太久,有可能「再度感染」,但英國的專家抱持懷疑態度,原因是新型冠狀病毒的變異性不大。

武漢肺炎無後遺症

目前為止,武漢肺炎康復的比例約為8%(3,400多人),沒有明顯的後遺症。相較之下罹患過SARS的病人可能會「肺纖維化」,此外,當年醫生曾使用高劑量類固醇治療,導致部分患者骨骼壞死,而當前治療新型冠狀病毒並未使用類固醇,主要使用蛋白酶抑制劑、利巴韋林以及干擾素,還未見病人出現骨骼壞死的情況。

Live Science》指出,目前沒有對任何冠狀病毒的有效治療方法,若是染上其他較輕微的冠狀病毒,可使用「加濕器」以增加環境濕度、沖熱水澡、喝大量的流質液體,以舒緩症狀的痛苦,類似的方法也可適用於新型冠狀病毒。在抗病毒藥的方面,目前對抗伊波拉與瘧原蟲的藥物,以及蛋白酶抑制劑,都呈現出些許的療效。

可能再度感染?

根據《每日郵報》報導,中國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詹慶元表示:「武漢肺炎的痊癒者還是有再感染的風險。」雖然痊癒者體內會產生新型冠狀病毒的抗體,但詹慶元發現,在某些病患中抗體的持續時間並不長,因此他們有可能再度染病。此外,病毒株的種類也很多,即使身體擁有對某病毒株的抗體,對其他病毒株也未必有效。

然而,英國艾希特大學的潘卡尼亞博士抱持懷疑態度,他認為現在宣稱病人有可能再感染仍言之過早,人體免疫系統認出病毒的本領很優異,否則今日或許有一半的人不在世上。不過潘卡尼亞承認,「至今人類對冠狀病毒的理解很少」。

愛丁堡大學的免疫學家迪加德則認為,病患再感染的可能性很低,相較於流感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的變異不大。他更強調,即使是流感病毒,再感染的間隔時間是以「年」來計,因此痊癒者在短期內不太可能再度感染武漢肺炎。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