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b0%e9%90%b5%e5%a5%b3%e6%80%a7%e5%b0%88%e7%94%a8%e8%bb%8a%e5%bb%82_%e9%80%b2%e6%ad%a5%e9%82%84%e6%98%af%e9%80%80%e6%ad%a5%ef%bc%9f

地鐵女性專用車廂 進步還是退步?

邱慕天 2017/08/28 20:21 點閱 20605 次
英國提倡設置女性專用車廂,雖然出發點是為了提升女性乘車安全,卻遭到女權團體和黨內外一致砲轟。( photo credit by pixabay)
英國提倡設置女性專用車廂,雖然出發點是為了提升女性乘車安全,卻遭到女權團體和黨內外一致砲轟。( photo credit by pixabay)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分析報導】根據英國《每日郵報》26日報導,英國工黨柯賓的親密戰友近日提倡設置女性專用車廂,雖然出發點是為了防治性騷擾、提升女性乘車安全,卻遭到女權團體和黨內外一致砲轟,認為這反而是把性騷擾「正常化」。

日本首開其例

為了防範女性搭車遭到性騷擾,日本在2000年起首推女性專用車廂。措施包含乘客集中以彼此保護,且方便架設監視器、照明設備與站務員在附近監看。後來在俄羅斯、巴西、墨西哥,以及、中東、東南亞、韓國都引入這樣的措施,台灣也有推行。

《英國廣播公司》指出,英國每年「列車癡漢」事件在5年間從每年650件,暴增到1448件;而國際上證明,專用車廂或候車區能大幅減少犯案律。這正是柯賓好友,英國影子內閣消防大臣克里斯‧威廉森近日提倡專用車廂的背景。

然而,同黨議員史黛拉‧克里希卻不客氣與他在推特公開筆戰:「我們可以讓每個人在每個車廂能感到安全嗎?而不是去限制乘客得待在哪裡嗎?這是他們的問題,而不是我們(女性)的問題。」
威廉森則回應,專用車廂不是「限制」,因為要不要利用這個措施是每個人的自由。但克里希繼續回嗆:「設計男性專用車廂如何?坐到其他地方的,就讓警察將他們當作騷擾虞犯來示警盤查?這選項如何?」

dm
dm

乘車自由受限

事實上,作為女性的克里希有理由憎恨這個設計,因為這可能讓「進入一般車廂而遭受騷擾」的女乘客背負不當的歸咎──「有專用車廂妳為什麼不去?妳受害自己也有責任!」從而真的透過隱性倫理規約,使得她們乘車自由受限。

然而她後面舉「男性專用車廂」之例的反諷邏輯,就有點不在理。兩性的空間區隔看上去不只保護女性,也使男性避免被誤認為色狼。然而,女性專用車廂的意義即是「男賓勿入」;這不僅公共想像中將男性貼上了「性侵犯虞犯」的標籤,更讓尖峰時間的乘車男性少了選擇。他們要不就是進入女性專用車廂「被當色狼」,要不就是在餘下的車廂擠沙丁魚。

事實上,台北捷運和台鐵部分車站幾年前早有設計「夜間婦女候車區」,初始英文翻譯為「Nighttime Safeguarded Waiting Zone」,就曾引起爭論;但當局卻回說,北捷乘客7成為女性,這是為「大多人設置」,且2016年1月時還表示「沒有要更改的計畫」。

男性也可能受害

然而,將女性與須受保護的弱者概念連結,就是將男性與侵略者的概念連結。忽略了生理女性也可能是加害者(加害於女性或男性)、生理男性也可能是受害者(受男性或女性之害)。公共行政建立在貧乏的性別刻板想像,最後讓兩性都覺得很虧。

a

2017年,日本由於經常發生「痴漢冤罪」,即男性被冤枉非禮,要求開設男性專用車廂的聲音愈來愈大,超過6成受訪者贊成加開男性專用車廂。好事是,2016年3月起,北捷就從善如流,將「夜間婦女候車區」更名為「夜間安心候車區」。

這個設置不僅標示了台灣性別意識的進步(比歐洲和日本還進步!),也擴大了「社會安全網」的意涵。

當然,外界可以繼續追問:如果有一位男子未在「夜間安心候車區」遭受搶劫、騷擾,輿論是否會說:「有專用車廂你為什麼不去?你受害自己也有責任!」這個說法與先前的一樣糟;但民眾同樣不能說夜間安心候車區是「限制(某族群的)乘車自由」。這或許是一種過度的上綱。期許有一天,所有的安全設計都不再需要;然而那是等到天國來臨的日子才有的烏托邦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