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6%93%e6%bf%9f%e5%ad%b8%e4%ba%ba

全球週刊封面:憤怒政治:脫歐後再思自由主義 (20160706 經濟學人)

邱慕天 2016/07/06 19:14 點閱 1190 次

《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在投下脫歐的一票時,許多英國人想的可能跟台灣人一樣:離開(歐洲/中國)大陸,就能向全世界開放。但事實上真正使脫歐成為勝利一方的,是反對自貿、反對開放、反對移民的本地底層人士票倉。他們懷著對各種全球化自由主義菁英,甚至對女權主義的怒意,狠狠地繼美國的川普勢力以及法國勒龐的國族陣線之後,推高了西方新一波的反全球化政治浪潮。

自1989年蘇聯鐵幕政權倒台以來,自由主義靠著「技術官僚」這套行騙/行遍天下。不少人得以致富,卻也有一大群人明明很努力也沒犯錯,卻莫名其妙地窮了。「歐元」這種貨幣設計,就是此類技術方案的代表作─它讓歐洲出現許多失業和經濟停滯;華爾街的複雜虛擬金融商品,導致最後由美國政府「慷所有納稅人之慨」解救的2008金融海嘯,也無法被忘記。

其實,自由貿易是有好處,問題是好處分配不均。美國過去15年的GDP共漲了14%,中國製造也讓許多產品可以在當地便宜買到。然而,飯碗被中國人搶走的一群人很憤怒,中產階級薪資也下滑,導致這段期間的中位數薪資才上升2%。因此政府一定要重新想辦法把資源從「肥貓」身上拿些來,分配到教育─不能光給失業者社福補助,而是要輔導轉業,讓他們有尊嚴地生活。

過去曾有幕僚偷偷在柴契爾夫人案下塞了一份法蘭西斯‧福山的《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那是對她所代表的民主與新自由主義時代的恭維。但鐵娘子讀畢,卻對這種武斷不甚欣賞。對她來說,自由主義的勝利不是歷史的必然;矢勤矢勇,毋怠毋忽,才是貫徹這套政治思想始終的硬道理。

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701478-triumph-brexit-campaign-warning-liberal-international-order-politics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