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e%e5%9c%8b%e7%b8%bd%e7%b5%b1%e6%ad%90%e5%b7%b4%e9%a6%ac20%e6%97%a5%e8%a8%aa%e5%95%8f%e9%98%bf%e6%8b%89%e4%bc%af%ef%bc%8c%e8%87%b4%e5%8a%9b%e6%96%bc%e4%bf%ae%e5%be%a9%e5%85%a9%e5%9c%8b%e7%9a%84%e9%97%9c%e4%bf%82%e3%80%82(photo_by_%e6%b3%95%e6%96%b0%e7%a4%be)-1

歐巴馬訪沙烏地 拉攏海灣修復關係 + 聯合國新秘書長 女性出任機率大 + 宛如曹操 普丁堪稱一代梟雄 (20160421 醒報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4/28 15:56 點閱 41096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整理:謝宜帆、楊尚為

一、標題:歐巴馬訪沙烏地 拉攏海灣修復關係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國際矚目的大事之一是,美國總統歐巴馬為什麼要在近日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報導說他是要致力修復雙邊的緊張關係。沙烏地阿拉伯不是一向親美嗎?為什麼歐巴馬還要特別跑這麼一趟?

嚴震生:沙烏地阿拉伯長期以來在中東的以阿衝突中,扮演比較溫和的角色,就是沒有和以色列對抗,所以美國和它的關係一直很好。另外,美國從沙烏地進口許多石油,所以兩國關係很密切。

甚至,美國發生911事件時,我們知道賓拉登是阿拉伯人,而且大部分的恐怖分子駕駛飛機攻擊雙子星大樓的,這些人其實也都是阿拉伯人,沒有一個是伊拉克人,結果美國卻去攻打伊拉克。當時小布希等於是找錯對象了,按照道理講,應該是去攻擊沙烏地阿拉伯。

問:至少要叫沙烏地阿拉伯把人交出來吧?

【美國會擬向沙烏地咎責】
嚴震生:也不是這樣!因為沙烏地政府會說不是他們指使的,是恐怖組織在外面策劃這些事件。為什麼現在美國和沙烏地關係緊張,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美國國會準備通過立法,讓911受害家屬可以向沙烏地政府提告。沙烏地阿拉伯政府覺得如果這項立法通過,對美國和沙烏地的關係當然是一大傷害。

問:兩國關係會很尷尬?

嚴震生:所以歐巴馬是反對立法的。問題是,今天美國國會也不在他的控制之中,因此有可能會通過。但是這個議題對沙烏地而言是滿尷尬的。另外的原因是,去年在美國舉行P5+1(伊朗核問題六方會談),即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加德國,共6個國家介入幫助伊朗禁止核武的協議,這表示,美國和歐洲都解除了對伊朗的制裁,沙烏地當然很不高興。

【美與伊朗修好沙不滿】
對沙烏地阿拉伯來說,會覺得這些西方國家怎麼不繼續和伊朗對抗,畢竟伊朗是中東地區什葉派的大國,而沙烏地是遜尼派的大國,兩國關係向來就是對立。過去也因為伊拉克和巴林的事情,沙烏地和伊朗有些矛盾,所以今天看到伊朗和美國修復關係,沙烏地當然是不能夠接受的。

再者,美國過去在敘利亞反對阿薩德政權,而阿薩德是由什葉派政權所支持的,伊朗也在背後相挺。美國曾經說如果阿薩德跨越紅線就會派兵,結果也沒有,最後還造成了伊斯蘭國的興起。

但是,伊斯蘭國又是遜尼派的組織,對美國而言會希望沙烏地能出面節制遜尼派這麼激進的主義,也希望沙烏地能夠稍微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內戰當中,扮演制衡的角色。可是沙烏地的想法是,雖然IS很可惡,但還是我們遜尼派的這方,比伊朗或是阿薩德政權的什葉派要來得好。

問:嚴老師的分析,讓我們了解到原來這真是一個很複雜很困難的任務。歐巴馬到底要如何去說服沙烏地阿拉伯,達成任務?因為這邊牽扯到很多因素,最嚴重的就是宗教問題。遜尼派和什葉派是死敵,雖然都是穆斯林,他們對宗教的立場和態度都不同,好像變成是他們自己宗教內產生歧見。

剛剛提到沙烏地阿拉伯對於西方國家多年來都是比較親近的,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竟然決定要解除對伊朗的禁運,加上歐巴馬和伊朗重修舊好,自然沙烏地會感到不是滋味。歐巴馬這趟訪問行程,要如何去緩和沙烏地政府的情緒,顯然要有具體跟實質的貢獻,才有效吧?

【海灣國家扮重要角色】
嚴震生:當然!因為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所領導的海灣合作理事會,包括阿曼、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這些國家,大部分都是遜尼派的國家。巴林可以說是例外,它有70%是什葉派,但是統治的王室是遜尼派,所以是遜尼派少數執政,伊朗也與巴林有所較勁。

畢竟海灣這些國家和美國的關係是很好的,美國海軍在波斯灣的一些行動也需要它們的配合,美國的第五艦隊就在這個地方。但是,去年海灣合作理事會和美國的一個高峰會在華府舉行,沙烏地的國王沙爾曼對美國不滿,根本沒有出席。這次歐巴馬到訪,讓美國也可以參與這次理事會的高峰會,對歐巴馬政府來說在中東這部分,他還有可以操作的空間。

特別是在敘利亞的議題,或者是葉門的內戰,美國國內的情緒是要將IS處理掉,進而達成和平。大家也都要求請海灣國家參與難民問題,或是其他議題等等,所以很需要海灣國家的合作。美國達成和伊朗的協議會讓沙烏地不滿,但是美國畢竟長期和沙烏地有來往,特別是軍事交流有很密切的關係,兩國的關係也不是說斷就斷的。

尤其,沙烏地阿拉伯在中東是舉足輕重的大國,歐巴馬這次造訪,強化了外交,讓整個中東的和平再出現一些樂觀的期待。畢竟,歐巴馬即將下台,他當然會希望在任內留下一些政績。拜會過沙烏地之後,他還要前往英國、德國,所以看起來,他是希望能和沙烏地達成某種程度的和解,讓沙烏地能夠在中東問題上扮演比較積極的角色。

問:所以這次歐巴馬去沙烏地阿拉伯,最主要是去參加海灣理事會。剛剛嚴老師說到大部份的國家都是遜尼派,有沙烏地阿拉伯、巴林、科威特、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和阿曼等領袖,那他們是否會談到石油的問題?因為這些國家都是石油生產國?

【石油造成兩國爭議】
嚴震生:很難!因為美國過去就從沙烏地進口很多石油,美國現在也覺得太依賴中東的石油,所以致力於發展所謂的頁岩油,這項科技發展下去會讓石油的價格變低,所以沙烏地就故意把石油的價格拉低,讓美國沒有任何的誘因去發展綠能源、頁岩油,等於是也打擊美國在這方面的發展。

沙烏地的心態是,寧可降價,賠錢也要賣油。因為頁岩油的技術一旦成熟,或是發展替代能源,那石油的價格就會「長空」,而現在狀態是「短空」,沙烏地當然會希望未來是「長多」的情況,所以美國和沙烏地在石油方面就有些爭議。

更有意思的是,沙烏地在2年前選上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結果竟然拒絕!可以說是對聯合國表達某種程度的抗議,對美國來講也是在安理會上少了一個支持的盟國。現在看起來,歐巴馬還是希望能夠修復這個關係,然後透過沙烏地能夠在遜尼派建立一些關係,來處理敘利亞和葉門的問題。

問:總的來講,這些遜尼派國家對於打擊IS是否有共識?

嚴震生:對,但他們或許會覺得透過IS把什葉派都打垮,也不失為是件好事吧!

問:那歐巴馬這次去沙烏地阿拉伯,豈不是徒勞無功?

嚴震生:對!所以就是這次比較尷尬的部分。

二、標題:聯合國新秘書長 女性出任機率大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聯合國秘書長年底就要改選,現任秘書長潘基文任期也快到了,目前公布共有9位候選人,其中4位是女性。請問嚴老師,聯合國秘書長的功能與角色是如何?遴選秘書長是否有地域上的考量?另外他有怎麼樣的權利義務與角色扮演?

【常任理事國握任命大權】
嚴震生:聯合國秘書長要帶領4萬人的公務體系,他也執行聯合國與安理會的決議,有時又要去調停一些事情,算是聯合國的家長,但這個家長又有點半魁儡,因為他必須經過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的同意才能產生。

問:感覺就是有5個公公婆婆監督?

嚴震生:其實不能全盤這樣說。安理會有權提名秘書長,而安理會共有15個理事國,其中5個為非常任理事國。但只要其中有一個常任理事國不同意,就不能被推薦,推薦後還要經由大會同意,但這只是一個形式。因為安理會通常只提名一個人選,這個人是常任理事國們相互妥協產生的,基本上最後都會同意。

所以,可以看到歷任秘書長都來自中小國家,從第一任的挪威到亞洲,如果年紀稍長的人就會知道60年代緬甸的加利。之後回到奧地利的華德翰,再到拉丁美洲秘魯的裴雷;1991年輪到非洲的Boutros Ghali,但他因為得罪美國只做了一任,之後就由迦納的安南接任。安南表現不錯,所以美國就繼續讓他擔任秘書長,所以光是非洲就做了三任。

【這次女性可能首度出任】
到2006年又回到亞洲南韓的潘基文,做了兩個任期共十年。亞洲吴丹之後回到歐洲,現在看來又將會輪到歐洲,但歐洲有東西歐之分,這次輪到歐洲大家認為東歐出線機率大。10個非常任理事國,3個非洲,2個亞洲,2個拉丁美洲,1個東歐,2個西歐。西歐則是包括澳洲和加拿大。

9位候選人中有一位是保加利亞,5位來自前南斯拉夫,其中有4位是女性,各界就在想是不是聯合國要換女人當家。

而且這次秘書長遴選更首創舉辦公聽會,有點類似政見發表會,不再是往常黑箱作業,他們的想法例如氣候變遷及反恐議題等,但這看似透明的制度其實都是假的,因為還是5個常任理事國作主。

問:如果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都同意,那隨便誰都可以?

嚴震生:安理會決定選一個送一個,由安理會決定選誰,有人建議安理會多送一個,他們就不多送,就是yes or no的問題,有些人可能是四個接受一個不接受,可能俄羅斯接受美國不接受;或可能美國接受俄羅斯不接受。

【大國間彼此角力妥協】
問:如何知道5個國家誰接受,誰不接受?

嚴震生:這就要看大家的運作,最後一定是大家妥協下的最大公約數,另一方面是他也不能太強勢,如果他強勢有自己的想法,你太強勢美國俄國就會認為你會傷害他的國家利益,到最後選出來就是秘書長Secretary General,你不只是Secretary也是 General,要領導大家,所以大國希望你只做秘書,但小國希望你做將軍。

從過去來看,第一二任挪威瑞典是中立國、緬甸是不結盟國家、奧地利是永久中立國,到了祕魯,雖然親美但也還好,再到埃及、迦納非洲再回到韓國,韓國是最特別的,潘基文是因為他屬於親美的南韓,美韓是盟友,美國支持他,南韓中國又在1990年建交,所以中國不會對他有意見,加上俄方也不完全親北韓,所以他才能出線。

【博柯娃與克拉克誰出線?】
問:現在大家較看好的是保加利亞外交官博柯娃與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是嗎?

嚴震生:但我認為博柯娃出線的機率高一些,克拉克就比較辛苦,雖然是紐西蘭總理,也像智利總統Michelle Bachelet Jeria,做完第一任後,因為行政經驗豐富,也熟悉外交,被聯合國找去擔任官員,克拉克也有類似優點,但她的缺點是政治不正確,因為她不是來自東歐。

保加利亞是比較不會得罪歐洲國家的一個國家,雖然過去是蘇聯的附庸,但博柯娃做教科文組織官員時曾讓巴勒斯坦進入,這點讓美國不高興,所以美國有可能會杯葛她,如果這兩個人他們都不滿意,那可能又會提名其他人。

三、標題:宛如曹操 普丁堪稱一代梟雄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普丁是一個很特別的元首,每年會上一次電視,讓民眾看看他的口條或機智,在電視節目上作秀一下。可惜馬英九總統就沒有這樣的創意,連歐巴馬大概也沒有,願意面對人民、讓民眾來直接提問題。過去幾年普丁上電視,談及政治、經濟、外交,甚至是個人婚姻問題也有提到。嚴老師有什麼看法?

嚴震生:這大概是普丁的一個特色,從本世紀初開始擔任總統,之後繼續擔任總理,還是持續十幾年沒有斷過安排做這個秀。美其名是為了與選民互動、貼近民意,也讓民眾覺得可以直達天聽,現在卻可以直接打電話問普丁一些問題。

【普丁看起來很親民】
對俄羅斯民眾而言,因為天高皇帝遠,受到地方政府貪腐或官員行政不當的困擾,想直接通知中央,就只有這樣一個機會。在節目上,普丁接受到這樣的問題,也直接回應會處理,第二年也會告知後續的處理狀況。普丁讓民眾看起來十分親民。

跟美國的Town Hall Meeting有點像,就是政治人物跟民眾坐下來討論。台灣這叫里民大會,不過主持人是里長,大概也沒什麼人要參加;真的要舉辦的應該是「總統」的里民大會,跟選民互動、讓選民提問題。在美國有一些電視辯論採取Town Hall Meeting 形式,美國總統大選也有,讓候選人坐在那裡,可以直接由選民提問;如同剛剛主持人談到,可以看到候選人的機智、口條;候選人也會將一些電話或網路問題抽出來回答。

但俄羅斯不是如此,他全部問題都是排演、製作出來的。普丁回答問題都事先看過,準備好如何回答,所以看起來表現這麼強,完全掌握所有議題是因為他事前知道。

問:聽說在第一個小時就接到250萬通電話,這樣怎麼可能全部回答?
嚴震生:當然不可能全部回答,會直接挑出一些問題。像普丁的個人感情問題,提到跟第一夫人離婚,何時還會有新的第一夫人?普丁就回答:「這個問題可能衝擊到俄羅斯的經濟跟政治,但未來可能還是會有。」這樣的答案,可以讓一些可能想一步登天的俄羅斯女性,充滿無限的想像空間。

【1小時接250萬通電話】
另外巴拿馬文件也涉及普丁及一些親信,他馬上反駁:「這絕對是美國故意在背後操縱、洩漏的陰謀。」他等於是藉由這個秀,放出他想要表達的觀點;例如有民眾問及他對歐巴馬的評價,普丁回答:「還不算太壞,像是歐巴馬勇敢承認在利比亞打敗格達費後,沒辦法處理後續錯誤,從這點來看還不錯。」

也有民眾問,如果歐巴馬掉進水裡,你會不會救他?普丁說:「會救。」又有一位12歲女孩問,如果土耳其總理跟烏克蘭的總統掉進水裡,你要救誰?普丁回答:「如果他們自己想掉進水裡,我也沒辦法救。」

就是等於在這個節目表現出他的親民、幽默風趣以及對議題這掌握。但問題就是基本上都是假的。

問:可是有些民眾真的問到民生的問題,社會、內政、外交以及住房問題,普丁不好好回答嗎?

【民眾不滿還有6成支持率】
嚴震生:他當然要好好回答,可是比較難理解的是,俄羅斯盧布貶值、石油價格下降之後,俄羅斯預算是不足,且赤字嚴重、經濟成長是負的。但70%以上的俄羅斯人對經濟不滿的情況下,普丁還有6成以上的支持率,這就是讓人不太理解的部分。

俄羅斯人對現況非常不滿,又覺得普丁是他們的救星。問題是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經歷了90年代葉爾辛時代的混亂之後,普丁給人們的觀覺上,是個能穩定大局,也曾經或現在也還算是,讓俄羅斯重返光榮,得以在國際上平起平坐。

雖然說,現在國際上的強權如人們所講的G2-美國跟中國,俄羅斯雖然被排掉一邊,可是在敘利亞內戰及伊朗的核武協議,俄羅斯身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也能夠扮演國際上重要的角色。我相信,這位國家領導人會讓俄羅斯人覺得在國際上有一些光彩。

問:即使是普丁在國內得到6成以上的支持率,可是在烏克蘭事件後,國際上對普丁的印象壞透了,至少對俄羅斯侵略他人的印象感到不滿。

嚴震生:不過在敘利亞內戰時,俄羅斯幫助穩定了阿薩德的政權,事後就撤軍的舉動很漂亮,沒有像美國在越南或阿富汗陷在裡頭,而且現在阿薩德的政權也穩定了。所以人們也不能不給他一點點稱讚,因為他說撤就撤之外,也將敘利亞政府訓練好及提供武器。

因為俄羅斯也不能像美國那樣燒錢,所以也不能不佩服普丁的雄才大略,才能前面當了2任總統、1任總理,又回來再做總統;這樣做完2任總統當1任總理再回來當總統的循環遊戲,可以讓他玩個20、30年都可以,反正俄羅斯就是普丁的。

問:普丁是不是就像三國那時的曹操,是個梟雄?

嚴震生:他確實是一位梟雄。所以今天即使民眾對經濟不滿,還是看到普丁幽默以對,跟選民有一些互動,雖然事先知道哪些議題,還是表現出掌握議題的樣子。這樣的一個政治秀,讓我們想到民主國家的總統,如果準備好了,也應該要籌備這樣的一種秀。

【有政績還要有魅力】
問:謝謝嚴老師的說明。可見政治基本上就是一場秀,政治家要如何取得民眾對他的支持,或者是繼續連任,恐怕不只是要做對的事就夠了,還必須有魅力(Charisma),這樣一個領袖的魅力,並讓他的民眾感覺很開心。這樣的一個舉動,在民主國家裡面,恐怕比他的政績還重要,因為有政績還不夠,還需要有魅力。民主的選舉票票等值,能選上就是一切,不知道嚴老師同意嗎?

嚴震生:確實!不過我們也知道俄羅斯的選舉,常常是不太公平的。這些敵手很難來挑戰普丁,而且常是受盡了打壓。俄羅斯也因為這個緣故,被排除在G8的外面。現在看起來,安倍還想把俄羅斯找回來,這就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好的主意了。


可用鍵盤操作